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第三个创新型的学校,叫百年职校。它的总部在北京,在别的地方也都有分校。除了北京的总部,我们还选了一个成都的分校做调研。
 
在百年职校上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入校前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所以可以想象,他们的内心是非常自卑的。
 
我们现在的学校基本上会把孩子分成两类:考高分的孩子和无法考高分的孩子。只要能考高分,你干啥都行。但是如果你没法考高分,即使你在体育、美术、做人等方面做得再好,最后也只能沦为学校和老师心中的“弃儿”,你就坐在教室后面,只要不妨碍那些学习好的孩子,你爱干吗干吗,没人管你!
 
当他们到了百年职校之后,百年职校会从头来教他们。职业学校要想有一个好的就业率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工资水平最低的不是这些熟练工,而是刚刚读完大学进入职场想要当白领的那一批年轻人,而他们未来被人工智能替代的概率是最高的。
 
恰恰是这些职业教育,其就业率是百分之百的,然后收入增长的速度是最快的。假如你现在学的是一个保姆的专业,那你以后很大程度上会比一个白领的收入高。
我发现我们现在很好的大学,包括我任教过的北大、上海交大,其实办得都有点像职业学校,老想让你学点什么,出去之后能找到好工作。反而是现在的职业学校在教孩子通识教育,它们还教历史课。
 
我就纳闷了:这些学生出去就是去当个护工、保姆,教他们历史课干什么呢?校长跟我说:“你弄错了,我们发现恰恰历史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把这些孩子培养出来之后,到老人院里去照顾老人,这些孩子别的方面都做得很好,但是老人提意见提的最多的是和孩子们没有共同语言。”
 
那你知道这个百年职校是怎么做历史教育的吗?唱红歌!就把每个历史时期的代表性的歌曲串起来,然后教这些学生去唱,唱完了之后,他们大概就能知道中国近代史、现代史、当代史是这么一回事,然后他们再去跟老人家对话时,就能明白老人说的是什么,才能跟老人搭得上话。
 
所以,你会看到恰恰是这种职业学校,最后被逼得在做通识教育。而我们现在很多很好的大学,号称要培养全能型人才的,反而渐渐沦落为教大家那些实用的东西。可是,到最后你会发现,看起来最实用的那些知识其实是最没有用的,看起来没有用的那些知识到最后反而是最有用的。所以,我们的整个教育其实都弄错了。
 
话题:



0

推荐

何帆

何帆

685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1971年出生于河南省荥阳县。1996和2000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别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进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山东大学等高校经济学博士生导师。其他学术和社会兼职包括: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秘书长、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商务部等政府部门顾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所常务理事、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青年全球领袖、亚洲社会青年领袖,央视今日观察评论员等。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宏观经济、国际金融和国际政治经济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