财新传媒
2016年06月17日 09:14

【札记】美联储会议后和索罗斯基金前策略师喝下午茶

【札记】美联储会议后和索罗斯基金前策略师喝下午茶

半岛酒店坐落在曼哈顿第五大道和55街的路口,距离土豪气十足的Trump大厦很近。我在Lounge里刚刚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Jacob Carney就走了进来。

Jacob Carney曾是索罗斯基金的宏观策略师,他上周五刚刚辞职,加盟了索罗斯基金的前任明星经理David Rogers创办的Castle Hook Partner。我们原本约好下午两点半见面,Jacob早上给我发邮件,问能不能推迟一个小时,因为下午正好是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开会讨论是否加息的时候。新的基金到今年下半年才能正式启动,年轻的职员们都放假出去玩了,只剩他们几个核心的经理到处见投资人。和以前见面的时候不一样,Jacob这次穿的是非常休闲的T恤衫。

两个月之前在华盛顿特区见面......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09:07

美国大选怎样影响中美经贸关系

美国大选怎样影响中美经贸关系

中国经济已经深刻融入全球经济之中,欧、美等经济体的政治经济变动往往会对中国的对外经济产生显著影响。例如当下的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事件,都或多或少对中国有所影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现仍处在艰难的“进行时”中,在外贸、资本流动和汇率政策等方面,也仍然承压。人们习惯用“好不到哪里,但也坏不到哪里”来形容中美关系的定势。目前美国大选透露出的保守右倾和孤立主义的倾向,会对美中经济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

主持人:
▌钟伟 《中国外汇》副主编

嘉宾:
▌何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钟伟......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3日 15:20

【书评】他们的山河在哭泣

【书评】他们的山河在哭泣

在玻利维亚的贝尼省,高山上的积雪融化之后,汇成一条条溪流。这里是亚马逊河流域的上游。在漫漫无涯的沼泽和枯黄辽阔的荒原之中,生长着一片片茂盛的森林。这里就是西里奥诺人的家乡。

1940-1942年,一位名叫艾伦·R·霍姆伯格(Allan R. Holmberg)的博士生来到西里奥诺人的部落。1950年,霍姆伯格出版了《长弓的游牧民族》一书,介绍他眼中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印第安人部落的生活。霍姆伯格说:西里奥诺人是“世界上文化最落后的民族之一”。他们经常忍饥挨饿,衣不遮体。没有艺术、没有宗教,识数不过三,也不会生火。按霍姆伯格的说法,他们是“人类在自然原始状态”的“典型&r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2日 11:33

敢不敢相信别人?

敢不敢相信别人?

如何从心理学甚至生物学认识人性?对理性人假设的反思几乎成为我自我修炼的日常功课,知道人性常常处在幽明之间,不断提醒自己不要自负自大。世界很繁复,社会很混乱,时代不一定总是进步,也可能会出现停滞甚至倒退。个人能够做到的唯有坚持底线、磨砺自己而已。

有一则前苏联的政治笑话:一位音乐家刚刚结束演奏会,坐上火车赶往下一个城市。他在火车上闲来无事,掏出乐谱,自己反复揣摩。克格勃马上就盯上了他,并把他逮捕了。克格勃审讯他:“你是哪里的间谍?那个密码本上写的都是啥?”音乐家为自己声辩:“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间谍,那个乐谱是柴诃夫斯基写的。”克格勃意味深长地看了音乐家一眼,转......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09:06

一个堪做励志楷模的金融诈骗犯

一个堪做励志楷模的金融诈骗犯

在伦敦有一栋豪宅,这是英国著名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的故居,如今的主人是克拉伦斯·哈特里(Clarence Hatry)。哈特里先生在屋顶建了一个游泳池,专门用来举办各种派对。在伦敦著名的上流社区梅菲尔(Mayfair),哈特里还有另外一栋豪宅,地下室里有鸡尾酒酒吧,二楼也有一个游泳池。他还拥有私家马厩,以及英国最大的游艇。

哈特里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是英国在20世纪著名的金融诈骗犯。他的一生,是生命不息、诈骗不止的一生。

1910年,22岁的哈特里刚刚出道。他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家族的丝绸公司。短短几个月之后,他就把企业搞垮了。但他并不气馁,转而投身保险业务。他成立了奥地利移民保险业协会,向那......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6日 09:10

货币是越多越好吗?

货币是越多越好吗?

写在前面的话

生活处处离不开货币,我们通过现金、刷银行卡或者是第三方支付方式,购买所需要的商品。然而,在太平洋上的一处小岛上,当地居民使用石头进行交易,而且更为神奇的是,买家只需要告诉卖家这些石头现在归你了,石头还在原地,而物品所有权已经从卖家转移到买家了。

那么,货币究竟是什么?

每个人都希望拥有更多的钱币去购买更多的商品,然而,历史证明,钞票太多的时候反而买到的东西更少。

那么,钞票到底是多好还是少好?

