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黑猩猩教我们玩政治

黑猩猩教我们玩政治

一切政治竞争均是为了确定政治秩序
政治秩序的确定带来社会的稳定,消除了潜在的冲突
但政治秩序的确定,却经常会通过残酷的政治斗争

 

在荷兰的阿纳姆动物园,生活着一群黑猩猩。这群黑猩猩原本是由两个成年雄性黑猩猩统治的,一个年轻而健壮,叫尼基,另一个年老但狡诈,叫叶罗恩。大约四年前,叶罗恩帮助尼基夺得了王位。之后,他们建立了紧密的联盟,平日里几乎形影不离。尼基霸占着整个群落里面的雌性黑猩猩,他不会让其他雄性黑猩猩染指他的女人们,但是,对叶罗恩却网开一面。这种政治结盟的背后,是利益的交易:叶罗恩帮助尼基获得权力,尼基允许叶罗恩分享性爱。但是,渐渐的,这对政治盟友出现了矛盾。尼基的野心越来越膨胀,他开始不把叶罗恩放在眼里。裂痕越来越大,最后在这两个黑猩猩之间出现了激烈的争吵,结盟彻底破灭了,叶罗恩再也不理尼基了。就在当天晚上,一只在群落中最强壮,也最有人缘的雄性黑猩猩鲁特趁机夺取了统治权。大权旁落之后,尼基和叶罗恩都变得郁郁寡欢,体形瘦了一圈,但是他们又悄悄的走到一起来了。如果单打独斗,鲁特并不会惧怕尼基或是叶罗恩,但是,他的对手一直耐心的等待着机会。终于,有一天晚上,尼基和叶罗恩趁着饲养员不在的时候,联手对鲁特发起了进攻。第二天,等到人们发现的时候,鲁特已经奄奄一息。他倒在血泊之中,浑身都是伤口,手指和脚趾已被折断,阴囊上有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小小的伤口,他的睾丸被生生的挤了出来!

早在20世纪60年代,动物学家Jane Goodall在坦桑尼亚研究野生的黑猩猩。在她的眼中,黑猩猩就像卢梭笔下的“高贵的野蛮人”:他们独来独往,家族成员之间相亲相爱。这一研究结果很快变成了一种人人相信的主流观点。人们总是觉得,只有人类才是有屠杀同类之天性的物种,大自然中其他的物种都是爱好和平的。但是,后来的研究告诉我们,屠杀同类的现象在其他物种中一样存在。尤其是黑猩猩,似乎比其他的灵长类动物更热衷于暴力。在有个实验室里,动物学家发现黑猩猩会用面包屑引诱栏杆外边的小鸡,等到小鸡过来之后,黑猩猩就拿棍子打它们,以此取乐。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我们人类天性就是要发动战争呢?人类有98%的基因和黑猩猩的基因是一样的,是不是因为我们流淌着同样的血,才变得如此暴力呢?作出这样的判断可能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很难以人类的道德标准审判黑猩猩。黑猩猩之所以有暴力的倾向,到底是由于基因的影响,还是因为环境的影响,至今也没有明确的结论。狒狒以好斗而残暴著称,但是,在肯尼亚的旅游胜地马赛马拉,美国动物学家Robert Sapolsky发现了一群非常温和的狒狒。原来,狒狒们经常会到旅游点附近,争抢游客垃圾中剩下的食物。通常,只有那些最粗暴狡诈的家伙才能抢到垃圾中的食物。但有一次,垃圾中的牛肉是有毒的,于是,很多好斗的狒狒死于食物中毒,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比较温和的狒狒,结果,这个群落变得更加和平了。

但是,观察黑猩猩的生活,对研究人类的行为仍然有着深刻的意义。我们曾经认为自己和其他的动物有截然的不同,但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告诉我们,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分界是相当模糊的。动物也会使用工具,动物之间也有类似语言的沟通方式。从这一角度来看,人类的政治游戏和黑猩猩的政治游戏,从本质上是一样的。

首先,黑猩猩是群居动物,人类也是群居动物。假设人类是像黑熊那样的独居动物,就不会再有社会,也谈不上政治游戏。只有当人们聚居之后,才会出现合作和冲突、结盟和背叛、战争与和平,政治才自此而始。

