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想要下车的人和被挤上车的人 | 破译特朗普的密码

想要下车的人和被挤上车的人 | 破译特朗普的密码

 

破译特朗普的密码
 
T是个记者,他是个典型的新闻理想主义者,价值观和特朗普完全不一样。T早年是学电脑编程的,他对那些没有规则的混乱深恶痛绝。他决心找到破译特朗普的密码,不然自己就会发疯的。T告诉我:“我受够了每天早上起床,看到特朗普又发了一条推特,然后在心里大骂,这特么什么玩意。”
 
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寻找破译特朗普的密码,他们认为特朗普就是个疯子,他毫无特操、不可理喻、无法预测。还有些人声称他们读懂了特朗普,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只是装疯卖傻而已,这是一种“理性地选择非理性”的计谋。特朗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已经精心布局了每一步棋。那些表面上的愚蠢,只不过是一种烟雾弹。对特朗普的这两种解读都是错的,他们都没有找到真正的线索。
 
为了找到解读特朗普的密码,T做出了很大的改变。他不再看《纽约时报》了,主流媒体提供不了他想要的线索。他改为看Fox News,这本来是他最鄙夷的电视台。他像一名侦探一样,跟踪特朗普的推特,分析特朗普的支持者,研究围绕在特朗普周围的人,最后,他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破译特朗普的密码。
 
其实,破译特朗普并不难。一旦点明,你会觉得很简单,就像哥伦布把煮鸡蛋的壳磕了一下,就能让鸡蛋站在桌子上一样。想要理解特朗普,你要记住两点。第一,人的行为是由其性格决定的。特朗普是个70多岁的老人,他的性格早已定型,不可能有太大的改变。第二,人的处事是由其人生经历决定的。特朗普在当美国总统之前从未有过从政经验,他是个商人,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是在喜欢在电视里当明星的商人。
 
我们先来看一下特朗普的性格。
 
判断特朗普的性格诚非难事。他的性格特征太明显了。在他身边的人对此都有察觉。特朗普那本拿来当招牌的书《交易的艺术》其实并不是他自己写的,而是让一个叫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的年轻作家当捉刀人。施瓦茨为了完成这本书,曾在18个月内,每天和特朗普在一起的时间长达8-12个小时。施瓦茨发现,特朗普很难集中精力,也不爱读书,手脚爱动,总是停不下来。施瓦茨说,他觉得特朗普有ADHD,也就是俗称的多动症。特朗普当选之后,我曾经采访过其竞选团队里的一位“中层干部”。我问他: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什么?他耸耸肩:我们哪里有什么对华政策!我又问他:那谁对他的影响力更大?他说:谁下午跟特朗普讲话,他的影响力肯定比上午讲话的那个人更大!
 
你或许并不认识特朗普本人,但你一定会在身边遇见过跟特朗普性格相似的人。像特朗普这样性格的人有其优势,也有其劣势。劣势是,他们很难有长期的战略思考和准备。战略的制定和执行是需要长期集中注意力的。据说,特朗普听属下跟他汇报不能超过二十分钟,超过二十分钟他就坚持不了。类似特朗普这样性格的人也有其优点,他们更容易在短期内把所有的能量集中在一件事上,让自己的能量爆棚。因此,当特朗普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你不要低估他做这件事的决心和能量,但也不要高估他对这件事的关注。一旦他觉得已经把这件事做完了,就会很快忘到九霄云外,然后集中炮火,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T告诉我,他发现特朗普还有一个独特之处:他并不像其他政治家那么复杂。其他政治家讲起话来,往往是话里有话,但要想理解特朗普,请你千万不要这样去猜他话里的话。理解特朗普最好的办法是相信他说的字面意思。当他讲要修一堵墙的时候,你不要猜测,他的意思是不是要加强边境的管理,或是调整对外政策。他真的是要修一堵墙,一堵用砖头垒起来的墙。这跟他的性格是有关系的。他要的是从字面上完成一个目标,这样就能宣布自己成功了,至于这件事情的实际效果如何,他没有耐心知道。他要赶紧完成一场表演,然后赶场到下一场表演。
 
