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猪流感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对策

猪流感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对策

猪流感疫情于2009年4月由墨西哥爆发,目前已蔓延至23国,其中10国已有确诊病例。截止 4月29日晚7点,墨西哥疑似病例接近2500人,死亡人数可能已有159人,美国已有71人被确诊感染猪流感病毒,一名幼儿被确认死于猪流感。东亚地区韩国已经接到12例疑似猪流感报告,香港特区原有7宗疑似猪流感病例,但经检验已经全部排除。世界卫生组织4月27日晚宣布,将流感传播警告级别从3 级提高到4级。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引入的6级监控机制,4级警告的情况是: 动物流感病毒或动物与人类流感重组病毒造成的人与人间传染,足以造成社区传染。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28日晚称, 如果美国证实猪流感病毒已在人与人之间广泛传播,这也就是该病毒已经在两个国家的人群中传染,那么世界卫生组织就会进一步将全球流感疫情警戒等级提高到第5级。
猪流感原本是猪的一种呼吸道疾病,常在深秋和冬季爆发。感染了猪流感的猪死亡率较低,但是如果传染到人身上,则会引发较为严重的流感。美国在1976年就曾经爆发过猪流感,到1976年底,大约30%左右的美国居民专门注射了猪流感疫苗。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科学与公共卫生部副主任Anne Schuchat博士认为,此次爆发的猪流感病毒可能是四种不同的流感病毒,即北美猪流感、北美禽流感、人流感和亚欧猪流感的杂交型。一般来说,猪流感不会在人和人之间传染,但这次的猪流感却主要是在人际之间传染。在美国,尚未发现由猪传染到人的案例。比较令人费解的是,这次猪流感中受影响最严重的青壮年,而非老年人或婴幼儿。在墨西哥的死亡案例中,大部分病人都在25-45岁之间。尽管我们对这种新型的猪流感病毒了解不多,但大致可以看出,这可能是一种死亡率较低但传染速度极快的疾病。有的传染病传播速度较慢但死亡率很高,非常典型的如亚洲禽流感,死亡率大约为61%,但传播的范围和速度有限,有的传染病死亡率较高且传染速度较快,比如SARS,估计死亡率大约为9.6%,且能够在较短时间内大范围传播。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死亡率大约为3%,但传播的范围广、速度快,有大约10亿人受到感染,死亡人数高达3000万。由于不清楚被感染的人数究竟有多少,目前尚难以对猪流感的死亡率做出准确的估计,但很可能会高于普通流感的死亡率(在美国大约为0.08%),但低于西班牙流感的死亡率。
我们可以设想三种情景,以分析猪流感对中国经济可能产生的冲击。
情景一:中国没有发生猪流感,猪流感主要在全球其他地区蔓延,并逐渐得到控制。 在此情景下,猪流感可能通过如下渠道影响全球经济:(1)墨西哥出现经济危机。世界银行已经紧急向墨西哥提供2亿美元的贷款用于猪流感项目。墨西哥股市和比索汇率均出现了暴跌。考虑到墨西哥的疾病预防和控制体系并不发达、公共卫生条件较为恶劣,我们估计其境内的猪流感在短期内还会继续蔓延、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实施对墨西哥的旅行和贸易隔离措施,墨西哥经济将遭受沉重的打击。墨西哥经济规模全球排行第13位,如果其经济活动瘫痪,对全球经济都会产生影响。(2)墨西哥经济危机引发新兴市场金融危机。2009年金融危机第二波主要发生在新兴市场。新兴市场在过去十年经济增长较快,但盲目对外开放也导致外债过高、金融部门盲目对外开放等问题,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之后新兴市场的贸易条件恶化,主权信用评级被大幅度调低、如果墨西哥爆发经济危机,可能会牵连拉美国家和其他新兴市场出现金融危机。(3)墨西哥经济危机拖累美国复苏。墨西哥和美国唇齿相依, 2007年墨西哥49.6%的进口来源于美国,而其对美国的出口占其总出口的82.2%。美国15.7%的进口来源于墨西哥,墨西哥市美国第三大进口贸易伙伴国,同时,墨西哥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出口伙伴国,美国的出口21.4%是出口到墨西哥。墨西哥经济出问题必然会波及美国的经济。(4)信心受挫加大美国经济复苏的难度。美国尽管有可能会逐渐控制猪流感疫情,但考虑到其经济形势仍然未有明显的复苏信号,猪流感很可能进一步打击消费者的信心,并使得美国经济复苏更加困难。(5)贸易保护主义借预防传染病之名大行其道。为了控制疾病传入本国,各国将实行更为严格的出入境管理和检疫措施,已经出现疑似案例的国家将在国内实行更严格的对人流和物流的限制、隔离措施,这均会对经济生产,尤其是进出口贸易带来负面影响。因此,中国需要特别关注:(1)出口前景更加不容乐观。墨西哥、美国经济进一步下滑会影响到中国的出口,毕竟,美国和墨西哥均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国。由于更严格的隔离措施,中国的出口可能会增加更多的成本,甚至遭受更多的变相的贸易保护主义;(2)旅游、航空等行业会受到更大的影响,尤其是跨境旅游。
