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海外抄底——主权基金路在何方?(09-6-26)

海外抄底——主权基金路在何方?(09-6-26)

到海外去抄底,到海外去抄底,金融风暴冲击后的沙滩,留下的是馅饼,还是陷阱?海外淘金,淘到的是黄沙,还是黄金?全球顶尖学者,齐集汇聚《今日观察》,群雄激辨,论战海外抄底,《今日观察》重磅推出。 
眼下讨论的最热门的话题,就是海外投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很多的中国企业发现,原来国际市场上一些遥不可及的并购目标,忽然之间触手可及了,收购的价格也变得越来越有诱惑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国内停顿了将近一年的中投公司,本月再次启动了海外投资的计划,他们决定购入摩根士丹利日前发行的22亿美元普通股当中的12亿美元普通股。作为国家的主权基金,中投公司这一举动几乎成了现在中国资本海外抄底的一个行动标志。海外投资之路,中国企业是否真的就能一帆风顺?现在进行海外投资,真的就是一本万利的好时机吗?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陈伟鸿与著名财经评论员何帆现场连线上海演播室谢国忠先生共同评论。
中投再度出海,主权基金能否一帆风顺?海外抄底是陷阱,还是馅饼?
何帆:保值增值的同时要做好风险控制。

(《今日观察》评论员)

听到中投购入摩根士丹利股票的消息,很多投资界的人士认为是被动补仓。2007年12月,中投投资了56亿美元的摩根士丹利的强制转股票的债券,当时它占9.86%的股份,后来摩根士丹利在金融危机中受到的损失很大,日本的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对它进行了注资,我们原来的股权就受到稀释,大概只占到7.68%,这次再增资之后,我们占摩根士丹利的股份又增加到原来的水平9.86%。如果我们把这个看成是一个买卖,到底能不能够赚钱,我觉得比较难判断,如果能赚钱的话,那意味着以后摩根士丹利必须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如果它不单纯是一个生意,而且是像下棋一样,正在布局,那这个棋子可能是意味深长的,因为现在在美国最发达的还是金融业,对美国政策影响最深远的也是金融界。

很多人都在说,中投从成立以来一直在赔钱。在这里我要替他们说句公道话,中投其实并没有赔钱,但是它也没有赚到大钱,基本上是盈亏相当,可能会略有盈余,所以这也是它现在开始增加要到海外投资的一个原因。为什么没有赚到大钱?一个是因为运气不好赶上了美国金融危机,几乎所有金融资产的价格都在大幅度的缩水,但是中投的投资策略也有一些失误的地方,比如2007年5月,它非常匆忙地投资了一个私人股权基金,黑石集团,结果赔了钱,赔了钱之后它马上变得保守了。

我们要考虑如何去保值和增值,但是也不能够盲目地被现在一些价格比较低廉的资产冲昏头脑,赶紧去抄底。钱都是中国人民自己血汗挣来的,所以在保值,增值的同时,如何做好风险控制,是中投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很大的挑战。

谢国忠:中投收购股票的价格是一个公平价不是捞底价。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中投收购摩根士丹利股票的价位,不能说是很便宜,但也不是说很贵,市净率差不多是一倍,历史上来说,投行的市净率也就1.5倍,现在投行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所以股价应该是相对低的。应该说算是一个公平价,但不是一个捞底价。摩根士丹利的股票最低点到过9块钱,现在因为美国的金融行业趋势渐渐明朗,谁能活下来,谁不能活下来,这个问题基本有答案。摩根士丹利应该是处于一个能活下来的那一类里面吧。所以市净率如果是一倍的话,这个股价是能接受的,但不能说是占到了很大的便宜。

中投对中国来说,规模还是很小的,中国外汇储备2万亿美金,中投相当于十分之一的规模。世界上虽然有那么多主权基金,但这几十年总的表现是相对是比较差的。中国又是一个新的主权基金,要做的好不容易,但幸运的是,虽然说主权基金建立的时候,是在市场最高的时候,所以跳进去是亏了一点钱,但这个亏的钱,对中国来说,还是比较小,如果是这个泡沫的市场,再维持两年,中国把那么多钱都扔进去的话,那后果是不堪设想。

