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2018经济·快来秀】何帆:慢变量,小趋势

【2018经济·快来秀】何帆:慢变量,小趋势

 

按:以下为何帆教授在铭心而论年终秀“2018经济·快来秀——中国经济大趋势年报”上的演讲全文整理稿。
谢谢主持人,也谢谢陆铭教授的邀请。很高兴能在年底的时候,有这个机会来跟大家做个汇报。
我主要汇报的是我今年写的一本书——《变量》。因为这本书是得到APP赞助,正式发布要在罗胖跨年演讲,正式发布时间是2019年1月1号0点0分,敬请大家关注。今天到上海来,我先做个预告。希望上海的朋友们能先睹为快。
 
今年年度报告的主题叫《冲击与反转》。什么意思?就是今年我们能看到很多冲击,但是同时,我们其实看到有很多微妙的反转。那怎样找到这些反转?我的方法论就是,在“慢变量中寻找小趋势”。
 
今年来看,我们会看到很多大家对未来经济的预期出现了变化,最主要一个因素,就是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为了理解这个贸易战,我们必须要理解特朗普。因为两个国家之间出现贸易纠纷,是非常正常的,但由于有了特朗普总统,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充满了不确定性。
 
那怎么理解特朗普?有很多人说,特朗普根本没有办法理解,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个推特发什么,我告诉你,如果想理解一个人,只要理解他的性格和经历,就可以了。特朗普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他的性格会变吗?不会。他的经历也非常独特。所以从这两点就能理解特朗普。你说,我没有见过特朗普,怎么会知道他的性格?他的性格太明显了,他是典型的ADHD患者,就是多动症患者。我们没有任何歧视多动症患者的意思,但这样的患者,擅长干一些事情,有些事情不擅长。我举一个我们可能更熟悉的身边的多动症患者另外一个罗胖,罗永浩,非常典型。他能干什么?他的每次报告,每次秀,都做得非常成功,但做锤子手机,就做得不是很顺利。为什么?因为多动症患者可以把能量在瞬间集中起来爆棚,但如果你让他长期持续地关注一件事情,很难。据说特朗普听汇报的时候,最长不能超过20分钟,超过就听不下去了。特朗普的职业经历,从来没有从政的经历,一直经商,而且是做房地产商,而且是一个喜欢上电视的房地产商。所以从这个角度,你会看到,特朗普和很多其他的政治家非常不一样。其他的政治家都是在当选前说的话和上台之后做的事情不一样,唯独特朗普,不一样。他基本把他原来的承诺一一兑现了。为什么?他是典型的商人思路。你给我订单,我就要交付,要把货送到,才算有交付。但交付之后对你到底有用没有用,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比如,你要贸易保护主义,那我就给你贸易保护主义,但贸易保护主义能不能把工作重新拿到美国去?那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因为你已经签收了。
 
所以如果我们理解了特朗普,大家记住:我们不能低估特朗普打赢一场贸易战的决心,但我们不能高估特朗普的战略判断力和执行力。特朗普这样的性格,是不可能有战略的,即使有,也不可能执行,因为他没有一个执行团队。所以我们不能高估贸易战本身。
 
今年我做了很多调研,最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当我问出国企业的时候,出国企业说,贸易战对我没有什么影响,至少目前为止,关税加到10%以后,很多出国企业会把成本压低5%,再涨价5%,把成本传递到贸易伙伴。谁对贸易战感到有压力?反而是很多内地的,比如房地产企业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会很担心。我们没有必要从贸易战本身过度担心。
 
中美之间贸易关系,是双方投资了30年,花了至少4000亿美元建立起来的一个基于供应链的贸易,所以一旦打起来,到一定程度,双方都会感到“疼”,所以它有一个limit,过了limit就会住手。只看到贸易战,其实你只看到了一个树枝。
 
比贸易战更重大的,是08年我们看到的中美关系出现的转折点。原来美国出现了关于中美关系的大辩论,到2017年底,这个辩论已经有了标准的答案,美国已经正式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如果你只看到中美关系的变化,你只看到了一棵树。中美关系变化背后的,是美国国内政治和中国国内社会出现的变化。
 
