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在应用技术方面,中国很可能会跑得更快

在应用技术方面,中国很可能会跑得更快

按:2018年年末,何帆老师发了一个大愿,就是每年记录和报告中国未来的发展。而且这件事要坚持做30年,一直到2049年。
 
今年的前哨·创新现场CES2019,我们邀请了何帆老师一起参加,这也是他在新一年观察记录的第一站。在CES前哨专场的晚间论坛上,何帆老师发表了他在观展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以下是我们整理出的一些内容。
 
很多时候,我们中国企业家会低估自己的创新能力,其实我们过去一直都有创新。过去的创新,用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教授的话讲,叫“穷人在创新”。
 
什么是穷人创新?就是将产品的成本压低。但是现在的企业很难再把成本压低,那么我们新一轮的创新来自哪里?
 
属于中国的创新动力
 
第一个是“工程师红利”。
 
工程师红利最早开始于1998年。1997年中国遭遇了东亚金融危机,因为担心失业的问题,中国很多大学开始扩招,然后研究生增加,培养出了一大批各个行业优秀的工程师。
 
其实我们现在很多企业的模式,是把大量的研发人员聚集起来之后,让他们来做研发密集型产业,这个方法是对的。因为绝大部分技术进步并不是天才人物灵光一现想出来的,绝大部分科技进步是靠人海战术,不断的试错,然后找到正确的技术研究路径。
 
第二个是“市场引致性的创新”。
 
比如说高铁,高铁是日本人和德国人最早开发的,为什么最后是中国变成高铁大国?
因为中国的市场足够大,所以有很多最先进的技术开发到最后一定会到中国。
 
比如,全球治理空气雾霾最先进的技术,已经在中国了,因为在别的地方没有这么大的应用场景,包括人口老龄化,未来的技术进步一定会在中国。
 
所以当我们把工程师红利和市场红利结合起来,发现真正值得做的应该是我们的应用技术。
 
市场需求倒逼应用技术
 
这就回到我们在2018年讨论的一个热点问题,中国到底要发展核心技术还是发展经济?
 
由于中兴通讯的事件,大家都认为我们应该自己造芯片,自己做核心技术。
 
核心技术当然重要,但如果为了发展核心技术,丢掉了我们原来的优势是不值得的。
 
我们的核心优势实际上是来自于我们的应用技术,有很多对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影响的技术进步,其实不是高新科技。
 
轮子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很大,但轮子不是什么高科技。
 
使用集装箱以来,海运成本下降了90%,集装箱也不是什么高科技,就是一个做成长宽高标准的箱子,然后把货物装进去。
 
回到20世纪初,汽车行业刚刚出现的时候,欧洲发展的最好,但是后来美国变成了车轮上的国家。
 
如果当时美国坚持发展核心技术,肯定是去生产发动机,但其实到现在美国汽车行业的发动机还不如欧洲企业做得好。真正出现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其实是福特的流水线作业。
流水线不是什么高科技,就是把零部件放在一个木头的托盘上,底下装上轮子,可以推着来回走。把整个生产过程标准化,每个生产工序的效率就会提高,整个工业化都是按照流水线的思路来设计的。
 
而且流水线只能出现在美国,不可能出现在欧洲,因为美国的国土面积很大,即使在美国最偏僻的农村,汽车都是必需品,所以美国汽车企业开始拿到大量的订单,逼着它们必须要提高生产效率,是市场需求倒逼出来的流水线。
 
最后我们看到,导致美国汽车工业出现革命性变化的,其实是它的应用技术。
 
所以决定一个技术到底有没有生命力?不是看它的科技水平是否先进?而是要看市场愿不愿意给它投票。
 
哪一种技术能够最大限度的,为最多的人、最多的企业赋能?哪种技术的应用场景就会最多。
 
技术创新的场景革命
 
中国也一样,我们未来的场景都是要去找到应用技术。应用技术反过来会倒逼核心技术的发展。
 
讲一个盖楼的故事,2004年,在北京的东三环中央电视台要盖新楼,当楼面刚刚起地之后,大概每隔一个星期,中央电视台都会接到好心的路人打过来的电话说这楼盖歪了。在楼没建好之前,不断有人打电话说中央电视台的楼是歪的,小心别盖塌了。
等楼盖完了之后,大家才会看到,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新型的建筑结构,它是一个桥的形状,上面还有十几层楼完全没有支撑,而且它本来就是歪的。
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新的技术革命刚刚开始露出地面,而且有很多中国企业会迅速来应对,但是在新技术的发展过程之中,我们不一定要成为这个网络中的核心技术环节,也可以结合市场和我们的优势做应用技术。
 
所以,当我们看未来新技术革命的时候,一定要有一点耐心,一定要有一点远见。
 
不要成为现在就去打电话给中央电视台的路人,不要老是去批评别人楼盖歪了。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未来的新技术革命能带来的这种楼到底长什么样子。
 
 
购书链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