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没有内卷的地方,有越来越舒展的人生

何帆:没有内卷的地方,有越来越舒展的人生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的眼睛不要只盯着发生了内卷化的那些职业和行业,因为在很多其他地方,我没有看到内卷化现象,我看到的反而是越来越舒展的人生。
 
前段时间,我去了浙江桐乡,到一家叫桐昆的企业做调研。桐昆是一家生产涤纶长丝的上市公司,现在是行业里的龙头老大。我采访了桐昆的董事长、副董事长、高管;也采访了桐昆的退休员工,他们都住上了别墅;还采访了很多还在生产线上的员工,他们很多都是当地人,对自己的工作都感到很满意,因为在上市公司上班有面子,收入又高,工作又稳定。
 
桐昆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穿越了经济周期。它像一艘大船一样,即使外面有各种危机,也能够破浪前行。所以,工作稳定,收入也还不错,那么就会涉及到买房的问题。其实,在桐乡买房和在上海买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第一,很多人不需要买房,因为他们原来的房子就是农村的宅基地房子。桐乡的年轻人买房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让孩子上学方便,买个学区房。这对于在桐昆上班的年轻人来讲,也不是一件难事。要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早已买了豪车。
这让我突然想到了哈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帕特南写的一本书,叫《我们的孩子》。他在这本书里写道美国人梦寐以求的那段时间,也就是美国人觉得最美好的那段时间,实际上是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60年代的时候,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人,即使没有上过大学,他也可以在当地的工厂里找到一份蓝领的工作。然后,他的收入就足够他买房、买车、支付孩子上大学的学费。这就是所谓的“美国梦”。我在桐乡看到桐昆的工人也实现了“美国梦”:房,买了;车,买了;孩子上学,没问题!
 
你想想看,你在一线城市内卷,焦虑得不得了,而人家却生活得悠闲自在。你可能会说,这是一个特例,因为他们借着乡镇企业的发展、借着中国制造业崛起的机会,正好上对了船,这不是个人的努力的结果,而是他们站队时站对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我们会看到还有很多能够涌现出来的类似这种新的机会,跟我们原来想的很不一样。
 
如果把中国设想成一个投资组合的话,我们过去超配了沿海地区,所以我们认为所有的人只有到一线城市才能够找到自己的美好未来。现在,我们慢慢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过去十年,中国哪个城市发展速度最快?它不是北京,不是上海,也不是深圳,而是贵阳、合肥、郑州、成都、武汉,而这些全部都是内陆城市。过去,我们觉得只有在一线城市才会有机会。如果你是一个做音乐的,如果你是一个做学问的,你只能在一线城市才能够找到属于你的广阔天地。
 
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的,我们来举一个流行音乐的例子吧!你知道吗?流行音乐正在从一线城市转移到二线城市,甚至转移到小县城。未来,小县城很可能会变成中国文化创新的中心,小镇青年会变成明星,一线城市的青年反而会跑到小县城里来追星。
 
最早的时候,我们的流行音乐是汪峰的《北京北京》。后来,流行的是赵磊的《成都》。你马上就能听出区别来了吧,小资的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民谣听起来很好听。而最近流行的是五条人乐队。五条人乐队来自哪里呢?广东海丰县。
今年一月份,我去了广东海丰县,去了五条人乐队的老家,那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县城,在那么平凡的一个县城里居然出现了最新锐的五条人乐队。海丰的朋友跟我说:“何老师,您那个本土时代的概念,五条人乐队早就已经提出来了!2009年,五条人乐队录了一首歌,叫《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里面有一句歌词是‘今天全球化,明天自己过’,本土时代。”
 
那为什么在小县城会出现像五条人这样的新锐乐队呢?因为你仔细想一想,什么叫创作,什么叫创新?为什么只能在海丰这样的地方能搞音乐?因为生活在像成都、海丰这样的地方的青年,才有可能能够闲下来琢磨一些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东西。如果你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每天早上醒来想的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这个月的房贷问题,哪还有时间去琢磨文艺创作呀!
 
所以,慢慢的,我们会看到当内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出现溢出效应。那这些人才、资源就会慢慢转移到二线城市、内陆城市,甚至是中国的一些很偏僻的小县城。我们未来会看到一个更加百花齐放的局面。包括刚刚我们讲的文艺创新,你在县城或二线城市里,机会还是蛮多的,你获得信息的能力丝毫不输那些在一线城市的青年,但是你创作的空间会比他们更大。
 
除此之外,我们会看到有很多你原来所想到的那些行业也在出现很大的变化。举个例子,农业!过去,我们说做农业怎么可能赚钱呢?我想告诉你的是,中国未来的农业很可能会变成科技程度最高的一个行业。
 
我在2008年的时候做过一个调研,我去看了一家无人机公司。这家公司名叫极飞,是一家在广州的公司。极飞的人问我:“何老师,想不想来我们公司看一下呀?”我说:“当然想啊!”他说:“就是有点儿远。”我心里想,你一个广州的无人机公司能远到什么地方去呢?结果,人家一下子把我拉到了新疆。
 
