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经济学家说我们是理性人,我们就是理性人吗?

经济学家说我们是理性人,我们就是理性人吗?

——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一)
 
导语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H·塞勒(Richard H. Thaler),以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突出贡献。
 
塞勒现年72岁,先后执教于罗彻斯特大学和康奈尔大学,1995年至今任芝加哥大学商业研究生院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决策研究中心主任。
 
塞勒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和决策心理学。他被公认为是现代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领域的先锋经济学家。同时,塞勒在储蓄和投资行为研究方面具有很深的研究造诣。
 
作为行为经济学大师的塞勒出版过很多著作,其中一些已有中文版本,比如《“错误”的行为》(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ral Economics),《助推》(Nudge),以及《赢者的诅咒:生活中的悖论与反常现象》(The winner’s curse: paradoxes and anomalies of economic life)。
 
何帆教授曾分别撰写过这三本书的书评,在此刊发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塞勒的经济学思想。
 
特沃斯基,你没有搞明白
 
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支持理性人假说的经济学家迈克尔·詹森遇到了支持行为经济学的心理学家特沃斯基。开完会,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詹森教授很会讲笑话。他先讲了一个关于他太太的笑话。詹森说,他太太买了一辆昂贵的汽车,却因为担心剐蹭,从来都不开。大家哈哈大笑。詹森又讲了自己学生的故事。在课堂上,他们连最基础的经济学概念都无法理解,闹了很多蠢笑话。大家又哈哈大笑。
 
特沃斯基趁机问詹森:“如果你觉得身边的人都无法正确地做出哪怕是最简单的经济决策,为什么在研究中要假设他们都是完全理性的天才呢?”
 
特沃斯基觉得自己将了詹森一军。詹森面不改色,他不慌不忙地说:“特沃斯基,你还是没有搞明白。”
 
让我先把背景给大家介绍一下。主流经济学假设人们都是理性人。如果你是个消费者,就不会乱花一分钱。广告、推销员、“双11”,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如果你是个生产者,每一分利润你都要赚。决策失误、一时冲动、错失良机,对你而言根本不可能发生。你是天才,你是神。由于每个人都是理性人,他们在市场经济中的决策一定会导致所有的资源都得到最优的配置,因此,市场经济是完美的。
 
行为经济学是一门新兴的经济学分支。大家熟知的《思考,快与慢》的作者卡尼曼就是行为经济学的代表人物。卡尼曼作为一名心理学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是极为罕见的。特沃斯基是卡尼曼的合作者,他去世得早,要不然他也能一起获奖。特沃斯基的聪明是出了名的。学术圈里有个笑话说,“你越早意识到特沃斯基比你聪明,你就越聪明”。行为经济学的想法和理性人假设背道而驰。他们证明了:在很多情况下,人的行为并不是理性的。
 
台球选手不需要知道空气动力学
 
詹森会如何反驳特沃斯基呢?
 
我猜,他首先会搬出来米尔顿·弗里德曼。米尔顿·弗里德曼是货币主义大师,也是公认的最令人生畏的辩论对手。他思维敏捷如电,言辞咄咄逼人。米尔顿·弗里德曼在很长的时间内,是主流经济学,尤其是经济自由主义的大祭司,也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辩护人。
 
弗里德曼曾经举过职业台球选手的例子。他说,人们之所以是理性人,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理解复杂的经济学理论,而是因为他们本能地会按照经济学理论的逻辑行事。台球职业选手在击球的时候,并不需要把计算进球路线的数学公式在头脑中都演算一遍。棒球手在投球的时候,也不需要知道空气动力学的知识。同样,你在购物的时候,并不需要知道“预算约束”、“斯拉斯基方程”这些玩意儿。你在经营企业的时候,也不需要为“规模报酬”、“古诺模型”这些东西操心。
 
弗里德曼成功地说服了他的同行。经济学家都认为自己智商很高,所以就认为别人的智商也应该和他们的智商一样高——这是典型情商低的表现。在现实中,不是每个人都像职业台球选手一样挥洒自如,我们更像是刚刚站在台球桌旁边的菜鸟,动作笨拙、毫无头绪。
 
马有几颗牙齿?
 