有人说,中美关系的变化是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崛起到一定的程度,双方相对力量出现了变化,也对,但并不完全。两个重要的问题上,中美之间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全球化,一个,科技进步。
 
美国有一批人我叫想要“下车”的人,想下全球化、科技进步的列车。全球化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不是正确的一个方向吗?对,全球化这个列车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开的,但是速度太快了。变革的方向和变革的速度,共同决定变革的收益。美国有批人说,你要“停车”,我要下车,不愿意在这个车上了。这对中国人来讲,是很难理解的,因为中国人是一群被挤上车的人,划分代沟的时候我们说你是70后,80后,90后,其实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经历了高速的经济增长。如果问全球化,问科技进步,中国人对全球化的态度是非常乐观的,对科技进步基本是毫不设防的,中国人对所有的先进技术发自内心地喜欢,他会忽视在科技进步背后可能蕴含的风险。从这个角度,就能理解为什么美国会对中国这么担心。因为一般的贸易保护主义都是保护本国的弱势产业,但美国保护的是他的优势产业,然后美国想打击的是中国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的所谓高科技产业。有些流行的美国的影视剧,能反映出来这种微妙的变化。比如电视剧《City and city》,一个有趣的背景设计,两个城市,一个是相对来说比较集权的城市,一个是民主城市,但相对集权的城市科技水平比那个相对民主的城市科技水平高。所以美国的担心实际是随着中国越来越拥抱全球化和科技进步,然后未来在技术的应用方向如果超过美国,该怎么办?
 
2018年,在钓鱼台国宾馆,中国一位资深女外交官宴请两位外宾,一个是曾经担任过美国财政部长和哈佛大学校长的拉瑞·萨默斯,一个是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资深女外交官问萨默斯,中国做点什么,才能回到中美之间合作的原来的格局?萨默斯枉顾左右而言他,沃尔夫看不下去了,说把话挑明了,中国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让美国满意,如果让中美之间重新回到合作局面,除非火星入侵地球。也就是说只有找到一个中美共同面对的巨大的挑战,才能重新回到原来的合作。所以未来,会看到更多的风险。
 
这种冲击以后,我们要问的是,中国经济会受到多大的影响?中国经济以后还能继续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保持经济增长吗?我们看导致中国经济可能下行的压力,人口老龄化、经济结构转型、投资边际收益递减,这都是我们明明确确能看到的。什么力量能让中国经济能继续维持高速增长?按官方说法,是“新动能”。到底“新动能”在哪里?我其实也没有看到。兄弟我这几年其实比较悲观,但人不能老是悲观,所以你要为自己找到乐观的理由。最近几年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高登写的《美国经济增长的起落》,建议大家看看,700多页,够大家看一阵子了。其实他的观点很简单,高登教授讲,美国1870-1970年100年时间,出现了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济大跃进,如果我们再把这100年分为两个50年,前50年美国经济增长主要来自于科技进步。现在我们科技进步速度很快,其实我们只是发明了个人电脑、手机,我们影响现代生活的重大科技创新,都是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出现的。有电,电灯,有各种家用电器,有火车、汽车、轮船、飞机、电话、电报、抗生素,现代城市给排水工程,摩天大楼,都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出现的。但高登又讲,美国1920-1970年后50年,经济增长比前50年更快。那就奇怪了。从1920年-1970年,美国发生了什么?1929年美国股灾,30年代大萧条,30年代末美国被拖进了第二次世界大战,50年代、60年代美国是管制经济,不是一个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但经历了这么多的变化,美国1920年-1970年是经济增长最快的50年。为什么?这就是慢变量的力量。
 
什么是慢变量?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站在海边,看海上有波浪,海上为什么会有波浪?如果相信快变量,很简单,因为刮风了,无风不起浪,但海上真正有波浪的原因,是因为有月亮。所以才有了潮汐现象。月亮离你很远,没有变化,但月亮是决定海上有波浪的真正的原因,月亮是一个慢变量。
 
回过头看中国经济的慢变量。未来能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慢变量,其实大家都知道,工业化、城市化和技术创新。你说,就这?我早就知道。对,我们经常容易忽视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我们喜欢讲风口、潮流,但我们忘记了,这些慢变量才是洋流,只有洋流,才能把你带到很远的地方。
 
