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有一个极端宗教组织声称,在某一年的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据说到了这一天,虔诚的信徒们会被一架从天而降的飞碟接走,而地球上的其他人将被毁灭。有很多信徒相信这一预言,他们把工作、家庭、财产都放弃了,就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到了这一年12月20日的午夜,什么都没有发生。风在树梢,月在中天,连飞碟的影子都看不到。他们一直等到凌晨2点,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谎言彻底破产了,怎么收场?凌晨4点45分,这个极端宗教组织的领导人,一位叫科琪的女士,向信徒们发表了讲话。她说,正是因为她和她的信徒们的虔诚,感动了上帝,世界因此被救赎了。信徒们会相信这一番扯淡的话吗?他们信了。在这之前,他们认为只要自己相信科琪的教义就够了,在这之后,他们开始拉着街上的行人,告诉大家,是他们拯救了世界,要求别人也参加这个宗教组织。
 
为什么支持特朗普的人,在遇到像“俄罗斯门”这样的丑闻之后,不仅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反而会更加支持特朗普呢?假如你为一个政治家投了票,捐了钱,要是他失败了,那证明你是个傻蛋。要是他成功了,那证明你有远见。所以你会拼命地认同你挑选的那个政治家。我们心目中都有自己喜欢的公众人物,歌星、影星、作家、企业家等等,要是他或她出了问题,犯了错误,你会比他或她自己都更难以接受这一事实。为什么罗永浩受到攻击的时候,粉丝们会跳出来为他辩护,其实他们不是为罗永浩辩护,他们是在为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信念辩护。人的荒诞之处,在于终其一生,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不荒诞的。
 
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人们不仅会编造各种谎言欺骗同类,还会编造各种借口欺骗自己。心理学家认为,人们最不能接受认知失调,也就是事实和我们的信念不一致。于是,当事实和我们的信念不一致的时候,我们宁可相信自己的信念。 这种自我辩护机制维系着我们的自信、自尊和社会认同。
 
为什么我们难以克服自我辩护呢?因为我们在迟疑不定的时候,会借助于内省。我们对自己的了解更多,对别人的了解更少。为什么你会迟到呢?因为今天交通管制了,因为早上孩子不肯起床,因为闹钟的电池没电了,没有到点响铃。但是,如果别人迟到了,你会怎么想呢?你并不知道他们的切身处境,所以,你会想,一定是因为这家伙太懒了,朽木不可雕也。解释自己的行为时,我们强调情境。解释别人的行为时,我们强调本质。
 
一般来讲,我们对自己的评价往往过高。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乌比冈湖效应”(Lake Wobegon Effect)。美国作家盖瑞森.凯勒(Garrison Keller)写过一个小说,叫《乌比冈湖的日子》。在乌比冈湖,“所有的男人都强壮,所有的女人都很漂亮,所有的孩子都超出一般的聪明。”大部分教授都认为自己水平超过普通同事,大部分司机都认为自己的驾驶技术更高超。当然,这也取决于我们怎么来做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谢林(Thomas Cherin)曾经说过,每个人都在自己珍视的特点上对自己评价很高。开车谨慎的司机认为开得稳才是水平高,而开车速度快的司机认为能开快车才叫牛。会讲课的老师瞧不起木讷的同事,木讷的同事则会觉得口才好的老师夸夸其谈、水平不高。正所谓,每个孩子的狗都是街上最好的狗。
 
人的自我辩护能力极强,一方面,正如我之前所讲过的,我们的很多结论是由直觉得出的,但理性却会充当辩护律师,想法设法证明我们这样想、这样做是出于深思熟虑。另一方面,我们的记忆会进一步强化自我辩护。记忆不是留声机或胶带,能够如实地把曾经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我们的记忆会不断篡改事实。还记得奥威尔(Orwell)在《1984》里讲的“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吧。真理部就是谎言部,真理部对历史的描述会不断地根据现在的立场随意修改。社会心理学家安东尼•格林沃德(Anthony Greenword)说,自我易于被“极权主义自我”所控制,“极权主义自我”会无情地毁灭那些自我不愿意接受的信息,永远站在胜利者的角度重新书写历史。大部分人的记忆都有自我夸大的成分。我们记得的做爱次数往往比实际的要多,我们记得的自己做的善事往往比实际的要少,我们记得的自己的孩子学会说话、走路的时间往往比实际的要早,我们记得的自己犯过的错误几乎被清零。
 
我们不仅会改写记忆,还会无中生有地创造记忆。有一段时期,精神分析法非常流行,心理治疗师喜欢诱导病人,回忆自己小时候有没有受过性侵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不断的诱导之下,很多病人都能“记忆”起来自己小的时候是如何受到迫害的,被老师迫害,被亲友迫害,甚至被父母迫害。无数冤案由此而生。人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迎合了人们内心深处的想法:错不在我。我的失败、我的错误,都可以归结为别人,归结为我的父母,归结为我那可怜的悲惨童年。一旦人形成了偏见,再想纠正这种偏见是非常困难的。
 
怎样避免自我辩护给我们带来的不必要的伤害呢?从自己来说,我们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犯错误的不都是他们,很可能是我们自己。圣经上讲:“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有梁呢?”孔子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达尔文经常寻找对自己不利的证据。每次当他遇到一个似乎与进化论相悖的证据时,他都会记下来并试图弄明白这一事实的合理性。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自觉地像达尔文这样做。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