当你想到无人机的应用场景的时候,你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航拍的无人机。你会想到它一定是那些很时髦的青年,在北京、上海、成都这样的地方玩航拍的无人机。但是极飞的无人机做的是农业植保机,它是在棉田里面撒农药的。
为什么极飞会进入农业领域呢?因为他们发现这个市场几乎没有人进去过。我们当然知道无人机的市场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大,但是就算无人机的市场再大,它也无法和农业这个行业相比。所以,当极飞进入无人机农业植保机这个市场后,突然发现自己来对了,在边缘地带找到更广阔的技术性的场景。所以,他们公司在尝到了这个甜头之后,就改了名字。他们不再说自己是一家无人机公司,而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我在新疆的时候,还调研了一个当地的农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他原来是一个中学老师,后来辞掉了公职,承包了2000多亩棉花田,家里面摆着一辆宝马轿车,去棉田的时候开一个陆地巡洋舰。见到我,别人介绍说这是何帆老师,他是个经济学教授。这哥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何老师,棉花期货价格的走势,你怎么看?”
 
今年,我还会再回到新疆,我还会再采访一个很独特的新农民。他原来是中央政法大学的一个老师,在北京一家很牛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后来突发奇想不干了,然后到了新疆,承包了3000亩棉花田,他每年税后的纯收入大概是200万到300万。200万到300万,你说在北京可能不算什么,但我告诉你这个收入在新疆是个什么概念。在新疆,这个收入你每年可以买一套新房,每年可以换一辆新车。所以你会看到原来你没有想到的那些行业正在发生着变化,而这些新的变化都在为我们开设出很多新的赛道,而且这些赛道现在还没有人跑,所以能够留给你降维打击的机会跟原来相比越来越多了。那你非要困在原来的边界里,那你一定是会被进一步地内卷。但是,当你把边界打开的时候,你会看到机会其实是越来越多了。
 
那使得机会越来越多的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年轻人会改变我们原来的很多商业模式,会改变我们原来的很多生活方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么一个现象,原来如果你要开一个店,基本上你会选一个黄金地段,对吧!因为闹市区里才能找到旺铺,因为处于黄金地段,你的客流量会更多,所以一定要把店开在位置最好的地方。Location、location、location就是过去房地产的黄金法则。但是,最近大家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黄金法则已经不管用了。我们经常会看到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出现了很多网红店。这就奇怪了,这些网红店开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很简单,因为你在微信的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发照片,你在小红书里看到有人在安利,你会在大众点评里看到它的评分很高。但是它们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你怎么能找得到它们呢?很简单,因为现在手机里面都有GPS导航,有滴滴打车,有共享单车,你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呢?
 
这时,你会发现其实原来的那个location、location、location的房地产的黄金法则,其实是房地产原来的时候遵循的是一个等级制。而年轻人现在的生活场景发生了变化,它就会动摇原来的等级制。它会使得未来的社会变得更加平等。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很懒。你跟他们说,楼下就是一个超市,然后再往外走5分钟就是菜市场,让他们下楼去买把菜,他们都懒得去。但是,他们却会为了喝那个从来没有喝过的咖啡穿越整个城市。随着这样的新的模式的出现,你们会看到我们原来熟悉的很多组织的场景,很多我们原来熟悉的品牌都会被重新改写。
 
我在上海时去拜访了一家网红咖啡店。然后,人家问我:“何老师,喝什么咖啡?”我说:“最普通的那种!”好,人家最普通的就是土耳其手磨咖啡。然后,一套上来!这个咖啡店里有鲜花,有共享单车,有放电影的地方,楼上还有一个火锅店。它不仅把这些不同的业态结合在一起,还有送咖啡的外卖业务。
我就很好奇,问道:“你送咖啡外卖,怎么能干得过星巴克呢?我们原来开会的时候都是点星巴克的咖啡,人家的网络这么发达,成本又那么低,你怎么可能干得过人家呢?”这个咖啡店的老板微微一笑,说:“何老师,你理解错了!我们送的其实不是咖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现在职场上女性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甚至连管理层女性所在的比例也越来越高,那你的团建就跟原来的很不一样了!原来在一个男性主导的公司里面开会,全部都是男领导。老板往那儿一坐,大家坐一排,然后点个星巴克的外卖咖啡,接着就是老板开始发言。现在呢,我们送的不是咖啡,我们会把他们整个办公室重新布置一遍,摆上鲜花,摆上各种各样颜色很鲜艳的小的甜点、蛋糕,然后再将衬着鲜花的饮料摆在办公桌上。
 
那你想如果是一个小姑娘进到这样的会议室,她第一件事会干什么呢?拿手机拍照!第二件事呢?发朋友圈!第三件事呢?看有没有人点赞。第四件事呢?回过头来问老板刚才说了什么?一杯衬着鲜花的咖啡就足以融化科层制的印象。新的时代已经来了,就看你有没有做好准备。
 
我跟大家讲这些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把焦虑放下来。因为尽管我们不知道孩子长大了之后会面对什么样的社会,但是这些小趋势无一例外地告诉我们很多新的业态正在复兴,很多新的机会正在复兴,而这些是没有进入我们原来为孩子规划、为孩子未来设计的那些场景里去的。所以,不要用你的人生经历和人生经验框死了孩子的未来。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