从早餐店店主到华尔街上的银行家,到美国总统,没有人能躲过货币经济学的影响。本期将通过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货币的祸害》一书,解读货币的秘密。

&n......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9日 09:01

【访谈】“僵尸企业”生与死

学者与记者的对话

嘉 宾: 何帆 (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副所长)
            刘荒 (新华社高级记者)
       主持人: 易艳刚 (评论员)

Q&A

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 何帆

“僵尸企业”就像锈掉的齿轮,无法顺畅地转动。一旦企业的齿轮被卡住,宏观经济的齿轮也终将停止转动。

银行才是造成“僵尸企业”问题的根源。

新华社资深记者 刘荒

丧失造血功能的“僵尸企业”,如同经济血脉中不断渗透和迸裂的“出血点&......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14:42

【笔记】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笔记】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关汉卿有一首曲:“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这种力求低调的姿态,能帮助我们避免很多无谓的争吵,求得内心的安宁,但还没有到触动我们灵魂的地步。罗素说:我是不会为信仰而献身的,因为我信仰的可能是错的。这才是一种真诚无畏的人生态度。人人都可能有错,我们自己更可能有错。当你格外理直气壮的时候,尤其需要暗自警醒。气壮的很可能并不理直,真理是低声自语,反复掂量,犹豫不决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错。是啊,这话不错。不过,犯错误的都是他们。错不在我。

美国入侵伊拉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美国声称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最......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2日 16:36

奥运年你应该了解的激情巴西

奥运年你应该了解的激情巴西

四年一度的全球体育盛会,还有90天就要在里约热内卢隆重举行啦!里约是首个主办奥运会的南美洲城市。

“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创造了里约。” 这里有迷人的沙滩、性感的森林、雄伟的耶稣像、激情的狂欢节,这里贫穷与奢华并存,亦是巴西的一个缩影。

就在这个奥运年,何帆老师要和大家聊聊巴西,这座茨威格笔下的“未来之国”。

巴西享有“足球王国”的美誉。巴西人把足球称为"大众运动",无论是在海滩上,还是在街头巷尾,都有人踢球。即使是在贫民窟,穷人家的孩子也光着脚把袜子塞满纸当球踢。

派对文化是巴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巴西人......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4日 17:32

【研究】什么是地缘政治?

【研究】什么是地缘政治?

【按】我曾经想写一本《地缘政治攻略》,但列好了提纲,又耽搁至今。地缘政治在国际政治学中不算主流,听起来神叨叨的,确实也是神叨叨的。这门学问有思想、无理论。我本来想略为这门学问助一臂之力,但越钻研,越觉得神秘。功力还是不够,尚待继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今天介绍的这位作者卡普兰是记者出身,跑过很多地方,写过很多书,有几本不错,但也有很粗糙的。粗糙的可以当游记读。


什么是地缘政治?

罗伯特•卡普兰早年是一位浪迹天涯的记者,足迹遍及中亚、中东、北非、南亚等地,总之是哪里不太平他就往哪里跑。2006-2008年他在美国海军学院执教,2008年之后在华盛顿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9日 08:57

如何快速拆解一本书,为我所用?

如何快速拆解一本书,为我所用?

我的阅读速度大概是这样:中文的大概两个小时一本,英文的一小时20-50页。

有朋友问我:“你怎么读这么快?”我觉得这是大家普遍的一个错误提问。因为没有抓住问题的本质,读书的关键不在速度快慢。

我把读书分成精读和泛读两种方式。其中精读又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教科书;二是研究生阶段需要读经典论文;三是经典著作。这三方面又各自有其不同特点。

读教科书和论文的过程是没办法快的,读得越细越好。另一个读教科书的心得就是大家经常说的:把厚书读薄,把薄书读厚,善于总结和归纳。把厚书读薄即读完之后要了解该书的框架和脉络,把薄书读厚即自己试图去整理。

那为什么读原著呢?因为如果......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8日 08:55

如何提高政策研究水平(下篇)

学会套利

做政策研究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你要真是想了解世界是怎样的,我觉得做政策研究比做理论研究更有趣。你会有很多学习的机会,有很多套利的机会。什么叫“套利”?经济学上的解释是,如果两种价格存在差异,你就可以从中获益。研究政策也能够得到很多套利的空间,主要是因为各方之间存在着信息不对称。

你可以在政府和市场之间套利。如果参加总理的经济形势座谈会,我们旁边坐的可能是北大、清华的教授,发改委的专家。他们往往会讲,根据我们的测算,下个月的CPI是什么,出口是多少,投资是多少,报了一堆数。领导当然要听数了,到我们汇报的时候,我们也要报数。但是,我们会再补充一些调研中得到的故事。......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8日 08:50

如何提高政策研究水平(上篇)

