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融资陷阱”缘何成了“生死劫”?(2009-6-3 下)

“融资陷阱”缘何成了“生死劫”?(2009-6-3 下)

主持人:我们的突破口在哪里?怎样让这些中小企业走出困境?

何帆:我觉得这个提法其实并不准确,就是中小企业融资并不难,之所以他这个不是这个挟泰山以超北海,中小企业现在融资难,是非不能也,乃不为也。就是我们看到有很多成功的解决中小企业贷款的一些案例,你比如说,我们知道已经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有一个尤努斯他专门办了一个穷人的银行。

何帆:那你想,穷人的风险应该很高吧。但是他这个银行,不良贷款的比率比我们现在很多商业银行做得还好。

何帆:那他用的办法也很简单,他就有点像我们过去,中国传统上用的“保甲”制度,比如说你要贷款,对吧,那么你还有四家邻居一块,一个小的一个团队。

何帆:然后如果你到时候还不了款,那对不起,你这四个邻居也都不能够再借款。所以你那四个邻居就会有压力来督促你到时候来还款。

主持人:等于四个邻居就当了民兵了,来监督。

何帆:对,所以这个时候实际上是有办法的。

张鸿:所以政府在这里边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且从银行角度来说,我也认为。既使是国有银行,我同意他们从商业的角度来考虑,降低自己的风险等等这些商业的行为,但是如果你承担了刺激经济的这样的一个国家的一个责任的话,那你起码不能够重视国有的,轻视民有的,一定是,起码是公平的,甚至他应该向中小企业倾斜。

主持人:但是目前看来这个刺激经济的方案当中,是对中小企业是……

张鸿:相反的。

主持人:对,是相反的。现在也有很多观众朋友给我们又传来了一些他们的一些建议和观点,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这位朋友他说,“中国的银行有两大弊端,第一,平时离不开,关键时候靠不住。第二,只能锦上添花,绝不雪中送炭。中小企业需要的是雪中送炭的资金,银行不会支持,也有中小企业自身问题,很多中小企业现金流水都不走基本帐户,平常不注意积累银行信用,关键时候到银行,银行一看,现金流水少的可怜,信用记录没有,凭什么支持你?”这个是。

张鸿:两边都批了他。

主持人:对,这个是中小企业应该注意的,同时还要注意像何帆说到的,这个电表、水表,以及外贸企业的报关表。

主持人:刘明康先生特别强调了这个要看的。再来看另外这位朋友,他说“中小企业贷款难,并非没有解决办法,首先要清楚的一点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多半是中小企业上缴的,理应从财政支出当中列出专项资金来反哺中小企业。这部分资金可以拨入政府对于中小企业的担保公司,用于担保金,或者可以冲销贷款的坏帐,也可以用于设立对于中小企业的专项支持资金。现在的问题是这部分已经有了,但是金额太小,不足以解决全国中小企业的贷款需要的规模问题,需要大幅度的增加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

张鸿:这个建议很专业。现在已经有一些民营企业家建议说,以税定贷,就是这些民营企业,它没有什么信用,没有什么贷款的抵押等等,但是他已经连续给你国家交了那么多税了,这个税额是不是可以政府出面来替他通过什么形式,来担保,让他能够度过难关。 

主持人:其实这是很科学的。

主持人:他是这个投入和产出成正比的嘛,你的税越多,当然你需要的贷款,你能够得到的信任度也应该更高一些。

好,再看这位朋友,他说“中小企业的发展更多是来自于他的‘诚信’,银行房贷更多的是考虑他的‘风险’,据了解历年来在各银行产生坏账的比例,中小企业和国有集体企业相比,中小企业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中小企业是可信赖的,金融部门应该转变思想,最大化的帮助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何帆:他这个可能说的也不完全正确。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对于银行来说,这个不良,坏账里头比较多的还是在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的确,就刚刚也有网友说了,他本身的时候,他有很多资信的方面,他不太注意,有很多是突然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但是很快就笑销声匿迹。

何帆:所以对企业来说,如果是要对中小企业进行贷款的话,应该和一般的企业的这种风险控制的办法,包括从政府的这个贷款的政策,都要有所不同,要网开一面。

主持人:网开一面。好,现在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他的建议。

李扬(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一个就是政策性金融和商业性金融共举,第二是硬环境和软环境要同时并举。比如说各种信息,各种各样的管理规则,比如说一种社会性的,会计、审计服务等等,因为这些东西,是小企业本身缺乏的。第三我觉得是正规金融和民间金融并举。客观地说世界各国的小企业,它的融资来源,很重要的一块是来自非正规金融。另外他们的资金需求,也非常的个性化和区域化,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些很个性化,很区域化的非正规金融为他们服务。第四就是资金的性质问题,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对人们各种各样的私人创业的支持不够,中国这种为小企业投股本的融资的渠道,非常的不畅。第五个问题就是各种各样的服务,需要政府投入一些资金,为整个小企业融资提供一个非常好的环境。

李子彬(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中小企业一定要加强本身的信用建设,使得投资机构,使得银行贷款者,能够对企业的贷款能放心。商业银行要加强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意识,强化银行本身的风险防范的体制,要设专门给中小企业的贷款机构,这个需要银行体制创新,需要它的业务创新。另外要大力发展中小银行,发展区域性的,行业性的,中小企业银行。

主持人:那目前这种环境,经济环境之下,中小企业的资金确实是一个更为头疼的一个问题,两位评论员有什么建议,怎么样这些中小企业顺利的渡过这个“寒冬”?

何帆:现在回头来看的话,我们过去的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可能忽视了一点,就是我们现在的这些很多银行,它是想当大银行,想当国际性的大银行,然后呢想去傍大款,想把客户主要都是集中在这些大客户,大的企业,国有企业,地方政府这些,还有就是一心想去学国外的经验,但是现在我觉得回头来看的话,要想当一个在中国当一个成功的金融企业,不是说我们只需要这些大的银行,我们现在是大的银行太大,但是小的金融机构太少,另外要做一个成功的金融企业,不是说只盯着这些大的企业,小企业才是中国经济的真正最富有生命力的群体,还有就是我们要有一个本土的创新,就是这个应该把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应该把它当成是中国经济中的哥德巴哈猜想,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课题给它攻克的话,那对中国经济将会贡献是非常大的。

何帆:那要解决这个问题,去抄别人的经验是没用的。更多的还是要看本土的创新。

主持人: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呢?

何帆:最关键的一点呢,还是要脚踏实地,就比如说,我们刘主席谈到的,你看小小的一个电表,看起来很不起眼,是吧,它也不需要很复杂的计量的模型,不需要很高深的金融知识,但是它很管用,所以这些,实际上就是当你把眼睛投向真正的现实的时候,你会发现,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是比问题多的。

主持人:目光不要太高,一定要注意细节。

张鸿:对。但是我们还是要站得高一点,把这个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上升一个高度,从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角度来看待它,我觉得那个基本的这些融资,包括它的发展,其实这都是技术上的问题,怎么从战略上来看呢,我给你几个数字,一个是90%多的中国企业,都是中小企业,但是这90%多的中小企业,它解决了75%的中国人的就业,然后它在GDP当中占了60%多的份额。就是它其实是比我们传统上说国有企业是大,中小企业是小,其实它不是中小,它真的是国家经济的命脉,所以现在其实中小企业在中国它是贡献最大,但是它是一个“弱势群体”,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可以这样说,拯救中小企业,其实就是拯救农民工,因为它是农民工就业最大的这个企业,那拯救中小企业,就是拯救就业。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