我们顺着慢变量,可以找到一些小趋势。因为在这些慢变量里,在发生一些很有意思的变化。什么叫小趋势?简单讲,比如中国1%的人口出现了一种新的趋势,我们可以叫小趋势。为什么要关注小趋势?因为在经济发展初期的时候,你只需要关注大趋势就行,在中国城市化发展初期,你只要买房,房价肯定要上涨,所以不管是北京的房子、上海的房子,不管是朝阳区的房子、普陀区的房子,只要能买到,一定要赚钱。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城市和城市不一样了,location和location不一样了,原来只要是出口企业,搭上了快车,一定有钱赚,现在不一样了,要看你出口到哪里,出口的是什么。所以经济发展后期,我们会看到国家和国家不一样,企业和企业不一样,个人和个人不一样。
 
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我们一定要关注小趋势?因为我们其实往往会忽视我们圈子之外发生的事情。我们以为互联网会使得我们的信息变得更畅通。其实不是。你有没有意识到,每年你有几个关键的时间在忙着拉黑朋友圈里的那些人,“我还有这样的朋友?!把他拉黑!”拉黑以后的结果,朋友圈里和你的价值观是非常相似的人,你看到的都是跟你比较相似的观点。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刷屏的文章,另外一个人的朋友圈里根本没有出现过,今年刷屏的文章,比如“Me Too”,到你爸妈的微信群里看,没有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所以经济发展后期,如果你不跳出圈子,不看这些小趋势,会很难把握到真正的商机。如果你找到了一个小趋势,一心一意地服务好这个小趋势,中国1%的人口——那就1400万人口,想不成功都很难。
 
我们分别看三个慢变量的小趋势。
 
一个,工业化。我们工业化在过去二三十年有急剧发展,纺织业发展得非常快,汽车现在中国变成了最大的市场。还有高铁——我坐过绿皮车,但现在我们高铁在全球都有竞争力。
 
城市化我们基本已经完成了,但往往会忽视工业化真正的威力。这是一个企业,在深圳,做手机的,做手机的企业你会说有什么了不起?罗永浩都会做。这个企业做的手机,你在国内买不到,因为是出口的。你会说,出口有什么了不起的?中国出口已经几十年了。他出口到非洲。你说非洲有什么了不起的,非洲还没有中国的县城发达。这个企业叫传音,一年在非洲卖出1亿部手机!在中国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企业,你说这样的企业有什么样的技术创新?据他们说,有,成功的解决了黑人朋友自拍时美颜的技术,1亿部手机就卖出去了。我们今年看到的小趋势,是很可能高估了互联网行业的力量,很可能低估了传统的制造业的力量。
 
今年最流行的就是新造车运动。代表人往往是来自互联网。互联网很了不起,在过去几年,互联网犹如来自中亚草原的游牧民族,兵强马壮,来去如飞,基本传统行业的护城河对他们来讲形同虚设。互联网打败了零售行业,击破了垄断的出租车行业,进入了壁垒森严的金融行业,回城的时候顺手把传统的新闻媒体行业灭了。过去谈到互联网,大家无不谈虎色变,但今年,互联网打到了襄阳城下打不动了。造车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互联网就是造不出来。蔚来汽车造出了一款新车,充电的时候会服务很周到,用一个燃气板车拉着充电车,给你的车充电,车载的系统会突然死机,半夜会突然唱歌,续航里程会跟原来的不一样。互联网行业不是说要把我们传统汽车行业灭了吗?为什么灭不了?因为传统汽车行业在上百年的时间里,积累的所有的关于生产工业的这些小数据、经验,是你无法替代的。而随着物联网发展,这些传统产业犹如老兵不死,会穿上新的军装、学会新的打法,从你没有注意的地方发起绝地反击。所以千万不要低估传统行业的力量。原来电商说,线上电商迟早要把线下的都灭了,好,欢迎!那到最后,电商发展的结果是,传统的超市,像物美、永辉,估值大幅度地提高,电商发展的结果,像京东这样的电商,现在要在线下开店。我们现在看到的反而是传统的店铺在重新崛起。
 