20世纪40年代,有个美国经济学家干了一件让同行很惊讶的事情,他居然写信给制造业企业的经理,询问他们是如何管理企业的。按照经济学教科书上的说法,一个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要按照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的原则定价。所谓边际成本就是再多生产一个产品新增加的成本,所谓边际收益就是再多生产一个产品新增加的收益。要是按照这样的原则,企业必须不停地改动产品的定价,但事实上,企业在日常经营中大部分时间考虑的并不是产品的价格变化,而是能卖出去多少产品、怎样开发出新产品。
 
有个笑话可以奉送给经济学家。一群德高望重的教士在讨论马有几颗牙齿。他们引经据典,争论不休。忽然,有个年轻人提议:要不,找一匹马来,把它的嘴掰开,数数有几颗牙?他的建议激怒了所有的教士。怎么能想出如此粗俗不堪的办法!大家把这个年轻人赶出了教堂,继续讨论。讨论的最后结果是:这个问题暂时无法得到圆满的解答,只能说各家有各家的观点(马到底有几颗牙齿呢?文章结束的时候告诉大家答案)。
 
詹森也可以搬出另一位经济学家,即阿尔奇安的解释。张五常把阿尔奇安翻译成艾智仁。张五常经常夸奖阿尔奇安如何有眼光,能慧眼识天才,证据是阿尔奇安总是往死里夸奖他。阿尔奇安有篇论文叫:《不确定性、演化与经济理论 》( Uncertainty, Evolution,and Economic Theory),这是经济学论文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之一。
 
阿尔奇安的观点是,价格是一种“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机制。是的,我们在生活中能够看到很多懵懵懂懂的消费者、毛毛糙糙的生产者,他们未必按照经济学的教导行事。但是,不按经济学的教导,消费者不能得到效用的最大化,企业不能实现利润的最大化。这些人在经济生活中都是“输家”,很快就会被严酷的竞争淘汰。所以,不必去数马的牙齿,因为你可能会数到一匹多长或少长牙的马。只有一两个反例动摇不了经济学家对经济学理论的信仰。
 
我就是一个懵懵懂懂的消费者,为什么市场竞争还是没有把我淘汰掉呢?如果不按边际定价的企业都会被淘汰掉,那么,我们可以比较两个样本:一批是破产了的企业,一批是还在经营的企业,它们应该有很大的差异。到现在为止,没有经济学家能够令人信服地告诉我们,已经破产的企业和还在经营的企业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差别。
 
为什么会有第五大街?
 
再回到弗里德曼。弗里德曼说,衡量理论是否正确,不能看其假设是否符合现实;理论是否成立,要看其预测能力强不强。物理学家把物体想象成一个质点,数学家让我们想象成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这些假设在现实中是找不到的。画地图的时候,我们假设地球是一个平面,这也是荒谬的。我们不应该对假设是否符合现实吹毛求疵,而是要看这些理论的解释力。
 
应该承认,理论都是要有假设的,假设都是要对现实进行抽象的,但经济学是否真的像弗里德曼说的那样有解释力呢?这是要质疑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英国女皇问,为什么这么多经济学家,就没有一个能预测出金融危机呢?一大堆经济学家马上跑出来,耐心地告诉女皇,我们的理论是没有错的,错的是现实世界。
 
我去年在纽约做访问学者,办公室在第三大街。上下班的路上,我会路过第五大街。街道两边的橱窗,以及建筑物的墙上,都是各种广告。如果按照经济学理论,第五大街是不应该存在的。我们应该是全知全能的,广告诱惑不了我们,广告行业早就该灰溜溜地破产了。
 
到底是谁错了呢?
 
我会一层层为大家揭开经济学家的谎言。我们会讲到:第一,经济生活中,人们的行为并非完全理性。第二,人们之所以不能完全理性,是因为我们的感知、判断、决策和记忆都受到大脑、神经系统的影响,而负责我们认知的器官是有“缺陷”的。第三,这些缺陷其实未必是坏事,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我们获得了一些本能的东西,比如直觉、厌恶感、嫉妒心、拖拉症,这些东西的本意是想在特定的情境下保护我们。
 
托勒密相信地心说,哥白尼相信日心说,后来的天文学发现宇宙并无中心,地球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知道自己不再是宇宙的中心,我们变得自暴自弃了吗?没有,我们变得更加谦卑和诚实。主流经济学告诉我们人是理性的,行为经济学和其它学科告诉我们,人不是完全理性的;我们有很多与生俱来的缺陷,我们易于冲动、难以自控、时常懊悔、有时也会欺骗。知道自己不再是完全理性的,市场经济也不是完美的,我们会变得自暴自弃吗?不会的,我们变得更加谦卑和诚实。即使我们无法通过理性选择做出最优决策,也不意味着我们无法得到幸福和自由,相反,当我们承认自己的无知、学会拥抱理性之外的直觉和本能,反而能够让自己的心灵变得更加平静。
 
最后,让我告诉你马有几颗牙齿。未成年的马有24颗乳牙。成年公马有40颗牙,成年母马有36颗牙。这是我从国家公务员考试的行政能力测试题库找到的答案!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