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我的戈16跑崩了

何帆:我的戈16跑崩了

讲个我不开心的故事,让你开心开心:我的戈16跑崩了。

这是我第二次上戈壁。去年10月,我参加了戈15。先把我戈15的成绩介绍一下。按照戈壁越野挑战赛的规则,第一天是体验日,要走大约30公里。因为要陪家人,我是晃晃荡荡一路走下来的。后面三天是竞赛日,我要发飙了。竞赛日1,有个跑过A队的学生魏巍带我,我拼尽全力,离金标时间还差一分钟冲刺。竞赛日2,我还想再干个金标,但到最后五公里跑崩了,超出金标时间20分钟才到达终点。竞赛日3,我已经放弃,跑跑走走,走走停停。陪我跑的学生们想要跑步,每次都是我在耍赖:喝个水吧,吃盐丸吧,补个胶吧……混到最后,突然发现还能赶进银标时间,于是又开始冲刺。所以,我戈15的成绩是一金二银。

这次上戈壁,我是有备而来。兄弟我好歹也是跑过马拉松的人了。去年12月跑了人生中第一个马拉松:广州马拉松,成绩是446。虽然是个典型的跑渣成绩,但是足以让我的朋友——跑过100多场马拉松的著名的“关门兔”毛大庆赞叹不已:你第一个马拉松居然能跑出这样的成绩?2021年我又跑了第二个马拉松:无锡马。无锡马是426,破了430。以我这半年来的训练和进步,这次到戈16,拿三个金,那不是妥妥的?

事实上,像我这么有理想的人,目标早已不是金标时间。我还有个计划,就是跑一次A+,22小时之内连续跑完121公里。自导航、自补给,夜里不睡觉,戴着头灯继续跑。

怎么会有这么自虐的目标呢?因为跑完戈15,我有点膨胀,问我的学生,像我这样练下去,能不能哪天把速度练上去,拿到一个去跑波士顿马拉松的名额?波士顿马拉松对选手的报名资格门槛很高。像我这种年龄的,大概马拉松要跑进320。我的学生面有难色,盯着我看了看,老老实实地说,这个好像难度有点大。我又问他,那A+呢?我的这个学生李超是老戈,跑过A队,也跑过A+。看着我热切的眼神,他犹豫了一下,含含糊糊地说,你有毅力,兴许能干得成。

所以戈16,虽然我参加的是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的B队,但内心深处,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候补A+选手。三个金,小case啦。

第一天还是体验日,还是陪家人,还是晃晃荡荡走了一天。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可以放飞自我,朝前冲啦!

竞赛日1,B队分小组:朱雀、玄武、青龙、白虎。朱雀是冲锋队,跑得最快。那我肯定是朱雀啦。带队的是董利光,也是老戈。有队长带队,那金标完赛肯定没问题!

我们一出发,就匀速地用7:30的配速朝前跑。黑戈壁,一马平川,风很凉快。我一看手表,乐坏了,心率大致在130-145。这不就是LSD吗?半年训练,看来我已经脱胎换骨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

接下来是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要是跟在别人后面跑,全是扬起来的浮土;如果想另辟蹊径,就得在骆驼刺里面跳来跳去,非常消耗体力。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骂,来参加这个比赛的有钱人这么多,怎么就不做个公益,把这段路修修?这得跟人家长江商学院学习。他们曾经用推土机把一处不好跑的赛道推平了。

过了这段路,就是补给站。过了补给站,就进山了,先是一段上山路,然后在峡谷里往下走。上山的时候,我的膝盖开始隐隐作痛。

这里要插叙一下,介绍一下我的膝盖问题。我开始跑步之后,很多人问我,跑步会不会带来损伤啊?我总是说,我跑步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儿。

其实是有的。我跑广马之前,左侧的膝盖就曾经特别疼。我带了一副厚厚的髌骨带去跑广马,居然也跑下来了。这次上戈壁之前,我右侧的膝盖也有点疼,但我没当回事。反正没有上次疼得那么厉害,挺一挺不就过去了?