第二个慢变量,城市化。中国的城市化已经发展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发展的?过去城市化是非常特殊的自上而下的城市化。而未来的城市化,会自下而上。城市和城市会变得很不一样。比如同样是一线城市,北京和深圳,就非常不一样,北京是典型的单核城市,有中心区,把卫星城放在更偏僻的地方。深圳是多核城市,问深圳市中心在什么地方,这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还有比深圳更多核的,像东莞,东莞是一个很怪异的城市,这个城市里市里没有镇里有钱,镇里没有村里有钱,所以市里讲话没有办法执行。我有个朋友在东莞规划局做规划,拿出一个规划请各镇镇长来看,有镇长看了一下很不满意,骂娘,拍桌子走了,搞得规划局的同志傻眼了,知道他在骂他,但听不懂东莞话,不知道骂的什么。执行不下去,就对了。因为多核城市,城市才会变得更像生态系统。搞不下去的特色小镇,都是自上而下的,各个地方出现的正在蓬勃发展的是没有特色的小镇,是自下而上的。一个自下而上的城市,会更具有多样化,一个自下而上的城市化,会更开放。今年我们到义乌,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那义乌作为一个出口城市,肯定受到的影响最大。义乌人民说,对我们没有影响,美国在义乌出口排名前十里头没有的,义乌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办法替代的,90%的圣诞用品是“made in China”,除非美国人不愿意过圣诞节了。为什么义乌没有在经济困难的时候没有倒掉?因为只有义乌是中国最开放的城市。这里有黑人,有穆斯林,有讲各个国家语言的人,别的地方大家肯定会有不同的看法,唯独在义乌相安无事,火星人到了义乌都没有问题,因为义乌人会马上问,火星有什么生意可以做?只有保持开放,才能使得一个城市更好地抵御风险。
 
我们回到上海。上海发现了小趋势,是未来的城市将会爆发一场颜值革命。过去讲房地产,我们讲location,location,location,在市中心、主干道、是门面房,那租金一定很贵,销售一定很好。现在不是了,购物街门面店很多也会倒闭,偏僻小巷子里涌现出很多的网红店。因为现在年轻人跟原来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不逛街了,朋友圈里刷今天走了多少步,拉倒最后,垫底的一天走的50步,什么人一天走50步?因为他不需要出去了,他出去的时候,是要去探索,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那些美好的东西。那他怎么知道在那个偏僻的地方会有个网红店?因为他在朋友圈看到了推荐,网上看到了推荐。那么偏僻的地方怎么能找到?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一个GPS导航,怎么可能找不到?颜值革命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一定要打动人心,然后才能吸引更多的顾客,他会过来拍照,帮你免费宣传、帮你种草,然后会有更多人过来。这个意味着,在互联网的技术为这些小店赋能以后,打破了原来科层制的城市空间规划。我去了上海的DNA咖啡,点了咖啡,给我上的浩浩荡荡的四件套,土耳其手冲咖啡,咖啡店还外送咖啡,给很多公司送咖啡。我说星巴克也送,你们送有什么优势?他们说,我们送的不一样,他们送咖啡的时候,不仅送咖啡,还送鲜花、好看的巧克力、很多好吃的点心。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职场里女性员工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管理层里女性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原来开会的时候,如果是星巴克送咖啡,每人拿一杯美式咖啡,然后老板发言,那是传统的科层制。现在如果是DNA咖啡给你送去下午茶,有鲜花,有巧克力,有非常漂亮的点心,一帮女孩进去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太好看了,等等,要先拍照!”发朋友圈,然后看有没有人点赞。软化了管理的界面。一杯衬着鲜花的咖啡,足以融化原来科层制的冰山。这是在一个越来越平等的社会里,我们会越来越多看到的趋势。
 
所以未来城市化的小趋势,是自下而上。
 
最后一个慢变量,技术创新。
 
过去也有很多技术创新,但过去的技术创新,是穷人的创新,就是怎么把成本拉得更低。现在很难了。劳动力成本变得越来越高,原材料成本越来越高,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未来我们创新来自哪里?其实中国人很会创新,未来的创新主题叫“混搭”,就是把已经存在的事物用别人没有想到的方式把它重新搭配起来。中国人干这个,最行了。现在的时尚就是混搭。我们原来其实就会,后来忘了。中国人最早穿西装,就是混搭着出来,上面穿之西装,下面解放鞋,衬一条鲜艳的黄色的领带,袜子是红的。时尚人说穿错了,西装要穿套装,颜色不能超过两种,赶紧把袜子换成黑的,把秋裤脱了——我们学会了。然后到达沃斯,看到比尔·盖茨登台演讲,上面穿着便西装,下面穿着牛仔裤,脚上是运动鞋。时尚人士说,混搭得真好!原来我就会,是你不让我干啊?!所以只要你能大胆混搭,我们一定会有创新。
尤其是有两种创新,一定会大量的出现在中国。
 