第二种情景是猪流感传播到了中国。 考虑到SARS之后中国的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体系有了较大的改善,又有抗击SARS的成功经验,即使猪流感传入中国,也会在较短时间之内得到较好的控制。但我们应对传染病,仍然主要靠行政和计划的手段,SARS期间各地“省自为战、市自为战”,阻止人口和货物跨区域流通;严格控制外来人口,各单位放假,甚至对有的居民小区整体隔离,尽管较快的控制了局势,但对经济生产活动的干扰是非常严重的。当前,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尚不坚实,如果在境内爆发猪流感,将使保增长的任务更加严峻。此外,要特别关注当前和SARS爆发时的不同情况,比如,2008年底农民工大量失业,除了返乡的农民工之外,还有些农民工仍然留在城市但却没有工作,比如东莞估计就有100万游荡的失业外来人口,这对控制流动人口增加了难度。要特别关注控制传染病过程中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一是失去工作的农民工,如果猪流感影响到猪肉价格下跌,将对使农民收入进一步恶化;二是中小企业,猪流感将使中小企业的出口受到较大冲击,因此 它们迫切需要返回国内市场,但如果限制人口和货物的流通,将对中小企业带来严重的冲击。
最坏的情景是猪流感在全球范围内失控,演变为一场席卷全球的瘟疫。过去的历史经验是每个世纪都会爆发一两次全球范围内的瘟疫。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是1968-1969年的“香港流感”,导致全球范围内大约100万人死亡。尽管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最坏的可能性,但猪流感演变为全球性瘟疫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一是世界范围内疾病预防和控制体系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国际间关于传染病防治的合作日益紧密,既有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平台,又有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参与、政府间的合作框架,这便利了信息和技术的交流,以及各国间政策的协调;二是疫苗技术能够有效的控制病毒的传播范围和传染病的死亡率。尽管现在还没有针对N1H1病毒的疫苗,但是医生们发现,在48小时之内使用Tamiflu和Relenza等已有的疫苗能够使得病人的病情得到极大的缓解。假设出现全球性瘟疫,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研究,全球范围内将损失3万亿美元,将近全球GDP的5%。但是,值得指出的是,传染病是典型的外部冲击,其对经济的影响是暂时性的。美国学者Acemoglu和Johnson的研究表明,1918-1919年那场瘟疫对1920-1930年的经济增长是正向的,流感导致的死亡率每上升千分之一,其后1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会提高0.2个百分点。在SARS期间,很多学者同样过高估计了SARS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
最后,我们提出应对猪流感的四项对策建议:
1.     加强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其他国家的合作,及时了解信息、把握动向,加强政策间的沟通和协调;
2.     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及早做出不同情景下的预案;
3.     适当调整保增长的目标,政策重点应强调保稳定、保民生;
4.     关注弱势群体,提高帮助弱势群体的有关政策的瞄准度。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