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指数型增长: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指数型增长: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摩尔定律
 
当世界变快了之后,人们会有不适应的感觉。速度并不总是带来激情,速度也会带来眩晕。如果你坐上一台跑车,两三秒钟就能加速到100公里,那是多么爽的事情,但要是一直按照这样的速度加速,车子跑得比火箭还快,你能受得了?我们的种种不适应,都是因为技术的变化速度太快,而人类的适应速度太慢。
 
为什么技术变化的速度会不断加速呢?先来看看摩尔定律。摩尔( Gordon Moore)是著名的仙童半导体公司的创始人之一,硅谷的元老级人物。他曾任仙童半导体公司的研发实验室主任。1965年4月19日,他在《电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将更多的原件塞入集成电路中》。摩尔在文章中预测:“(半导体芯片上)集成的元件数量将每年增加一倍……而且有理由相信这种增速在至少十年内会保持相对稳定。”
这一预言太激进了。这意味着技术进步会不断加速增长,呈指数型增长,越到后来,增长速度越快。这和我们的直觉是不一样的。连摩尔本人都觉得这一预测太离谱。1975年,他修正了自己的预测,说翻倍的时间不是每年一次,可能是每两年一次。
 
一次又一次地,人们预言摩尔定律已经到头了,但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新的技术创新,于是,摩尔定律继续有效,到现在一直持续了50年。当然,终有一天,摩尔定律会失效。最近两次迭代大约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而非两年,所以技术加速确实有所减慢,但技术进步的步伐是不会停息的。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硬件在不断进步,软件在不断进步,还有各种技术叠加起来,混搭起来,催化出了更多的进步。
 
比如,从硬件来看,50年来,半导体行业一直在寻找新的方法,要么保持成本不变,但缩小晶体管的尺寸;要么保持晶体管的大小,但减少制造成本;要么找到新的工艺,开发新材料。
 
仅仅是硬件的改进,还不足以带来如此快速的技术进步。软件的改进,可以在不改变现有硬件的基础上,大幅度提高其效率。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赌注
 
2006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乔布斯签订了一个合同,成为iPhone在美国的独家服务提供商。这是一个很大的赌博。第一,当时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连iPhone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他们只是因为相信“乔帮主”,才签了约。第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隐隐约约感觉,手机用户会暴增,会给他们的网络容量带来巨大压力,但压力到底多大,谁也不知道。时间紧、任务重,也不可能把原来的线路和无线网络设备大规模改造。怎么办?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思路是用软件之长,补硬件之短。他们把能够调动的技术人员,几乎都调到了软件部。
 
你可以把电话线路想象成高速公路。如果高速公路上都是开车不讲规矩的司机,或是胆战心惊的新手,交通很容易拥堵。那么,如果全部换成无人驾驶汽车呢?同样是一条公路,能够通行的车辆一下子就会倍增。这就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思路。还是原来的网络交换机、电线、芯片和电缆,通过软件进行优化之后,能够传输数据、文本和语音的速度大幅度提高。
 
计算机的存储和计算能力越来越强大,软件越来越先进。互联网又进一步促进了软件和硬件之间的相互促进。如今,人工智能又成了新的热点。当人工智能突破临界点之后,就会和人一起推动技术、加速进步。
 
直线最终会落后于指数型曲线
 
人类很难理解指数型增长的威力。美国科学家乔治·伽莫夫(George Gamow)在《从一到无穷大:科学中的事实和臆测》一书里讲过国王和国际象棋发明者的故事。据说,发明国际象棋的是印度舍罕王的宰相达依尔。国王见到这个新奇的游戏,一下子就入了迷。国王心情愉快,顺口跟达依尔说,你想要什么奖赏都可以,尽管说。达依尔说,我只有一个很谦卑的要求,能带回去一点大米给家里人吃就好。要不这样,请您在国际象棋棋盘的第一个小格里放1粒米,第二个小格里放2粒,第三个小格放4粒,以后每一个小格都比前一个小格多一倍,请把摆满棋盘上64个小格的米粒赏给您的仆人吧。国王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后来才大吃一惊。一开始,每个小格里的米粒确实不多,到了第16个方格时就得放上1公斤米。到了第20个方格时,得推来一手推车的米。事实上,要想填满64个方格,需要的麦子超过了1000年来全球大米的生产总量。这就是指数型增长的巨大威力。
 
人类的确在努力适应技术的进步,但我们的适应速度是线性的,不是指数型的。如果把一条指数型的曲线和一条直线画在一张图上,你就会发现,两条线会有个交叉点,然后,指数型曲线会越来越陡峭,而直线落后于指数型曲线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直线落后于指数型曲线的地方。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这就是我们感到越来越焦虑的原因。我们从小到大,要接受12年、16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教育。我们原本以为,上完学,就不用再学习了。但现实很可能是,当你读完大学了,才发现自己所学的都已经过时,你必须从头再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创新的周期越来越短,学习和适应的时间越来越少。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未来。有些人能够做得更好,有的人可能做得更差,但没有人能够做得十全十美。要想在加速变革的时代能够幸存下来,我们必须学会“快速失败”:用更短的时间、更低的代价去尝试、去失败,然后迅速地调整、迅速地改进,如此循环,不断迭代。
 
本文节选自何帆著作《大局观:真实世界中的经济学思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