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中美贸易磋商再起波澜

中美贸易磋商再起波澜

 

中美贸易争端起起伏伏,令全世界瞩目。从钢铝贸易冲突开始,到试图对中国输美产品发起第四波提高关税措施,从贸易摩擦,到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机制问题,双方磋商协调的领域不断扩展。从中美元首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到当下中美贸易磋商再起波澜。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关系何去何从?它不仅影响到中美双方,也将影响全球经济和全球治理。在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增长放缓之际,在保护主义不断抬头之际,中美经贸磋商有可能如何演化?中国经济社会会承受怎样的影响?如何冷静应对?
 
主持:钟伟 博士, 《中国外汇》副主编
 
问题1:让我们回顾一下中美贸易争端的进程,从2018年6月美国宣布对多国钢铝贸易进行关税惩罚措施以来,中美之间被美国卷入关税惩罚清单的中国输美产品范围不断扩大,金额不断提高,直至最近美方单边宣布的第四波3000亿美元的清单为止。两位如何看待在中美艰难磋商进程中,尤其是似乎取得磋商进展中,美方不断扩大化的关税威胁措施?
 
何帆:关税只是特朗普自己非常喜欢的政策工具,他认为加征关税就是从别国那里收钱,这是对经济学的无知。其实他的经济顾问库德洛也在FOX News上讲过,关税会对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带来额外的成本。特朗普在5月5日突然发推特,宣布美国要将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从10%上调到25%,并威胁还要进一步加征关税,是要对中国进行“极限施压”。这是美国惯用的一种手法,过去曾用“杜勒斯策略”一说,所谓的“杜勒斯策略”,就是迅速地将事态推到危机边缘,然后迫使谈判对手作出让步。虽然透露出来的信息不多,但可以猜测,特朗普变卦说明中美两国对谈判内容有不同的理解,对各自的底牌有误判。这在谈判中是非常正常的。另外,美方突然变卦,也可能反映出他们认为自己手中的牌更多一些,因为美国经济形势很好,增长强劲、失业率很低,而美方判断中国经济比较低迷,因此过于乐观,认为时间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
 
问题2:针对中美贸易争端,全球诸多机构都予以关注并进行了各种定性和定量冲击估算。要进行相对可靠的定量估算是很困难的,因为毕竟事前难以设定中美经贸冲突的规模、烈度、涉及的领域和持续的时间。但我仍期待两位能否大致描述一下,贸易争端给中美双方的经济增长、物价、就业、企业和民众福祉究竟有多大影响?中美贸易争端有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拖累吗?
 
何帆:虽然准确的量化研究很难做出,但不妨从几个方面来看:第一,短期内双方一定会受到影响,尤其是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这是美国从中国的进口更多,贸易摩擦还会影响到金融市场、投资者情绪,都会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第二,中国的经济增长更多地依靠国内需求,所以韧性还是比较大的。中国的政策空间更大,可以继续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可以适度放松货币政策,也可以推进结构性改革,在贸易政策方面,中国可以单方面降低关税,只对美国加征关税,这都是中国的腾挪空间。第三,由于贸易摩擦旷日持久,给中国的企业提供了一定的喘息时间,很多出口企业已经在做相应的调整,所以,中国第一批真正的跨国企业,也可能会在这次贸易摩擦之后涌现出来。总之,对贸易战带来的短期冲击不能高估,但假设中美之间在6月份还是没有达成协议,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则会对全球经济会带来实质性的冲击。
 
问题3:中美贸易争端似乎并不局限于贸易本身,而覆盖了一系列较为宽泛的话题,包括贸易再平衡、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转让、对敏感行业的投资限制、政府补贴和竞争中性等。两位如何看待贸易争端是否存在扩大化风险?中美未来会否在投资、金融等更多的经济领域出现需要不断磨合的问题?
 
何帆:这次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并不单纯是失衡问题,而是美国对原有的贸易规则不满。因此,如果中美之间能够达成协议,则此协议的内容会比较多,会包括比较传统的购买协议,也会包括市场准入、结构性改革等。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次谈判跟过去的贸易谈判都不一样,还加入了实施机制。这会对未来的中美经贸关系带来很大的影响,可能是合作的机制,也可能是冲突的来源。最后,如果要能达成协议,则要先解决目前的加征关税问题。中美之间的纠纷不再单纯是贸易,而是会波及更广的领域,甚至可能会波及非经贸关系的领域。
 
问题4:继中美元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之后,据说在东京的G20会议上,双方领导人有可能再度会面并再度就贸易争端如何解决展开会晤,两位对这次会晤有什么前瞻和期待?
 
何帆: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典型的chicken game,而chicken game的均衡解是在最后一分钟双方都妥协。所以,在东京G20峰会上达成某种协议,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事实上,中美双方经过漫长的谈判,对很多内容都已经达成共识,只剩下一些最棘手的,如果放弃达成协议,对双方都是极大的损失。综上,在G20峰会之前,中美达成协议的概率是很高的。
 
问题5:有一种观点认为,中美双方的经贸摩擦可能是长期的,也可能会在诸多领域出现,这是一个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如何寻找相处之道的艰难过程。在两位看来,中国为应对贸易争端以及未来可能的摩擦,应该在经贸金融等领域采取怎样的应对策略,做好怎样的应对准备?
 
何帆:即使中美在G20峰会之前达成某种协议,也不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的终结。最好是把这种协议看作“休战协议”,而非“和平条约”。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对华政策上形成了新的“共识”,会将中国视为最重要的对手,在这种偏见的指引下,中美关系已经无法退回原来的轨道,而且已经击穿了原来的支撑线,新的底线在哪里,谁都不知道。中国需要做的是加快国内的改革,通过改革释放更大的增长潜力,同时坚守对外开放政策,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和平发展。在中美关系上,需要加强的是管控风险,避免出现由于误判带来的最糟糕的情况。
 
2019年5月20日
 
注:本文即将发表于《中国外汇》,其他纸媒谢绝转载。
 
 
购书链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