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迪拜错不当诛

迪拜错不当诛

当新兴市场被一群看似狂热的追求者包围之后,慢慢地就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被炒作的题材

每当世界最高大楼建成的时候,往往就是经济衰退到来之际。1929年纽约股市崩盘之前,华尔街的克莱斯勒大厦和帝国大厦相继落成。1997年东亚危机爆发之前,吉隆坡的双子塔楼刚刚刷新了芝加哥西尔斯大厦的纪录。这一魔咒再次应验,当世界第一大楼迪拜塔即将在今年12月份前完工启用的时候,迪拜债务危机不期而至,并使得刚刚风平浪静的国际金融市场再度掀起波澜。

迪拜世界违约事件出现之后,有很多评论指出,这是由于迪拜过去盲目扩张、大规模投资,尤其是千金一掷,发展豪华的房地产,最后导致债台高筑、地产泡沫崩溃。这当然是迪拜危机带给我们的最主要教训。迪拜事件是一个及时的警报,它提醒我们,要更加关注资产价格泡沫。

今年,中国内地楼市在天量银行信贷注水之后,急剧膨胀。新地王不断涌现,新房和二手房的价格联袂飙升。持续上涨的房价刺激了人们对房地产的投机,很多人越来越相信,中国内地的房价是不会下跌的。可是,为什么东京的房价会下跌超过了60%,香港地区的房价会下跌超过了50%,伦敦的房价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就开始下跌,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房价下跌超过了25%,据说还要下跌15%呢。那么多国家和地区在房地产泡沫这块绊脚石上摔跤,但摔跤的是别人,所以我们始终感觉不到疼。这次,迪拜危机再次敲响警钟,中国疯狂的楼市会因此稍有收敛吗?

迪拜的好大喜功和盲目投资只是这次危机的一个原因,迪拜是犯了错,但错不当诛。实际上,危机的另外一个,或者说根本原因,是国际金融市场上存在着大量的过剩资本,掌管投资基金的经理们可以轻易地动员资金,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进入新兴市场,进来的时候就会推高当地的资产价格,而一旦市场上有风吹草动,国际资本又会仓皇出逃,出去的时候会引爆金融危机。在国际资本的流动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始终是供给因素,而非需求因素。

新兴市场之所以能吸引到这么多的国际资本,归根结底是因为国际金融市场上存在大量的过剩资本,这些钱需要找到一个炒作的题材,这才产生了新兴市场的故事。

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俄底修斯历经艰险,回到家乡之后,发现有一帮无赖的求婚者正缠着自己的妻子,而且在自己的家中狂吃滥喝,几乎耗尽了他的家产。来到新兴市场的国际资本就是这样的求婚者。但是,当新兴市场被一群看似狂热的追求者包围之后,慢慢地就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被炒作的题材,慢慢地就相信了这一切都来自于自己魅力的虚言。

国际资本并不一定是阴谋的主使,但我们时刻需要记住的是,国际资本是没有情义的,也是没有理性的。迪拜房地产市场散场之后,价格下跌将引发银行坏账、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失业率攀高、经济增长停滞,具有后觉之明的专家们,会纷纷指责这一切都是迪拜自己的错,但是,真正的元凶却仍然逍遥法外。

汹涌的国际资本流动对迪拜来说是洪水,对中国来说也一样。我们注意到,2009年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再度升温,大量热钱悄然流入中国。目前,全球处于接近于零的超低利率时代,各国央行从瓶子里面放出来魔鬼,现在开始头疼如何把魔鬼装回去。

这是要加强资本管制、扎牢篱笆的时候,而不是迎接客人的时候。每一个新兴市场,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国际资本面前,都是难以保护自己的猎物。监管和遏制国际资本流动,本应是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的职责。遗憾的是,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没有发布任何警报,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IMF对伺机而动的国际游资也毫无警惕,这是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失职和耻辱。

在这种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中国需要自己保护自己。就像防范H1N1一样,自己勤洗手是不够的,还要把牢每一个病毒可能入侵的关口,对于潜在的带菌者,就是要对其隔离。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