一种,劳动力密集型的创新。这是华为原来的研发部,有个记者参观,说两边都是研究所,走在里头好像一个大型商场。我看着很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场景。华为把大量的研发人员全部像监狱犯人一样囚禁起来,你说他不做点东西出来,都对不起领导。不是所有的创新都是天才人物灵光一现想出来的。有很多创新就是靠人海战术、不断试错试出来的,而这方面,中国是有优势的。我们已经没有廉价的劳动力的优势了,但我们工程师红利还存在,大量的廉价的科学家、工程师,因为我们大学扩招以后,研究生扩招,研究生扩招以后出现了大批的供给过剩的科学家、工程师。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我们成功把博士的工资压得比保姆还低了,不用白不用。
 
另外一种,就是市场引智型的技术创新。不管谁开发出来的先进技术,最后一定会到中国来,高铁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高铁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并不爆发在中国,而是在欧洲、日本。为什么中国最后变化了高铁最成功的?因为只有中国才有足够大的市场。有很多技术你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最先进的技术一定是在中国的,全球治理空气雾霾最先进的技术一定在中国,不管是挪威人想出来的还是新西兰人想出来的,没有用,只能到中国才行,只有这里有足够大的市场。未来应对老龄化的革命性的技术创新,一定诞生在中国,因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以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大的规模进入老龄化社会。所以不用担心,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我们一定会引发很多创新。
 
这就回到今年我们讨论的一个关键性问题,到底要开发核心技术,还是要开发应用技术?核心技术当然很重要,但中国的优势是应用技术。如果我们回到20世纪初,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汽车行业是工业里的一个标杆,美国当时最主要的汽车是福特,如果你是亨利·福特,你该怎么办?发展核心技术,无非就是发展发动机。但美国汽车行业的发动机,技术水平并不如欧洲企业、德国企业,真正让美国变成“车轮上的国家”的革命性的技术创新,不是发动机,而是流水线。流水线是个应用技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把零部件放到一个木头轮子上,底下装上轮子,把零部件来回拉着走。但你想想,工业化的本质,其实就是流水线。而流水线只能出现在美国。为什么?因为美国人非常注重效率,美国的国土面积很大,公路很多,但美国哪怕最偏僻的农村的农民,买个汽车都是他的必需品。所以美国有大量的汽车订单。欧洲的道路很崎岖,城市和城市之间距离很近,公共交通很发达,社会阶层很鲜明,卖给贵族的车没有办法卖给工人,卖给工人的车没有办法卖给贵族。而美国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流水线这样的技术只能出现在美国。
 
所以未来的技术创新,有很多只能是适应中国市场的“性格”,才能真正发展起来。而应用技术会反过来倒逼核心技术的发展。电脑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现象,电脑原来是朝着大型计算机的方向发展,后来出现了PC,才做得越来越小。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未来真正引爆新技术革命的到底是什么,但我们可以相信,如果中国能更好地利用自己的应用场景,我们会激发更多的创新。很多时候,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2004年,CCTV开始盖新楼“大裤衩”,开始刚破土动工的时候,差不多每个星期中央电视台、朝阳区政府、北京市政府都会接到电话,有好心路人打电话,说中央电视台的楼盖歪了,小心别倒了。等楼盖完了,我们才发现,这是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型的建筑结构。未来的新技术革命长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当这个新技术革命正逐渐展开的时候,你不要让自己变成那个打电话给中央电视台的人。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看到未来新的变化。
 
时间原因,我只能给大家介绍到这里。最后再次请大家关注罗胖的跨年演讲和我的新书,会给大家很多惊喜,可能也会给大家更多的兴奋。谢谢大家!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