我们再来看一下特朗普的人生经历。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他经营国家的思路不是从一个政治家的角度去考虑,而是像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当别的政治家提起“社会契约”的时候,他们只是在打一个比方,只有特朗普真的把他的竞选承诺视为一个商业合同。所以,别的政治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只有特朗普是言出必行,他几乎是完全按照竞选时给出的承诺,一条条兑现。这不是政治家,而是企业家的思路:我答应我的顾客什么,就一定要交付。
 
2016 年总统竞选中给川普捐款最多的依次是:金融房地产行业、个人、传统行业、通信行业、医疗健康、农业、建筑、能源。特朗普给了金融房地产业减税政策;给了选民禁穆令、推举保守派大法官、实施强硬的对外政策;给了传统产业关税保护和贸易战;给了通信行业中兴制裁案;为医疗行业打击奥巴马的医保政策;为了农业部门退出了两个最主要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建边境墙的时候承诺用美国建筑公司;为了能源行业退出巴黎协定、支持煤炭产业、反对新能源政策。特朗普好像藏着一本清单,上面写着顾客的名字,凡是已经送货上门的,就一一划勾。特朗普对给他支持的主要行业一一兑现了承诺。当然,这些政策未必真的有效,比如,关税保护能够拯救传统产业吗?就业还会回到衰败的制造业吗?----送货之后的事情,特朗普就懒得再管了。
 
特朗普是一个威权型的CEO。他的要求是:管理团队都要听我的,只关注下个季度的KPI,账面上必须赢。特朗普管理团队,不看能力只看忠诚度,而且一定要手下互相掐,这样他才能凌驾一切。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大致可以分为两派,一派是“老干部”,一派是“造反派”。那些资历深、行事严谨的官员更像“老干部”,比如曾任美国国务卿的蒂勒森、前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曾任白宫经济顾问的加里.科恩,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等。这些人大多或主动辞职,或被免职,都靠边站了。“造反派”则是跟特朗普个人关系更近,立场更为激进的那些人,比如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曾任白宫首席战略官、总统高级顾问的班农(Steven Bannon)、前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宾塞、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这些人虽曾倍受特朗普青睐,但一半以上也已经“落花流水春去也”。《纽约时报》在9月5日罕见地刊发了一篇匿名文章:《我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抵抗力量的一员》。这篇文章似乎有点夸大其词,但特朗普政府内部确实非常混乱。这会影响到美国政府的执行力,也使得意外事件爆发的概率提高。
 
还有一条理解特朗普的主线是:凡是奥巴马要做的,特朗普一定反对。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有种族主义倾向,或者和奥巴马有个人恩怨。这些解释都不完全正确。特朗普出生在纽约,纽约并没有严重的种族主义。特朗普其实并不在意种族问题。那他为什么要选择奥巴马开刀?很简单,如果是经营一家企业的话,找到一家对标企业,紧盯着对手干了些什么,然后据此设定自己的KPI,这是最容易找到考核指标的。这就有了锚定,也就有了抓手。这种方法简单有效。所以凡是奥巴马支持的,特朗普就它干掉,比如TPP,比如奥巴马的医保改革。
 
我们之所以会觉得特朗普不可理喻,是因为以前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位置上见过这样性格和经历的人,但这样性格和经历的人非常多。理解了他的性格和经历,我们就能破译特朗普。虽然我们不能预测特朗普明天在推特上会说什么,但却能准确把握他的套路,并做好预案准备。
 
我们不能低估特朗普要赢一场战斗的决心,但也要知道,他不可能有战略,他打不赢一场战争。
 
拉长历史的视角,我们会看到,特朗普绝无可能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他也不是历史上的重要变量。特朗普的当选,标志着美国历史上一段非凡时期的结束。旧的路标已经消失,新的路标尚未出现,每个人都异乎寻常地迷惑。特朗普是求解美国政治难题的错误答案,但这毕竟是一次求解这道题的尝试。美国还会不断尝试其它的算法,直到最后解出最优答案,这个过程会充满了错误、动荡和纠偏。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