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怎样比别人更早看到中国经济变化?

何帆:怎样比别人更早看到中国经济变化?

1 为什么要观察小趋势
 
去年我告诉了察觉经济变化的一个方法,就是要观察小趋势。我们就简单地复习一下。为什么要特别观察小趋势呢?
 
一个很重要,但也非常容易被人们忽视的原因就是圈子社会的出现。我们现在其实生活在圈子社会里。这跟互联网的普及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原本以为,有了互联网,就能全面、客观地了解各种信息,可是恰恰相反,在互联网社会,我们的信息反而变得更加闭塞。
 
你想,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是传统的媒体,一张报纸,中南海里面的官员看的是这张报纸,我们普通的上班族看的也是这张报纸。在互联网到来之后,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更多的是通过网络,无论是微信的朋友圈、今日头条,还是在B站,所有这些信息来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会根据你的喜好来推送。这就会给你带来一种错觉,你觉得自己身边的世界就是一片海。
 
但其实那只是人海中的一滴水。你要知道,在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刷屏的文章,在另外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很可能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可是,在另外一个圈子里面出现的小趋势,会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影响到你的生活。这就是你必须关心小趋势的原因。
 
2 去哪里找小趋势
 
好。去年讲完小趋势后,我就接到了很多同学们的反馈,问我们到底该去哪找小趋势?
 
经过今年的调研,我要告诉你三个比较反常的认知,那就是要在三个地方找小趋势:在边缘地带寻找,在底层寻找,在年轻人那里寻找。
 
为什么要到边缘地带去找呢?因为边缘地带最容易出现跨界的革命。历史上,新的变革往往都是先从边缘地带开始,然后才传播到中心地带的。我举一个去年的《何帆报告》中的案例吧,我们去看了一家做无人机的公司,叫极飞。
 
提起无人机,你最能想到的场景应该是在一线城市,一群发烧友,但极飞跑到新疆的农田里面做农业植保机。你到了新疆,才会知道中国地域有多大;你进入农业,才会发现新技术的应用场景有多么地广阔。今年,我又去回访极飞,发现他们搬进了新的办公楼,还改了说法,现在,他们不再说自己是无人机公司了,而是自称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这是因为,无人机和农业,这两个市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啊。这就是在边缘地带找到的小趋势。
 
为什么要到底层去找呢?因为演化就是自下而上的,推动创新的,都是平凡人干的那些不平凡的事情。我在去年的《何帆报告》中,跟你讲过最近突然涌现出来的网红店。这些网红店看起来不算起眼,但它们颠覆了传统的房地产的黄金法则。
 
过去,房地产的黄金法则是啥?就是位置、位置、位置,要是在城市的核心地段开店,那就是旺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开在王府井的商场,都有不少最后开不下去的,而网红店却大多都在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这说明什么?原来的城市化沿袭的是一种垂直的科层制,但现在,这种垂直的科层制被打破了,小人物的创新空间更大了。城市里正在爆发一场“颜值革命”:地段也好,位置也好,不像过去那么重要,“颜值”才重要,能不能吸引人、打动人才更重要。这就是在底层找到的小趋势。
 
为什么要到年轻人那里去找呢?因为未来的剧情一定是年轻人来写的,但年轻人的想法在主流社会中常常得不到重视。今年我们会讲到年轻人,我特意去调研了一个年轻人的小趋势:饭圈文化。就是很多偶像的粉丝,形成了自己的组织,他们管这种组织叫饭圈。饭圈里那叫一个热闹啊。虽然这只是一个小趋势,但能够看出年轻人中发生的一些大变化。
 
3 小趋势如何转化为大趋势
 
好,我们讲了小趋势为什么重要,也讲了到哪里最容易找到小趋势,但你要想比别人更早地洞察先机,还必须要理解,哪些小趋势会变成大趋势?
 
