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徽杭古道游记

何帆:徽杭古道游记

徽杭古道可正穿,可反穿。正穿从安徽绩溪的伏岭镇,自西向东,到浙基里。反穿则从杭州方向,自东向西穿越。我们走的是正穿。
 
上海坐高铁至绩溪北。下午到龙川古村。村中一道小溪,水可见底。河上有桥,两岸民房。村中有祠堂,少有地气派,盖因此村明代曾出过户部尚书胡富、兵部尚书胡宗宪。有村民劈柴,松树、山核桃树、竹子,劈好的柴码得整整齐齐。夜宿龙川古村,冷。
 
第二天早上,在马路边拦下一辆面包车,去伏岭镇。售票处冷冷清清,看不到游客。入山不久,路分两叉,我们走了右边的逍遥谷。先有一段爬升的山路,之后就是很长的平路。溪在谷底,间或结冰。走到一半,来到下雪堂。有民宿。在雪堂小院午餐。老板无心做饭,给煮了面条。一条大狗懒洋洋地不动。屋外面白墙上都是游人留下的字。有交大安泰EMBA17级,没教过。过了下雪堂,又是一段上山路。忽然听到一群小鸟的啁啾声。树枝中窥见小鸟绿色羽毛,黑色的头,当地称之乌首。溪在路边,随人蜿蜒。过了蓝天凹,可望见下山路。草枯蓬转,山高风凉。云在山外,日在云外,山坡有明有暗,或深或浅的青翠色。
 
出山之后,如果赶路,可以从山口坐面包车到昌化镇,昌化坐长途汽车到临安,临安坐16号地铁转5号线再转1号线,高铁回上海。
 
我们兴致仍高,夜投浙西大峡谷一家民宿。到达时天色渐黑,一只鸡已炖在锅里。天天发心灵鸡汤的人,终于喝上了鸡汤。次日醒来,大雾,小雨,村庄在烟雨朦胧中。散步时看见几只走地鸡,怡然自得。看中了两只。老板杀鸡、放血、拔毛、装袋。我心满意足地拎着两只鸡,回家了。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