我唯一做的准备就是带上了那副髌骨带备用。

到了下山的时候,我的膝盖已经疼得厉害。更令人绝望的是,我们本来参照自己手表上的里程,感觉离终点剩下不到2公里了。就算是散步,我们也能够跑进金标时间。这时,路边出现了一块牌子:距离终点还有5公里。

我当时就崩溃了。我是要来拿三个金的,要是拿不到,那不丢人丢大发了。干吧,最后5公里我开始提速,配速差不多到了630,跑进了金标时间,成绩比去年快了几分钟。

当天到了营地,我就开始感觉不对劲了。膝盖疼得难受。队医帮我打了肌贴。我问他,打了肌贴,明天就能跑吗?他说,略有改善,略有改善。

竞赛日2,刚出发的一段路深一脚浅一脚,不好走。很快就是一段平坦的柏油路,这本来应该是我最擅长的路况,但是跑了5公里后,膝盖的疼痛感已经牵到整条大腿,疼得我只能停下来。

和我在一起的是交大负责EMBA校友会的朱红涛老师。他按了按我的膝盖,说,不对吧,你可能膝盖积水了,别跑了。听他这么说,我感觉又放松又失落。放松的是,如果不跑只走,疼痛感会减轻很多。失落的是,我真的很想跑。我和朱老师由跑改为走,但他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就算是走,配速也能达到10:00。后来,又有几个学生跟上来。我们几个人走边走边聊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让我吃惊的是,我们就这样走路,居然也走进了银标时间。但是,我的三金梦想彻底破灭了。

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最低点。到达终点的时候,隐约听见直播解说在喊:上海交通大学的何帆老师到达终点。赛事组委会的曲向东就在终点迎我。见到老朋友,我当然应该开心,可就是开心不起来。怎么我戈16跑崩了,大家都这么关注呢?

回到营地,我的膝盖已经发肿发热。队医给我找来冰块敷在膝盖那儿,有学生给了我一袋镇痛的膏药,还有个朋友送了我一瓶止疼喷雾剂,我自己还带了个泡沫滚轴。这个悲伤的夜晚,我一个人在帐篷里一遍一遍地用泡沫滚轴按摩着自己的大腿肌肉,黯然神伤。

竞赛日3,3:45起床,6:00出发。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走路的准备,但还是想再试试,万一能跑起来呢?我找了个大腰包,把一瓶止疼喷雾剂带上,出发了。出发得太早,气温很冷,不跑身体没办法发热。于是,我就开始小步颠着跑。结果,一跑起来居然忘了膝盖疼。一路都是小跑,跑累的时候,我会让自己停下来走一下,但走的时间不会超过2分钟。走的速度设定为朱红涛配速。跑了3个小时,我干掉了19公里。后面还有7公里,距离金标关门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的心里踏实多了。跑到有小溪的那段路,我故意去找小溪蹚了下水,过瘾。

到最后3公里的时候,我其实还有力气小跑过去,但害怕用力过猛,留下损伤,影响以后的跑步,所以我一直等到快到终点,看到无数摄影师照相时,才开始加速冲刺。

所以,我的戈16成绩是两金一银。有喜有悲,悲大于喜。跟戈15相比,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肺功能提高了,如果不是膝盖疼,我估计能全程跑步。

戈16打击了我的嚣张气焰。原来我还是个跑步小白:核心力量不够、跑姿不对、跑量不够。还有,我发现我的学生是在哄我。A+的难度超过了我的预期。我请教了几位跑过A+的大神。他们都说,要是从下午4点起跑,到晚上11点左右跑到昆仑障,就能大概率完赛。那就是差不多每四个小时跑30公里。老戈们建议一开始用6:30的配速。这配速比我的快多了。用6:30配速跑60公里,那除非是等长江商学院把戈壁的赛道都修成了像世纪公园那样的塑胶跑道。

梦想总还是要有的。我要当一个跑过A+的教授。但是,目标看来得调整调整。我决定戈17再练一年。跟着冲A的队伍到戈壁体验一下。到参加戈17的时候,争取能用4个小时的时间跑完每天的全程。这个速度当然还是跑渣,但有可能找到几个最菜的参赛学院的A队队员,超过他们,那也是一件蛮让人得意的事情。我还要参加几次越野跑,训练一下夜间跑步。到一切准备就绪,希望戈18,我能圆上A+梦。

戈16,教会了我敬畏。

图片来源:戈友映像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