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未来的历史学家会怎么看2022年的大学毕业生

何帆:未来的历史学家会怎么看2022年的大学毕业生

01

毕业季到了。今年有超过1000万的大学毕业生。很多人都很关心,这群孩子怎样才能找到工作啊? 

说实话,我已经懒得关心这个话题了。Let's face it:他们中的很多人肯定是找不到工作的,至少没办法马上找到工作。经济形势本来就不好,互联网大厂竞相裁员,上一波教培行业甩出来的年轻人都还没找到新工作呢,哪儿还轮得到毫无工作经验的师弟师妹们? 

那他们该怎么办?无非考研、考公、下基层、做实习生。当然,他们中很多人还有一个选择:啃老。 

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大多数是2000年出生的。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千禧一代。找不到工作只是让他们烦心的一箩筐破事之一。让他们烦心的破事可太多了。刚进大学就遇到了新冠疫情。大疫三年,他们上了三年网课。没有军训时的拉歌,没有在校园里谈过恋爱,和睡在上铺的兄弟没见过几面。师兄师姐眉飞色舞讲过的校园趣事,他们一个也没体验过。难道大家上的不是同一个学校?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才几年,就这么匆匆流过,无痕无迹。 

只有今年毕业的孩子们会受到影响吗?不,他们只是“新冠第一届”。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后年毕业的孩子也会非常苦闷,他们将是“新冠第二届”和“新冠第三届”。这三年的毕业生是“新冠三届”,简称“新三届”。这将是历史上极为独特的一群年轻人。 
 

那么,假如有一位未来的历史学家,他会怎么看2022年毕业的大学生,还有紧随他们之后的“新三届”呢?

 

02

未来的历史学家或许会发现,“新三届”经历了一段特殊的“半成年时期”,然后,他们开始觉醒了。 

在现代社会降临之前,只有儿童和成人之分。个子高了,力气大了,儿童就能干农活、进工厂。后来,在儿童和成人之间出现了一段特别令人头疼的时期:青春期。身体如成人,大脑是儿童,专干各种不靠谱的事。如今,在青春期和成人之间又增加了一个新的时期:半成年期。心理上已经做好当成年人的准备,社会上却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这段时间短则两三年,长则五六年,甚至更长。从大学毕业,中间经历实习、就业、辞职、创业、兼职、考研、读MBA、基层锻炼等等考验,大约要熬到30岁左右,这一代年轻人才能稳定下来,真正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经历了这段半成年时期,这一代年轻人会渐渐觉醒。原来,父母老师教自己的是不对的。考上大学就能找到工作?假的。考上好大学就能找到好工作?也是假的。所有人都羡慕的工作一定最稳定、收入最高?还是假的。好好学习就能掌握一技之长?学校里教的到了社会上全都用不上。那当年干吗花那么多时间刷题、背古文、练钢琴、参加竞赛?全是无用功。年轻人觉醒之日,也就是应试教育没落之时。

 

03

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还会发现,“新三届”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打断从“95后”开始的代际变化趋势。 

我曾说过,“95后”和“95前”最大的不同是:“95后”出生于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中国,他们对物质刺激无感,但更重视精神追求。 

修正一下:“新三届”依然会更重视精神追求,但他们会发现,原来物质需求也是必不可少的。总不能一直啃老吧。怎样才能先养活自己呢?刚踏进社会,就遇到猝不及防的冲击,这会让他们更没有安全感,更迷茫,更郁闷。然而,兵书上说,置之死地而后生,“新三届”也一定会在遭遇了巨挫之后,痛定思痛,思考自己的出路。 

原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靠不了神仙皇帝。“新三届”的学生中当然会有不少就势躺平的,但也会有不甘沉沦,逆天改命的。只不过他们注定要修炼多年,蛰伏多年,然后才能脱颖而出。他们或许更像在20世纪80年代最早创业的那一代人,从零开始,从小到大,从边缘走向中心,而不像21世纪初期那一批互联网风云人物,自出道就是高潮。 

多年之后,当“新三届”回首2022年,他们或许会说出让人大吃一惊的一句话:他们会感谢2022年。没有疫情带来的苦难,难有后来作为这一批人特质的韧性、胆量和勤奋。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中说过一句话:“在清水中泡三次,在血水中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中国作家张贤亮在他的小说《绿化树》中引用过这句话。“新三届”看到这句话会格外有感触。他们会和上一代人隔着漫长的岁月,产生一种奇特的精神共鸣。

 

04

这是一件很令人痛苦的事情。为人父母,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安安稳稳、顺顺利利地度过一生,但时代的山洪来了,一切都会改变。 

“新三届”的不幸是时代给的。他们的未来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他们能够从逆境中走出来,最大的支撑是血脉中流淌着祖祖辈辈的忍耐力、求生欲和大智慧。 

这个社会理应为“新三届”做更多的事情。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将影响两三年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将影响到一代人的社会问题。如果一个社会有大规模的年轻人失业,极易出现各种不可预测的冲突和震荡。 

作为父母,“新三届”的命运也提醒我们:培养孩子,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他们在逆境中的生存能力,而不是让他们继续走在内卷的道路上。当我们的孩子长大之后,他们可能也会经历更多的磨难,也会吃更多的苦,经历更多的挣扎。虽然看在眼里,但我们却爱莫能助。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提供一个港湾,永远为他们留一盏灯。当他们在外面经历了颠沛流离,想要靠岸休息的时候,看到这一盏灯,心中就能感受到温暖。

(配图来源:摄图网)



推荐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