小趋势其实就像基因的突变,但是,基因的突变,那可是没有方向的,误打误撞的。你要是站在事后,当然可以解释,为什么某一种突变最后被优胜劣汰的机制选中了,可是,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是在事前看啊,那你只看到各种光怪陆离的小趋势,很容易被带到沟里的,你得理解背后,小趋势变成大趋势的机制才行,这是我们这一讲的重点。
 
从小趋势到大趋势,中间的环节就是演化算法。接下来,我要教你怎么在日常生活中发现这种演化算法。
 
很简单,你要记住,一个微观的负反馈机制,还有一个宏观的正反馈机制。
 
先说微观的负反馈机制。小趋势很像是基因的突变,那为什么要突变呢?当然,很多突变纯粹是因为在复制的过程中出错了,但也有很多突变是为了减少不确定性。这就是发生在微观层面的负反馈机制。
 
也就是说,外部的环境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但我们不想让它变得太快,我们需要一种稳定感,于是,我们就会努力地去把来自外界的扰动最小化。
 
天热了,你不会多穿衣,让自己更热,而是会少穿衣,让自己凉快。天冷了,你不会少穿衣,让自己更冷,而是会赶紧加一件衣服保暖。这就是负反馈。这有没有道理呢?当然有了,你得先活下来啊。为了减少不确定性,每一个个体都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就带来了很多小的突变,你也可以叫它“微创新”。
 
那这种负反馈机制只是微观层面的,只有微观层面是不够的。你再想,小趋势变成大趋势,不是小趋势自己努力的结果,而是大环境选择的结果。对,这就是你熟悉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机制。这种自然选择机制又是什么呢?它其实是在宏观层面的一种正反馈机制。也就是说,如果哪一个突变能更好地适应环境的变化,它就会得到嘉奖,它的后代会更多,于是,它的生存优势会被进一步地放大,这样的突变就会得到更广的传播,最后,它就会变成一种大趋势。
 
所以,微观上的负反馈机制,是为了活下去。宏观上的正反馈机制,决定了谁能活得好。
 
怎么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这种微观的负反馈机制和宏观的正反馈机制呢?我们来举个例子吧。
 
我今年去莆田调研,去看他们造鞋子。你可能听说过,莆田有很多假冒的名牌鞋,可是,就在离莆田不远的泉州,出现了安踏、特步这样的品牌。为什么一个做假冒,一个有品牌呢?
 
我们来复盘一下。其实,最早的时候,莆田的鞋子做得比泉州更好,所以才能接到更多的出口订单,但这样一来,都去接出口订单了,莆田的鞋厂反而被锁死在出口加工这条路上。
 
你要注意啊,中国加工和中国制造,那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加工很简单啊,按照人家的要求,完成订单就行了,但制造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先是研发和设计,然后是生产,最后还得有销售、品牌,等等。所以莆田的鞋厂,做的是中国加工,而不是中国制造。
 
好,再看泉州,泉州的鞋厂最早的时候抢不过莆田,它们只能自找出路,不仅要生产鞋子,还要操心怎么卖鞋子,还得关注鞋子的款式变化、质量提升。这种为了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努力,使得泉州的鞋厂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发展道路。这条路看起来更难,但只要能够生存下来,越到后面,优势越是能够体现出来。最近几年,国内市场繁荣起来,就给泉州的鞋厂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从这个例子,你能看出,莆田和泉州,一开始就有不同的突变,都是为了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但是,泉州的鞋厂必须关注制造的全过程,这在一开始看起来好像是个劣势,其实蕴含着一种最开始看起来不起眼的微创新,到后来,这种微创新更能适应中国经济的变化,其优势就被进一步地放大了。
 
好,你再想想,举一反三,这里的机制跟生命演化的机制是不是一样的?比如,最早的翅膀是不能飞的,只能让有翅膀的动物弹跳得更高,但这一点点微创新,就足以让其更好地生存下来,然后,它就会进一步强化自己的这一优势,于是,最后就会发展出越来越精巧的翅膀。
 
再比如,最早的眼睛也是看不见颜色和形状的,只能感觉到光亮,但就是这种微创新,就足以让其更好地生存下来,然后,它就会进一步强化自己的这一优势,于是,最后就会发展出越来越精巧的眼睛。
 
所以,我们在观察小趋势的时候,不仅要看它自身的变异,不是去看它有多么新,多么怪,相反,我们要去看它和环境之间的关系。
 
你要去看它出现在哪一个环境里,而它又是怎么适应这个环境的,然后,再去看环境会不会嘉奖这种小趋势。那些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小趋势,才会最终变成大趋势。
 
那么你就知道了,你在2020年需要做的事,就是要跳出自己的圈层,努力去寻找小趋势,然后把小趋势放在环境里面去观察它。
 
如果你掌握了这套观察方法,那就能比别人更早地洞察到中国经济的先机,因为别人看到的是表象,而你能看到表象背后的演化机制。
 
注:本文转自得到公众号,如需转载请联系得到获取转载权。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