第一,什么是政策。第二,要不要做政策分析。有很多年轻人希望了解,我到底是适合做纯粹的理论研究,还是做政策研究,有什么不同。第三,重点介绍怎样写政策报告。政策报告里有很多种,给政府写的内部报告,以及公开发表的政策报告,有相同的地方,也会有一些不同的地方。第四,怎样写媒体评论。把政策向公众解释,形成关于这些政策的公共讨论,这也是智库在讨论政策制定中能够起到的重要作用。我们看到很多活跃学者都有自己的专栏文章。怎样才能写好媒体评论,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第五,怎样提高口头表达能力。我们在媒体上看到,在政策工作报告决策的起草过程中,经常会请一些学者和企业家参加座谈,关于经济形势有时也会请学者参加座谈。......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2日 09:03

一个相对比较高的经济增长对中国的现实意义

“上山的路和下山的路不是一条路,风险是不一样的。”

“在刚刚进入潜在增长率下降长周期之际,经济形势的变化十分微妙,我们很容易在过度乐观和过度悲观的两极间变换。”
“稳增长作为主要目标就意味着相机抉择是当前宏观调控的主基调。”

……

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经济也正处于转型之中,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然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两会答记者问中却传递出了更多的“正能量”:有信心可以稳定中国经济的运行,实现“十三五”的良好开局。为什么现阶段保持一个稳定的较高速的经济增长,对于中国如此重要?要想实现这样......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4日 11:17

前有金融险滩

前有金融险滩

巴菲特曾经说过,只有在退潮之后,才能发现谁没有穿游泳裤。很可能,等到退潮之后,我们才会发现,大家都没有穿游泳裤。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发达国家的金融机构如同多米诺骨牌,一张一张地倒掉,那时,我们还在隔岸观火。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潜在的金融风险会逐渐提高。

过去30年,中国经济尽管有起有落,但大致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眺望前路,中国的潜在增长速度将不可避免地放缓。在经济下行时期,存在多种内在的螺旋形下滑机制,比如,越是不肯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经济增长就越慢,经济增长越慢,财政压力就越大。再比如,越是去杠杆,资产价格下跌越快,资产价格下跌越快,去杠杆的压力越大。如果低估潜......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1日 21:59

如何第二次跨越金融危机的浊流 ——读艾肯格林《镜厅》

如何第二次跨越金融危机的浊流 ——读艾肯格林《镜厅》

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在很多时候,这话是错的。大部分情况下,小的成功更容易激励人们继续尝试和努力,而突如其来的失败只会让人们体会到挫败感。在很多时候,成功反而可能是失败之母。人们也经常说到,只有从历史中学习经验,吸取教训,才能避免在未来犯错误。遗憾的是,人们并非总是能从历史中汲取正确的启示,他们更容易误读历史,或是仅对历史有片面的了解。一位历史学家曾经嘲笑拿破仑入侵俄罗斯:拿破仑的确研究了历史,但他学习历史只是为了更好地犯第二次错误。

著名经济学家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的新书《镜厅》(Hall of Mirrors)讲述的就是人们如何认识和误......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4日 12:34

【旧文】非我族类

【旧文】非我族类

1954年,戈尔丁出版了一本寓言式的小说《蝇王》。故事说的是一群孩子因为飞机失事,被困在了一个孤岛上。一开始,这群孩子还能够团结在一起,并努力建立起来纪律和秩序。但是,很快,孩子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孩子代表理性和文明,另外一派代表野性与原始。拉尔夫是一个海军军官的儿子,成了理性派的代表。杰克是唱诗班的大孩子,充满了野兽本性。他把打猎时得到的野猪头插在尖木桩上,逼着其他孩子,像野蛮人一样把脸涂得花花绿绿,跳舞狂欢。在戈尔丁的小说里,野蛮派的孩子逐渐占了上风,两派孩子最终陷入了互相杀戮,整个小岛陷入了恐怖和火海。

戈尔丁因为这本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蝇王》其实写得非常糟糕。作家......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2日 17:06

一切麻烦都来自黄金

一切麻烦都来自黄金

一切麻烦都来自黄金

Barry Eichengreen新书Hall of Mirrors连载之三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4日 00:40

《极少数人》(暂定名) 第一章 欧洲的灯熄灭了 连载之二

《极少数人》(暂定名) 第一章 欧洲的灯熄灭了 连载之二

图为奥匈帝国的国徽

《极少数人》(暂定名) 第一章 欧洲的灯熄灭了 连载之二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斐迪南大公遇刺一样,混乱、紧张、出人意料。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4日 00:34

《极少数人》第一章 欧洲的灯熄灭了 连载之一

《极少数人》第一章 欧洲的灯熄灭了 连载之一

图为斐迪南大公和妻子苏菲

写在前面的话

停了FT中文网的书评专栏之后,我突然感到非常落寞。一时找不到更适宜的发表平台,忙碌的工作挤占了大量读书写字的时间。若是继续在碎片化的时代,发表一些碎片化的评论文章,并非我愿做之事。数年前,我就计划写书,在澳大利亚期间断断续续写了一些,后来临时赶写Piketty的《21世纪资本论》的导读本,就此中断了。在这个时代写书,是一种陈腐的追求、幼稚的奢望,但不写书我心有不甘。

笔记本电脑中存了好几本书的写作提纲,比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