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从承认我们的错误和无知开始

从承认我们的错误和无知开始

从承认我们的错误和无知开始 

管清友《后天离我们有多远》序

    金融危机、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这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三个重大的挑战,也是  管清友博士的这本新书的主题。

2006年年底,在美国南部的一些阳光明媚的地方,房地产价格就已经出现了下跌。那时候,我们以为这不过是美国局部地区的房地产危机。但是,我们错了。2007年年初,专门发放房地产贷款,尤其是次级贷款的一些金融机构纷纷倒台。那时候,我们以为这是盲目的给信用等级较差的次级贷款者发放贷款,造成了次级贷款危机。但是,我们错了。2007年8月,欧美各国的央行联手向金融市场注入流动性,至此,我们已经可以准确无误的判断,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到来了。那时候,我们认为,这不过是美国的危机,风暴的中心距离中国还远着呢。但是,我们错了。2008年9月7日,美国政府宣布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保护,9月16日,美联储授权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向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AIG提供紧急贷款。金融市场急剧恶化,一场金融危机突然演变为经济危机。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迷瞪过来,金融海啸就已经登陆中国。2008月第四季度,中国经济急转直下。中国的企业家也开始惊恐起来,好像灯突然被拉灭了,大家都感到前途一片黑暗。可是,我们错了。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出现反弹,但是,大部分人都仍然不敢相信乐观,结果,我们又错了。2009年年中,经济反弹已是板上钉钉,中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而且越来越好。于是,我们以为,那场似乎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中国经济虚惊一场,而且浴火重生。这一次,我们会不会再错呢?

中国连续30多年的高速增长,再加上经济结构的深刻变化,比如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结果,能源安全的问题开始逐渐凸显。20世纪90年代,当中国的经济学家讨论宏观经济的时候,世界市场上的能源价格还是一个几乎无关紧要的因素,我们错了。在短短几年之后,中国因素就已经成了全球能源市场,以及初级商品市场上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2008年,全球石油价格一路飙升,到7月份的时候已经飙升到147美元一桶的历史峰值,那时候,我们相信油价很可能还会涨到150美元,甚至200美元一桶,很多企业加紧囤油,在期货市场上做多石油,结果,我们错了。油价从147美元,暴跌至35美元一桶。我们感觉到抄底的时候到了,中国的企业开始大量到海外买油田,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这一次,我们会不会再错呢?和油价类似,中国在几乎所有的原材料和初级商品市场上都处于被动局面。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铁矿石的价格急剧下跌,中国的钢铁企业,纷纷违约。2009年年初,主持钢铁价格谈判的中钢协,坚持认为中国的钢铁产量受到巨大冲击,对铁矿石的需求会减少,因此要求铁矿石的价格下降40%,但是,2009年全球粗钢产量下降了21.5%,中国的粗钢产量却增长了13.5%。我们的预测错得离谱。于是,中国进口的越多,铁矿石的价格就越涨。以后,我们还会一错再错下去吗?

20世纪70年代,全球气候变冷一度成为主流,但是,短短三四十年的时间,人人都开始讨论全球变暖。20世纪70年代“能源危机”的时候,美国核能政策委员会和福特基金会提供了两份重要的报告,分析未来的能源和环境问题,但在第一份长达400多页的报告中,只有两页谈到了二氧化碳,在第二份长达600多页的报告中,只有十处提到了二氧化碳。如今,突然之间,人人都在谈论二氧化碳、低碳。我们会不会还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呢?过去,我们不知道洋流在热的传播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也不知道云能反射进入的辐射和吸收逸出的辐射,现在,还有多少重要的东西我们仍然不知道呢?

金融危机的演变过程,也是经济学家们犯错误的记录。能源安全的迷雾,使得我们看不到未来的方向。气候变化问题的争议,表明我们惊人的无知。这三个问题,都反映出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存在着致命的缺陷。

经济学家以为能够预测出金融危机,其实他们不能。市场上的投资者是非理性的。他们一会儿是恐惧的羊群,一会儿是贪婪的狼群。无论是羊群效应还是狼群效应,都会导致市场的急剧波动。市场上的风险是难以完全隔绝的。次级贷款的风险会影响到优质贷款的风险。雷曼兄弟破产,会影响到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突然干涸。希腊和葡萄牙的主权信用被调低,持有其公债的欧美银行都会遭遇资产缩水。纽约的一只蝴蝶忽闪翅膀,引起的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风暴。

经济学家以为市场机制就能解决能源安全,其实他们不懂。化石能源和新能源之间相互纠结:一旦化石能源价格上涨,新能源的投资就会变得有利可图,但是,一旦新能源实现了商业化,化石能源出现了替代品,其价格就会一落千丈。化石能源的投资者预期到这一点,就不会增加投资,但对化石能源的投资不足,就会导致其价格暴涨。和能源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地缘政治问题、石油管道运输、石油海上运输问题,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又什么答案能够提供呢?一旦石油的产量从上山,翻过了所谓的峰值,变成了下山,下山的路会和上山的路一样吗?

经济学家以为按照他们设计的方案去做,就能改变全球变暖的厄运,其实也自己都说服不了。全球变暖问题的实质是全球的气候系统变得日益紊乱。当一个复杂系统变得不稳定的时候,我们能够指望用一个目标(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就恢复整个系统的平衡吗?难道全球气候系统是一架机器,按一个按钮,就能启动自动的程序?按照现有的国际谈判,各国不是对各自的行为作出承诺,而是对结果作出承诺,但这些结果只能在数十年后才能加以度量。这种承诺是可以置信的吗?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让我告诉你们,我和本书的作者,我的师弟

管清友博士,都是属于这群经济学家的。我们提出的问题,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金融危机真的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吗?不知道。石油价格会再次涨到147美元甚至更高吗?有可能,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会是什么时候。全球气候变暖之后,上海会成为海下的世界吗?不知道。电影《后天》里面的场景会出现吗,什么时候会出现呢?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自己不知道。

管清友博士在过去数年,孜孜不倦的研究金融危机、能源政策和气候变化,他是老老实实从零开始的。他如今奉献给大家的这本书,与其说是老师提供的标准答案,不如说是一个小学生认认真真做的家庭作业。对真理的追求,要从承认我们的错误和无知开始。据说,英国著名经济学

家罗宾逊夫人说过,她学习经济学是为了不上经济学家的当。各位读者朋友,你们阅读这本书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不上各式各样的专家们的当。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