其次,黑猩猩的群落是由雄性统治的,人类社会中,男人至今仍然几乎垄断着统治地位。雄性黑猩猩通过和更多的雌性交配而使后代更多,同时还要想方设法把其他雄性对手排除在外。这意味着雄性从天性上来看是更好斗、更愿意冒险的。但是雌性却不同,和更多的雄性交配不会给雌性带来太多的好处,雌性要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她们需要选择最健康的性伙伴,同时也倾向于选择那些能够保护自己、为自己提供食物的雄性。黑猩猩的一支近亲叫倭黑猩猩,也被称为Bonobo(据说在非洲的班图语中这是“祖先”的意思)。和黑猩猩不同,倭黑猩猩群落中的统治者是雌性。食物是由雌性首领分配的,雌性吃完了,雄性才能吃。在黑猩猩群落,雄性的黑猩猩成年之后需要离开家族,到外边闯荡世界,但是在倭黑猩猩群落中,雌性的倭黑猩猩成年之后需要离家出走。倭黑猩猩群落中的雄性就像是赖在家中不走的长不大的妈妈的儿子。和黑猩猩部落迥然不同的是,倭黑猩猩以热爱和平和性爱著称。在倭黑猩猩部落中,解决矛盾的办法往往是通过性爱,或是彼此的爱抚。倭黑猩猩中雄性和雌性的比例大约是1:1,而在黑猩猩中雌性往往是雄性的2倍。考虑到他们出生时的性别比例大约都是1:1,可以看到出来,在倭黑猩猩部落中,雄性不需要时刻准备政治斗争,结果死亡率更低,寿命更高,幸福指数可能也更高。

斗争是一种策略,合作也是一种策略。哪种策略最后会占上风,取决于环境、历史、竞争对手等多种因素。但是,在黑猩猩时代的政治游戏,就已经表现出其吊诡的一面。

回到荷兰阿纳姆动物园那一幕悲剧。为什么叶罗恩会选择和尼基结盟呢?群落中最强壮的黑猩猩是鲁特而不是尼基。在政治中,这就是“强即是弱”的规律。黑猩猩部落中的统治者未必是肌肉最发达的家伙,如果他的力量最强大,可能会激怒其他的所有雄性黑猩猩,大家会群起而攻之。所以,黑猩猩政治游戏中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一课就是首先要考虑结盟。这和领导们天天琢磨的问题是“班子”,道理是一样的。

在所有的群居动物中,对等级秩序都有着天然的敏感。我们前面谈到的倭黑猩猩群落也不例外。但是,倭黑猩猩群落中的首领是年纪较长的雌性,所以其权力的更迭是比较缓慢的,要等到原来的首领年老之后,慢慢退出政治舞台,因此其内部秩序也较为稳定。在黑猩猩部落中,任何一个到了成年期的雄性黑猩猩都可能是统治者的潜在竞争对手,因此冲突随时可能发生。当等级秩序没有办法确定的时候,一定会出现暴力和混乱。只有当原来的统治者镇压了潜在的竞争者,或是新的政治力量夺取了统治权之后,秩序才会恢复平静。等级越是清晰,秩序越是稳定。从属者不会贸然发动挑战,统治者也不会轻易制造冲突。人类社会也一样,我们追求的是人人平等的民主,但是一旦在需要作出决策的时候,命令胜过民主。在夏令营的孩子中间,当等级秩序没有确立的时候,孩子们之间的攻击行为会迅速提高,但是,当秩序确定之后,最顽皮的孩子也会变得乖乖的。我们在毕业典礼上要穿不同颜色的衣服,吃饭的时候要煞费苦心地排座位,日本人鞠躬的时候要精确地区分等级的差异,甚至我们跟别人谈话的时候都会通过嗓音的高低,去寻找我们在等级秩序中的位置。一项关于拉里·金访谈节目的研究发现,当来宾的社会地位比他高的时候,拉里·金会不由自主的降低声调,但当来宾的社会地位比他低的时候,拉里·金会不由自主的提高自己的声调。

一切政治竞争,均是为了确定政治秩序,政治秩序的确定带来社会的稳定,消除了潜在的冲突,但政治秩序的确定,却经常会通过残酷的政治斗争。想想倒在血泊中的鲁特,再想想肯尼迪、马丁·路德·金、甘地、拉宾……这就是政治的悲剧。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