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一切城堡在被攻破之前都是坚不可摧的

一切城堡在被攻破之前都是坚不可摧的

为什么美国没有提前发现日本要偷袭珍珠港?
 
1941年11月3日,美国驻日本大使格鲁从东京向华盛顿发回了一条重要的警报。格鲁大使预言,日本将对美国发动一场全面的、孤注一掷的战争。这场战争会冒着让日本这个国家彻底毁灭的风险,但不发动这场战争,日本就会受到贸易制裁,不得不向外界的压力屈服。
 
1941年11月24日,美国太平洋舰队总指挥官赫斯本德·金梅尔上将接到海军作战部长哈罗德·斯塔克上将的警报。斯塔克上将告诉金梅尔上将,与日本的战争随时可能爆发。金梅尔上将立刻召集了他的部下开会,讨论来自华盛顿的警报。大家一致认为,与日本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肯定不会在珍珠港爆发。日本或许会袭击关岛,或许会袭击菲律宾或马来亚,或许会袭击英国和荷兰,但绝对不会长途奔袭,攻击夏威夷。
 
要不要加强空中警戒呢?如果实行360度的全方位空中侦察,会花费很多费用,消耗宝贵的燃料,干扰正常的飞行训练。最后,大家决定,仍然把飞机用于训练项目,没有派出哪怕一架飞机执行侦察任务。他们也没有考虑把军舰分开,没有派出专人监视,甚至没有取消周末休息。夏威夷的海军指挥官们认为,即使日本胆大到了敢派军舰和飞机过来,雷达也会迅速发现他们的行踪。雷达站是归陆军管的,但陆军也没有采取任何警备措施。雷达系统并没有全天候启动。更糟糕的是,陆军把飞机都集结在跑道上,一架飞机的翅膀差不多都能碰到另一架飞机的翅膀,这比分散的时候更容易被敌机炸毁。
 
1941年12月7日,日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地突袭了珍珠港。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大多数海军官兵和士兵正在休假,或是刚刚起床。飞机整齐地排列在机场上,等着日军来轰炸;高射炮无人操作;弹药库大门紧锁,钥匙也不知去了哪里。日军的突袭造成了严重的破坏,美国的8艘战列舰或被炸沉,或遭重创,188架飞机被毁,159架飞机炸坏,2000多人死亡。这是美国历史上遭受的最大的军事灾难。
不是敌人太狡猾,而是我军太团结
 
是因为情报部门没有提出警报吗?事实上,从1940年起,美国就已经破译了日本的密码,几乎了解日本政府的所有想法。根据国会调查委员会在事后搜集的证据,在珍珠港偷袭之前,华盛顿所得到的情报资料是接近理想状态的。情报部门得到的大量信息都表明,日本已经准备好了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然而,美国人并不清楚日本的具体攻击地点。
 
从事后来看,确实有很多情报能够透露出日本可能会袭击珍珠港的蛛丝马迹。比如,12月2日有一封从东京发给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的电报,详细地询问珍珠港内船只动态、防鱼雷网以及阻塞气球的情况。当然,信息多了,噪音相应也就多了。由于情报数量很多,重要的军事情报中有很多相互矛盾和不相关的信息,常常使人感到迷惑,有时出现错误的理解。
 
战争委员会的成员和五角大楼的军官认为,他们已经警告过夏威夷海军。但华盛顿发来的电文措辞含糊,即使谈到夏威夷可能会遇到袭击,谁知道会不会只是一些小的威胁呢?比如,或许是当地的日本间谍偷偷摸摸地搞一些破坏活动,或是日本派一艘潜艇越过夏威夷周围的防御水域。
 
是因为夏威夷海军指挥部平庸无能吗?恰恰相反,这是一支经验丰富、团结一致的队伍。美国著名军事史学家、《珍珠港》一书的作者沃尔斯泰特(Roberta Wohlstetter)说,“负有保卫珍珠港责任的人,是一群我们可以找得到的最有效率和忠诚的一群人”。金梅尔上将深得下属的尊敬,他的顾问团都是精明能干、忠诚奉献的高级军官。他们经常聚在一起,亲密无间,遇到困难互相支持,是一个非常团结的集体。
 
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越是团结的小群体,越容易出现“小集团思维”。小集团内部的人相信,只有紧密团结,才能一致对外。他们会高估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团队是一支无往不胜的“超级团队”,而对手则是不堪一击的。金梅尔上将和他的顾问不相信日本这样的三流国家居然敢挑战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金梅尔上将一开始也担心珍珠港可能会有危险,但他的属下争先恐后地跟他保证,放心吧,即使日本敢打过来,我们也会在10分钟之内把他们消灭。还有属下跟他讲,停泊在珍珠港的军舰不会被敌机发射的鱼雷击沉。按照当时的技术,空中发射的鱼雷至少需要大约六十英尺的水深才能击中目标后爆炸,珍珠港水域的深度只有30到40英尺。事实上,1941年秋天,日本已经设计并成功试验了一种新型的木质鱼鳍,可以装在常规的鱼雷上,这使得他们的飞机可以在浅水区炸沉船只。
 
人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
 
华盛顿也对珍珠港事件毫无心理准备。1941年5月,时任参谋长的马歇尔将军告诉罗斯福总统,瓦胡岛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美国军方一直认为,日本即使要发动进攻,也一定是先从力量较为薄弱的远东地区开始,不可能直接攻击美国的海军大本营。
 
每一个堡垒,在被攻破之前,都被防守者认为是坚不可摧的,遗憾的是,最坚固的堡垒,也有被攻破的时候。在嘈杂的警报信号中,小集团内部出现一种“愿景思维”,大家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在集团内部,质疑这种坚不可摧的神话,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大家会觉得你在背叛,或者至少也是无比愚蠢的。于是,大家一起嘲笑那些预示着危险的信号,这是小集团思维的典型表现。
 
11月28日,华盛顿召集了一次高层会议,国务卿赫尔说,日本可能会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发起进攻,但是,没有人问他可能会在哪里,没有人有兴趣做进一步的讨论。即使在事情真的发生之后,小集团成员的本能反应仍然是拒绝相信。珍珠港事件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美国海军部长诺克斯说:“上帝,这不可能是真的,这一定是在菲律宾。”
 
小集团内部对敌人只有刻板的印象。没有人从日本的角度考虑,如果日本不对美国发动进攻,结局会怎么样。他们也没有对日本国内复杂的政治斗争有充分的了解。尽管日本国内的文官和军方之间存在矛盾,军方内部海军和陆军也争执不休;尽管海军次官山本五十六本人公开预言,如果和美国开战,日本终将失败,但向美国屈服,就意味着日本要放弃经过数年战斗和牺牲所获得的领土,丧失国家的尊严,这是日本绝对不能接受的。
 
在遭受袭击的战列舰中,加利福尼亚号受到的损失最严重,这所船的舰长是派伊中将,派伊中将正是金梅尔上将的顾问团成员之一。遭受袭击之后,船上的水兵不知所措,乱作一团。没有受到小集团思维影响的,是一群低级军官。西弗吉尼亚号遭受的日军攻击比加利福尼亚号更多,但伤亡和损失更少。这是因为一群年轻的军官在12月7日之前已经严肃地讨论了舰队可能遇到空袭的可能性,并做好了一系列预防的准备。当第一个炸弹击中福特岛附近的飞机库时, 西弗吉尼亚号的一位低级军官马上对全舰发出警报,在船上的所有人迅速采取了防空控制措施,并用高程炮火射击俯冲轰炸的敌机。
 
团结就是力量,但最团结的集体,也可能会犯下最愚蠢的错误。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