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这一轮基建投资建议补医疗卫生短板

何帆:这一轮基建投资建议补医疗卫生短板

 

3月15日晚,上海交大安泰应用经济系教授、EMBA《博弈论》课程教授何帆进行了主题为《战疫2020,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的公开课。
 
何帆教授认为,关于中国经济基本盘,中国经济有“巨大的生产能力和巨大的消费潜力”、尤其是新一代的年轻人成长起来后,庞大的生产能力和庞大的消费能力很可能会产生化学反应,引爆出一场商业上的革命。
 
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
 
关于中国经济基本盘,何帆教授指出:“我们的基本盘是什么?简单地说,我们新一代的年轻人会成长起来,我们庞大的生产能力和庞大的消费能力很可能会产生化学反应,最后会引爆出一场商业上的革命。我们会看到,中国的企业和国外的企业在全球供应链网络里的协作程度会越来越高,我们也会看到,中国的技术创新来自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会越来越混搭,速度会越来越快。这是我们讲的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而在关于技术创新的理解上,何帆认为“很多人会觉得技术创新就是在核心技术上要出现革命性的突破,这个理解太狭隘了”,何帆说:“技术创新就是混搭”。具体来讲,何帆认为中国的技术创新包括了四路大军的“混搭”,是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汇集出来的技术创新。
 
例如,技术创新的东路大军是体制内原本培养出的力量和体制外的优势结合起来,比如航天科技公司;西路大军是从国外引进技术;南派技术创新是用市场的力量去倒逼技术研发;北派的力量就是大学和科研院所的新发明、新的技术,然后到市场上应用。
 
何帆认为:“我们看到的不是技术在一条线上单线的突破,而是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可能有人觉得这种打法没有那么高端,但是,技术创新就是混搭,而中国人是最擅长混搭打法的。”
 
建议投资补短板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经济下行压力下,多个省份最近密集推出庞大投资计划。
 
针对此,何帆表示,“2009年我们之所以推出4万亿(投资)主要是由于出现了全球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当时的4万亿,中国一定会出现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但是这4万亿也带来了很多后遗症,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不良债权的问题,银行坏债的问题,其实有很多是跟4万亿有关系的”。
 
何帆说:“其实在2008年年底就提出了4万亿,2009年基本上(是)扩张的财政政策、扩张的货币政策。但是我们很快就发现,经济有一点过热,所以我们开始往回收,由于收得过猛,所以带来了后遗症。”
 
对于新一轮的基建投资,何帆认为:“如果说这一轮和4万亿有什么不一样,这一轮可能比4万亿更难了,因为4万亿的时候,投资的项目还比较好找,我个人认为我们新一轮的基础设施的投资一方面是跟网络、互联网、5G和云的投资会有关系。另外一部分就是我们(会)补上原来在全球供应链里面可能存在的一些短板。”
 
同时,何帆呼吁:“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是4万亿的时候我们做得不够的,我们在这一次疫情之后,看到中国的公共卫生、医疗卫生尽管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实际上还是一个短板,看病难、上学难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如果我能提一个政策建议的话,我强烈建议利用这个机会使中国的医疗卫生能够有一个大的转变,这个转变里面不仅是政府要投资更多,而且要有一些机制的转变,要能真正要有更多的投资、更多的竞争进来。”
 
注:本文首发于每日财经新闻,如需转载,请联系每日财经新闻获取转载权。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