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大家一起干,该谁说了算?

大家一起干,该谁说了算?

不是每一项诺贝尔奖都能令人信服,但今年的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可谓众望所归,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研究方法新颖独特,而且是因为他们研究的问题和现实息息相关。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哈佛大学的奥利弗.哈特教授(Oliver Hart)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本格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om)教授,获奖理由是对契约理论的贡献。

不完全契约

孤掌难鸣,独木易折。人总是要跟别人合作的,集体的力量大于个人。一旦要跟别人合作,就会出现各种矛盾。谁拿的多,谁拿的少?谁说的算,谁只管干?这就是契约理论要研究的问题。

如果是简单的合作,就不需要经济学家费心了。小学班级里要做值日,老师把孩子们分成五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一天,每个孩子负责一排桌椅,清清楚楚,责任分明。这叫完全契约,因为所有的参与者都能知道关于其他人的所有信息。

但是,如果有些信息是想不到、看不到、说不清的呢?如果你爱上了一个小伙子,本来两情相悦,山盟海誓,但他突然又遇到了另一个女孩怎么办?如果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表现得深情款款,但你监督不到的时候就到外边“劈腿”,怎么办?如果你要找人说理,找法院告状,但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也无法甄别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又该怎么办?一起过日子,一起做生意,会遇到很多类似的麻烦事,在大部分时候,我们遇到的都是不完全契约,这就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来给我们指点迷津了。

论功行赏

我们先听听霍姆斯特罗姆怎么说。霍姆斯特罗姆的建议很简单:论功行赏呗。行军打仗,怎么指挥部下?很简单,看结果。攻下山头,就给发勋章,守不住阵地,提人头来见。不用监督过程,结果最重要。

要是都这么简单就好了。企业经营比打仗还复杂。你雇佣的经理人来找你,要求论功行赏。做为股东,你关心的是,企业业绩好了,股票价格才能涨。那么,是不是股票价格一涨,经理人的奖金就要多发呢?不是的,导致股票价格上涨的因素很多,你很难分辨是不是真的是因为经理人经营有方。怎么办?一个更好的办法是,先看看其它公司的股票,要是你们公司的股票相对于其它公司的股票上涨,才能说明经理人的功劳更大。如果股市是猴市,跟公司业绩没什么关系,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给经理人发固定的工资,反而能让他们更加安心。

你行你上

我们再来听听哈特教授的建议。哈特教授说,既然以后的事情说不清,最好在合作之前就定好规矩。能分清楚的权利先在契约中写清楚,不能分清楚的剩余的权利交给最牛的那个人。

我们怎么知道谁牛呢?在很多时候是能够分清楚的。如果你是个创业者,你想搞直播,去找王思聪给你投钱,排在你前面的还有1000个要搞直播的,你说,是你牛,还是王思聪牛?剩余权利该给你还是给王思聪?但是,如果你已经发明了长生不老药,但没有钱搞生产线,你去找王思聪,是王思聪牛,还是你牛?剩余权利该给你,还是给王思聪?

当然,这里面会有损失。在第一种情况下,要是把剩余的权利都给了王思聪,你是不是会觉得更没劲?你没劲就没劲,你不想干还有别人干。在第二种情况下,要是把剩余的权利都给了你,王思聪是不是会觉得没劲?他没劲就没劲,他不想给你钱,他爸爸会给你的。产权的最优安排,就是要使得效率的损失最小。

举一反三

契约理论经常被应用于分析企业的产权安排,但其应用范围更广。为了举一反三,我们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监狱能不能私有化?要是把监狱私有化,承包监狱的人就会想,我唯一能够从中获利的办法就是把成本降下来,于是,他会克扣犯人的伙食,故意不维修监狱的设施,监视器坏了也不换。要是政府来管监狱呢?坏处是成本肯定比私人经营监狱要高,但两相权衡,似乎还是由政府办监狱更妥当。

第二个例子,经济学家发现,有三分之一的国际贸易都发生在跨国公司内部(其在A国的子公司卖给在B国的另一家子公司),而这些贸易中,大部分是资本密集型产品。为什么?因为资本密集型产品更为复杂,更难监督,从别人手里买总是不放心,还不如把供货商兼并了,在自己的公司内部交易。

第三个例子。经济学家在墨西哥的制鞋业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有的地方消费者更时尚一些,喜欢换各种不同款式的鞋子,有些地方消费者喜欢穿同一款的鞋子。在那些时尚变化更快的地方,很多卖鞋子的自己开店,而在那些时尚变化更慢的地方,卖鞋子的更愿意给别人打工。

真理总是简单而复杂

经济学理论看起来非常复杂,但经济学思想其实都很简单。1981年,托宾因投资组合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别人问他为什么得了奖,他说,我发现“不能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1990年,默顿.米勒因为公司财务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别人问他为什么得了奖,他说,我证明了“把一块美元从一个口袋放进另一个口袋,你的财富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他们讲的听起来是笑话,其实,真理总是很简单的,复杂的是如何把这些原理在现实世界里找到合适的应用。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