投资海外,抄底行动,该怎样防范风险?国际化战略调整,怎样适时展开?
谢国忠:作为国家投资机构应该多做不用太花心思的投资。

(《今日观察》评论员)

作为一个国家的投资机构,而不是商业金融机构,如果要天天做决定,风险是很高的。所以我觉得它主要的精力应该放在一些被动的,不用花太多心思的投资的方式,比如像股市的指数基金,在国外的这些指数基金是流通性是非常好的,跟美国的国债市场可以类比。主要的原则就是看价格,价格高的时候就卖出,价格低的时候就吸入,价格主要的衡量指标就是市净率,在长远来说,股市只有一个价格就是市净率,历史上平均的两倍是公平价,在牛市的时候2.5倍,在泡沫的时候可能是3倍以上,在熊市的时候1.5倍,现在是1.7、1.8倍,就不能算便宜了,现在我们处于一个波动的阶段,它会掉下1.5倍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可以在比较低的时候吸入,然后持有几年,如果价格过高的时候可以换。

何帆:外汇储备投资各部门要加强协调合作。

(《今日观察》评论员)

外汇储备的投资,我觉得应该把它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各个部门之间应该加强协调。主权财富基金比较好的一个样本,是在新加坡,新加坡有一个政府投资公司,专门用一些外汇储备来做积极的海外投资。它本来是在新加坡的货币管理局下面,专门负责外汇储备运营的一个小的部门,后来新加坡把除了日常的、比较保守的投资之外,把多出来的一些外汇储备,单独放到另外一个机构里面,用另外一种操作的手法去做积极的投资,而且是有战略目的。比如说新加坡要建立金融中心,它就增加一些对金融业的投资,新加坡要建立营运中心,它就增加一些对营运业、对传播行业的投资。在中国的一个现状就是在负责外汇投资的一些政府部门,甚至一些商业机构之间,互相之间的竞争的关系,要多于协调的关系。这样的话,如果每一个政府部门或者金融机构,在海外投资的时候,都是散点布局,很容易会被别人分而治之。所以如果要增加对外汇储备的管理,要更多的强调协调、分工,而且能够有一个统一的国家战略。

乔治•索罗斯:中国应该付诸行动。

(LCC索罗斯基金会董事会主席,《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觉得事实上,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个很好的时机,即便他们过去失败了,他们也从中吸取教训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付诸行动了。

王庆:宏观经济环境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好机会。

(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今日观察》评论员)

外国一些企业,一些机构,由于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受的伤害比较大,那么他们需要资金,而且整体上,从国外来看,它的资产的价格是比较便宜的,所以这样就形成这样一个对比,一方面国际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减少,另一方面我们中国的企业整体的实力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同时外国的一些资产的价格比较合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宏观经济环境,为我们中国的企业去国外收购一些质量优质的资产,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谢国忠:应该鼓励中国民企参与国际投资。

(《今日观察》评论员)

机会总是有的,问题是什么样的机构,什么样的人去争取机会最合适。金融投资是非常市场化的事,是很困难的事,所以一个政府机构去做是不容易的。投资策略一定要简单、透明,不需要去做太多复杂的事,越复杂的事越容易亏钱。第二就是战略意义,是不是政府去投资,就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觉得不见得。新加坡是很小的地方,它的投资是不是真的成功,我觉得也很难说,而中国如果完全用国家的基金的话去投,往往会引起世界上各个国家的阻力,应该鼓励民间企业到国际上去运转,参加世界的游戏规则,让中国的民企壮大起来,支持中国民企去达到中国的战略意义,可能更容易做好,成本也会相对是低。

何帆:管好外汇储备要培养战略家的眼光。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么大资产的中投公司,它在操作的时候,更像一个游击队,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评估的时候,也是一笔一笔地算的,就是这笔交易赚钱了没有,那笔交易赚钱了没有。要管好中国这么多的外汇储备,需要商人的精明,但更多的还是要培养战略家的眼光,中投公司应该更多的去做这个战场上的指挥官,更多的去看整个战场上的战局是如何去发展的,这样才能够真正让外汇储备发挥作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