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这些年我们追过的全球化

这些年我们追过的全球化

全球化可能“开倒车”吗?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全球化遇到了各种阻力。反对全球化的声音越来越大。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异军突起,而支持特朗普的有很多都是对全球化不满的社会底层人士。
 
那么,全球化有可能“开倒车”吗?当然有可能。历史从来就不是线性发展的,而是在起伏中发展的。历史经常会出现停滞,甚至倒退。我们总是以为全球化只是在20世纪后期才出现的新现象,其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经济全球化就已经出现了第一次高潮。
 
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写的《和平的经济后果》一书中,曾经无限叹惋地写到“一战”之前英国人的生活:“当时的伦敦人可以在床上一边喝着早茶,一边通过电话订购世界各地的各种产品,想订购多少悉听尊便,他也可以放心地等着这些东西运到自家门口;同时,他也可以把自己的财富投资到地球任何角落的自然资源开发和新的冒险事业中……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利用廉价和舒适的交通工具,立即动身去任何国家而不需要护照或填写各种表格,他可以派自己的仆人到附近的银行大厦,取出似乎非常方便的贵金属,然后可以在世界各个地方通行无阻。”
 
那个时候,贸易已经扩展到了全球。那个时候,大部分国家采用的是金本位制,黄金就是货币,货币就是黄金,要是到国外投资,比现在还容易。更重要的是,当时的人口流动也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全球化,不像我们现在,到国外旅游还需要护照和签证,更不要说出国移民了。
 
从第一次全球化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既然已经出现了如此繁荣的经济全球化,为什么没有带来永久的世界和平,没有带来持续的经济进步呢?为什么历史的列车从第一次全球化开出,反而驶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深渊呢?全球化在它最繁荣的时候,也种下了自我毁灭的种子。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国际移民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但它们也会带来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尖锐对立。
 
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欧洲各国就已经从自由贸易政策转向贸易保护主义。 欧洲的农民感受到了北美粮食进口的压力,所以,欧洲很多国家纷纷实行对农业进口的高关税。1880年之前,德国的小麦进口关税只有6%,其他谷物的进口关税是8%。1887年,德国将小麦的进口关税提高到33%,黑麦的进口关税提高到47%。1892年,法国推出了梅里纳关税法案,对农产品和其他初级产品的进口都征收惩罚性的关税。在没有实行有效的农业保护的国家呢?1879-1894年间,爱尔兰、西班牙、西西里和罗马尼亚都曾经发生多起农民暴动。
 
那么美国呢?美国当时实行的是保护工业的政策,同时开始限制移民。美国独立战争之后,林肯总统提高了工业品的进口关税。林肯是个贸易保护主义者,而且他这么做是有道理的。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罗伯特·基欧汉曾说,自由贸易政策从经济上讲是对的,但从政治上讲极其有害。要是美国当年坚持自由贸易政策,会打击北方的制造业,有利于南方的棉花种植园主,因为他们的棉花在国际市场上会卖得更好,结果,南方会变本加厉地维护奴隶制度。1866年之后美国的进口关税平均在45%以上,而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始终没有降低。美国原本是个移民国家,但新的移民像潮水般涌入,引起了老移民的恐慌。美国最早、最臭名昭著的排外法案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至少一万四千名中国劳工,参加了美国太平洋铁路的修筑,美国人不仅没有感激,反而很快就通过一部法案,规定华工十年之内不准去美国。经济相互依赖并不保障世界和平从爱尔兰来的大批天主教信徒同样受到了歧视,在纽约、马萨诸塞和马里兰等州经常发生袭击爱尔兰人的事件。
 
到底哪里出错了呢?因为经济全球化的速度太快了,很多人赶不上剧烈的变革。这些在全球化中受损的人会要求停车,他们要下车。不是说经济全球化的方向不对,但变革的方向和变革的速度共同决定变革。这就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教训。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