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的国际收支趋势

何帆: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的国际收支趋势

文章根据作者参加第八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发表的演讲整理。
 
短期来看,中美贸易战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许多商品的供应链由于中美贸易战会有新风险。以大豆为例,过去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美国花很长时间和精力培养中国大豆市场。巴西也是大豆的产地,除了本国消费的大豆之外,还有不少大豆出口中国。现在很多人说没关系,打贸易战后美国把大豆出口到巴西,巴西再把大豆出口到中国,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增加成本,无非多花钱。但实际的贸易要比想象的情形更加复杂。现在中国主要大豆进口商不敢进口美国大豆,因为每个批量的美国大豆可以追溯到原产地。这些不敢进口美国大豆的中国企业只能选择进口巴西本土生产的大豆,于是造成巴西的油厂从美国进口大豆供本国使用,然后把巴西生产的大豆及相关产品出口到中国。原来巴西的大豆不都是为了出口,所以榨油厂并没有全部分布在沿海,有不少在内地。如此一来,大豆要频繁往返港口和内地榨油厂,不完善的基础设施使问题更加复杂。中国东北可以增加大豆种植,但这会挤出种玉米的土地,这又是故事。一直以来有一种主流观点认为因为有供应链,中美之间很难真正打起来。在美国看来,因为供应链,如果中国不听话美国让苹果把所有的生产搬回美国,让中国供应链垮掉。在中国看来,美国的策略显然不现实,因为所有供应商都在中国,苹果不可能回去。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但会出现什么结果很难预判。最奇怪的现象是,问真正出口商中美贸易战对的影响,他们说没有影响。跟贸易战没关系的内地企业最为恐慌,房地产商天天问我说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为什么纯粹的出口企业对贸易战本身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到现在为止,关税增加10%,可以在国内成本消化5%。如果增加到25%就很难讲。规避关税提高的措施同样具有风险。有一位企业家跟我说,他已经把工厂转移到泰国,就等着特朗普什么时候把关税加到25%。中国企业把工厂转到东南亚的行为也可能引起供应链出现新变化。有的东南亚国家地缘政治风险、经济风险、金融风险比中国更高,供应链转移过去后还要管控新增的风险。总之,贸易战比我们想象地复杂。但也有不怕贸易战的企业。义乌是中国最主要的出口城市,义乌商人对中美贸易战无感,原因在于义乌出口排名前10的出口地,没有美国。义乌人民是最优秀的国际政治学家,他们讲美国中期选举和中东形势时比我们很多学者还懂。义务出口到美国的东西主要是日常用品,90%的圣诞用品为中国制造。除非美国人今年不想过圣诞节,义乌人民不需要担心中美贸易战。
 
政治不确定性带来贸易摩擦。表面来看,中美贸易冲突主要是由于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继续增加。美国经济复苏,中国出口收入弹性比价格弹性高,所以购买中国制造的产品多了,具有非常强烈的周期性。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目前中国经常账户差额在不断缩小。最直观的原因是中国货物顺差逐渐缩小,服务逆差不断扩大,这其中可能存在周期性因素和政策因素。这意味着中国过去是经常账户的顺差国,过转折点后中国会变成经常账户的逆差国。日本过去经历类似的变化,中国已经到了过去可能没有遇到过的新变化。
 
从国际收支看资本和金融账户,通过ODI和FDI会看到明显的变化,波动性更大。未来有几个因素可能会导致国际收支出现结构性变化。一是全球经济下行贸易萎缩影响着中国的出口。二是持续不断的贸易摩擦,中国出口有可能进一步下降。三是扩大内需的政策叠加中国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的情况,会在带来国际收支服务逆差的同时扩大国内消费。到目前为止,服务业发展没有看到明显的能够让大家超过预期的政策变化。四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会停止,对外直接投资超过引进外资可能成为新常态。当前,当前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有成功经验,但失败的情况也有不少。有本地化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这些都会影响企业获得稳定的海外投资收益。这些问题是研究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学者不得不探讨的话题。
 
文章原载于“ 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2018年11月29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