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奥巴马像琼恩.雪诺一样倒下了

奥巴马像琼恩.雪诺一样倒下了

奥巴马总统非常郁闷。这事儿闹的。

 

奥巴马总统推动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TPP)是其外交及国际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怎么实现“重返亚太”的宏伟战略?除了演戏一样地派更多的士兵到澳大利亚,恐怕最关键的一招还是要联合亚洲小伙伴,共同打造一个新的贸易俱乐部,即“跨太平洋合作伙伴”。为了在其任期内实现这一夙愿,奥巴马紧锣密鼓地跟亚洲小伙伴磋商。别人都还好说,小国都很听话,越南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条款,澳大利亚不乐意美国老是拿知识产权保护说事儿,但嘀咕两句也就算了,美国为了壮声势,还把日本也拉了进来。日本的农业保护政策是出了名的难缠,据说日本负责农林事务的官员比农民还多,这是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一向是老虎尾巴摸不得的。难为奥巴马外交和经济两局棋一起下,恩威并施,顺着毛摸,居然把日本也搞定了。TPP有12个成员,把11个小伙伴都治得服服帖帖,多么不容易啊。

 

奥巴马踌躇满志地回到国内,结果后院失火了。

 

贸易政策向来都是复杂的,在美国尤其如此。之所以这么复杂,也是政客和律师们自己折腾出来的,各种程序、投票,如同迷宫一般,唯其如此,才能让政客和律师们如鱼得水。

 

除了TPP,还有一个TPA,除了TPA,还有一个TAA。这到底都是什么啊。别着急,且让我一一为您解释。

 

TPP已经谈论多年了,但说实话,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四月份我在华盛顿智库CSIS开会,听到美国前任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发表演讲。谈起TPP,她流畅自如地将之误读作“TTP”。她讲完之后,主持会议的CSIS的CEO约翰.哈姆雷(John Hamre)很自然地接过话头,两人大谈“TTP”。

 

TPP是美国主导的区域贸易协定,其特点之一是规模大,除了美国、日本,还包括了澳大利亚、新加坡、越南等东亚经济体;特点之二是范围广,大大超过了传统的贸易谈判。传统的贸易谈判主要是为了降低关税、非关税壁垒,但TPP则包括了投资、竞争、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甚至国有企业改革等议题。按照有些华盛顿人士的说法,WTO已经死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TPP就是为了制定更高的贸易规则,而且美国下决心要主导这些规则的制定。

 

为了推动TPP谈判,奥巴马总统需要美国国会给他一个特别授权,这就是TPA,即“贸易促进授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俗称“快车道”。有了TPA,美国总统就能直接批准TPP了吗?非也非也。即使有了TPA,到最后还是得由美国国会批准TPP。但如果有了TPA,总统在贸易谈判中的权力会大大提高,比如,国会只能同意,或是不同意,但不能对TPP的法案再提出修改意见。如果国会通过了TPP,TPP作为区域贸易协议,就不得不贯彻落实,如果美国的联邦、州或地方立法和TPP冲突,都要为TPP让道,“与国际惯例接轨”。

 

奥巴马总统要想通过TPP,必须得到TPA。美国国会中,支持TPP的是共和党,反对TPP的是民主党,奥巴马自己的同志们。美国国会又分参议院和众议院,奥巴马不得不过五关、斩六将。5月22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TPA。如今轮到众议院投票了。6月12日,在众议院共和党的全力支持下,TPA以219票支持、211票反对的微弱多数通过。

 

那不是就尘埃落定了吗?非也非也。这时候,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这就是TAA,即“贸易调整援助”(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这是什么?这是另外一个法案,主要是为了给在贸易协议中受到冲击的美国工人提供援助。这个法案怎么了?这个法案马上就要到期了。支持这一法案的民主党议员要利用这个机会,争取让TAA延期,最好还能扩大援助力度。

 

吊诡的地方就在这里,为了反对TPP,就必须阻挡TPA,为了阻挡TPA,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他们否决了自己心爱的TAA!为什么民主党要这样做呢?因为TPA、TAA和另一个法案“关税法案”(the customs bill,即The 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是三个连带的议题,尤其是TPA和TAA,是捆绑在一起“销售”的。5月在参议院投票的时候,就是同时通过了TPA和TAA,6月在众议院投票的时候,在民主党的奋起反击下,以302票反对、126票支持的悬殊比分,否决了TAA。

 

奥巴马的脸都要气黑了。

 

为了促成TPP谈判,奥巴马不惜祭出中国威胁论,声称如果美国不主导游戏规则的制定,中国将会主导。这其实是很拙劣的政治表演,中美七月份就要举行战略经济对话,九月份习近平总书记访美,见了习大大,奥巴马怎么把话再圆过来?

 

顾不上了,奥巴马已经急了。

 

就在众议院投票之前,奥巴马破天荒地亲自跑到国会游说。这是总统第一次到国会游说啊。奥巴马还放出来狠话,说要是“反对这个法案就是反对我”(a vote against this is a vote against me)。

 

民主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是少数派。众议院的少数党领袖、民主党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说:“不管其它国家如何看待TPP,但我们想给美国工人寻找一个更好的协定。因此,我将投票为‘快车道’减速。”佩洛西反戈一击。

 

在美剧《冰与火之歌》第五季结尾,帅气的琼恩.雪诺打算离开北境长城,去救自己的妹妹,但却引起守夜人队伍的不满,守夜人兄弟围住琼恩,一刀一刀,将他刺死,琼恩睁着不解的眼睛,倒在血泊之中。

 

奥巴马的结局很像琼恩.雪诺,他一意孤行地想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没想到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了一刀。

 

且慢,好的政治和好的情节剧都充满了“逆转”(twist),谁说死掉的人不能在下一集起死回生呢。那么,TPA还能起死回生吗?

 

这要看奥巴马的造化了。想救场的也不是没有。比如,众议院可能会提出,能否把TAA从TPA中剥离出来,单独再投票。但要是这样做,就得再提交到参议院,重新投票。美国国会习惯了贩卖政治议题的时候“搭配销售”,本来把TAA和TPA搭配起来销售,就是为了更好卖,如果单独就TPA议题投票,在参议院能否通过,都很难讲。也有人建议,干脆把TAA和别的议题搭配起来,比如和“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即AGOA)放在一起兜售,但不管怎么摆布,关键还是投票:你怎么才能说服那些一心一意反对TPA的民主党议员们突然之间回心转意?

 

美国遇到的这种政治僵局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涉及全球治理的时候。美国政府早就许诺新兴市场经济体,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中增加它们的投票权,但美国国会就是不批。如今,奥巴马的部下又得挨个给小伙伴们打电话,口干舌燥地解释美国还是诚心诚意,想搞TPP的。但美国连自己的国内政治力量都不能说服,又怎么叫别人心悦诚服呢?

 

美国总是害怕自己当不了领导者,却偏偏“天生缺乏帝国气质”,越是想不通,就越是纠结。

 

首发于:澎湃专栏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