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读书日记|从《书剑恩仇录》到《倚天屠龙记》

何帆读书日记|从《书剑恩仇录》到《倚天屠龙记》

金庸大侠去世了。世间不免寂寞很多。Kindle上买了一套新修版的《金庸作品集》,随手翻阅,从《书剑恩仇录》到《倚天屠龙记》,熟悉的文字,异样的感受,怅然良久。
 
 
读汪海林的《从言不由衷到当众孤独》,作者是《铁齿铜牙纪晓岚》等影视作品的编剧。曾经刷屏的《2017年是戏骨全面战胜小鲜肉的拐点之年》就是他写的。能够流行的影视自有其规律,但看起来不是因为写得多好,应该去找流行背后的深层规律。此书一般,随手翻翻。
 
 
改稿子。闲来翻阅《张岱诗文集》。
 
 
又出差了。北京飞香港,香港飞阿布扎比。飞机上读完《铁道之旅:19世纪空间与时间的工业化》。这是从文化批判的角度来观察工业革命,有很多蛮有意思的发现。比如说,电报和铁路是共生的,没有铁路,电报找不到庞大的市场,而没有电报,火车司机无法认路,这么快的速度,靠肉眼是看不过来的。魏尔伦的一首诗就写到了铁路边上的电报杆。又比如,铁路破坏了原有的景观,必须让原本高低不平的道路变得平坦,坐在火车里看外面的风景极其无聊,于是,人们开始靠阅读打发时间。美国和欧洲的铁路线是不一样的,欧洲人力资本便宜,地贵,所以尽可能修平直的铁路,美国人少,地多,所以铁路可以绕着走,更节约成本。
 
读完《远方的陌生人:英国是如何成为现代国家的》。作者的观点很有意思,说英国是第一个由陌生人组成的国家。亚当·斯密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也是工业革命对社会演进的巨大冲击,原来的社会秩序都乱套了。但写的太沉闷,糟蹋了一个好的题材。
 
读《算法的陷阱》,这本书注意到大数据对市场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表面上看,大数据和互联网会促进市场竞争,其实不然,算法可能会更有利于商家之间的共谋,算法会对消费者实行价格歧视,互联网平台企业变得越来越像垄断企业。这些问题迟早会进入公共政策和公共舆论领域。
 
 
到了阿布扎比,开会。晚上受沙特外交部的邀请赴宴,呵呵。
 
晚宴归来,在酒店读完《算法的陷阱》。
 
 
去阿布扎比投资局拜访。有朋友带我去大清真寺参观,吃地道的阿布扎比菜。下午没有安排活动,读《资治通鉴》卷六。在阿布扎比的酒店里,喝着阿拉伯咖啡,读《资治通鉴》,诚乐事也。
 
 
去迪拜,拜访了几家机构。晚上坐飞机从迪拜飞昆明,昆明飞北京。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J. K. Rowling的《神奇动物在哪里》。
 
 
回到家里。困极。补觉。读《资治通鉴》卷七,未读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