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特朗普上台对中资在美投资及亚太时局的影响

特朗普上台对中资在美投资及亚太时局的影响

特朗普上台带来什么影响
 
去年12月份我们很难知道特朗普在干什么,因为我们能采访到的大部分是建制派,原来在政府当过公职,在国会里面有过经验的这些人,这些人基本上傻眼了,没有办法能够控制选举,眼睁睁的看着特朗普一步一步当上总统。去年12月份是造反派吊打建制派,所以建制派基本上没有任何发言权。但是现在如果再去跟这些建制派聊,你会发现他讲得更靠谱,因为特朗普上台之后发现很多事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比如说特朗普上台之后先把TPP废掉了,美国不再参加跨太平洋经济合作伙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废掉。
 
中国人原来认为这是美国在经济上要遏制中国的一个战略,结果美国现在自己把它放弃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想把奥巴马Care打掉,最后失败。后来特朗普说不搞这个了,直接跳到减税。他要动用几乎所有政治资源把减税推动。这个事情也很难,因为奥巴马Care这个难度也很大,直接跳过初中上大学难度也很大,所以说减税政策要推动肯定会遇到很大的阻力。
 
一、在白宫和国会之间有很多冲突,尽管共和党在参众两院占多数,但是不是所有共和党都喜欢特朗普,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会和原来的共和党一贯的理念非常不一样。
 
二、另外,我们看到在特朗普的班子内部现在斗争也非常激烈。
 
三、还有一点,在美国每个政府部门里面矛盾也很大。
 
分享一下对当前朝鲜半岛局势的体会
 
接下来我讲一下朝鲜半岛的局势到底怎么样,我们到底能不能帮他的忙:
 
我这次到了东京、首尔,见了美国国会议员、韩国国会议员、美国驻军部司令,跑到三八线看北朝鲜的士兵。跟大家谈一谈这趟调研的体会。
 
第一个体会,美国不会对北朝鲜发动军事袭击。
 
第二个体会,两年之内朝鲜局势一定会发生大变。
 
最后的判断是,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地缘政治风险开始越来越高的这么一个时期,跟原来相比,我们要大幅度调高对地缘政治风险的期望。
 
现在国际形势动荡对我们做投资有哪些挑战和机遇
 
做投资的朋友,在这几年会看到,原来很多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最近可能会发生,往往这些黑天鹅事件不是经济的问题,而是政治的问题。克林顿竞选总统的时候有一个口号,叫“经济问题最重要”。现在这个口号要变了,“不要认为经济更重要,现在更重要的是很多政治的问题,国内政治、国际政治和地缘政治。”很多投资者没有想到英国脱欧了,按照经济学考虑是不可理解的。很多研究政治的学者、研究经济的学者,也没有想到特朗普就当了美国总统,很少有人想到,原来北朝鲜没有什么事,怎么突然之间变成热点问题了,为什么搞得这么紧张呢。
 
在未来几年,我们将会密集的看到更多的地缘政治的风险,所以大家要打开你的雷达,要关注更多的黑天鹅事件。
 
与此同时,其实也很可能有机会,比如说大家都在关心欧洲的问题。我告诉你,欧洲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欧洲很可能进一步出问题。但是,欧洲有很多好的资产,如果欧洲有一天真的出现了北部的欧洲和南部的欧洲,开始脱欧,变成了北欧元区和南欧元区,在短期之内会出现大幅度的振荡。但是,等到市场平稳之后,你会发现,这很可能是一个百年不遇的绝好的买入的时机。任何一个风险的背后都有机遇,但是如果朝鲜半岛出现大的变化,这里面的机遇也是蛮大的,北朝鲜是现在全球唯一一个投资乐土,你卖什么东西在北朝鲜都能赚钱,卖火柴都能发家致富,在全球哪里找这样的市场?所以这一点我们要考虑清楚。对于中国来说,我们要考虑清楚,到底在未来国际舞台上想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其实中国在北朝鲜的问题上是有一点举棋不定的,原因就是我们没有想清楚到底希望朝鲜半岛未来变成什么样子,我们本能的会觉得,如果北朝鲜和南朝鲜统一之后,美国军队马上到鸭绿江边,这很难实现,一旦统一之后,美国很难有理由继续把部队放在朝鲜半岛。朝鲜人民,包括北朝鲜和南朝鲜的人民是不同意的,你很难继续驻军下去。现在驻军就已经有很多麻烦了。所以,这个东西可以跟北朝鲜、南朝鲜和美国谈判的。
 
对中国来说,一个很好的选择,就是一个无核、无美的、对中国比较友好和统一的半岛,这样可能对中国更友好。我们现在想维持,既能够维持北朝鲜又影响韩国,结果发现现在越来越难以两边讨好。北朝鲜不听你的了,因为你不给他安全承诺,没有办法给他安全。北朝鲜一直对中国有很多敌意的,中国跟北朝鲜之间已经没有意识形态的基础了,他是一个世袭的政权,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一样。但是我们还有一个盟约,这个盟约形式上已经名存实亡了,原来有一个婚约,但是这个婚约已经不起作用了,已经分居了,但是还没有离婚,这个东西也很麻烦。然后,我们跟韩国关系又搞得很好。韩国又过来找你,既然咱们关系这么好,要不然正式结婚吧,但是那边盟约还在,不可能直接把北朝鲜抛开。
 
韩国说,他老是打我、欺负我怎么办?我们没有办法给韩国承诺,韩国只好找一个“壮汉”美国,美国搞一个萨德,我们就很郁闷。我们很郁闷之后就制裁乐天,认为制裁乐天就把乐天搞垮。我专门到乐天免税店看了,人家过得很好。本来觉得完蛋了,我们要出问题了,结果过了两个星期之后发现没有太大损失。所以,如果我们再去制裁韩国的企业,韩国企业根本不会当成一回事,反而会对你藐视。黔之驴,技之此尔,就这么回事,所以我们跟韩国也会闹得很僵。
 
我跟外交部的同志说,这是低维攻击,如果真正想发挥作用,可以有高大上的做法,比如说学美国,美国就是说TVB不算数,我要重新跟你谈判。如果中国告诉韩国说,你要部署萨德,我重新跟你谈中韩自由贸易协定,对金融方面进行制裁。如果你部署萨德,中国人民银行和韩国银行原来的货币置换我不提供了,我不给你支持了,这个东西对你威胁更大,用起来更显得大气。现在抵制一个乐天,不派旅游团到济州岛,对他的影响是不大的。所以,我们要更多的有智慧在这里面。
 
孟子曾经讲过一句话,我觉得讲得很好,孟子说“唯仁者能以大事小,唯智者能以小事大”,如果跟大国处理关系,必须仁慈才能说服,如果跟小国打交道,要有智慧才能在夹缝中生存。未来,我们要有外交智慧和战略,才能更好的维护中国的利益。
 
注:本文整理自何帆在投壶网“2017深圳医健创投生态创新论坛·暨投壶网上线两周年2.0创投生态圈成立仪式”上的演讲速记。本文已发布于投壶网公众号,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