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互联网时代原住民的新城市梦

互联网时代原住民的新城市梦

编者按
 
3月31日,“城市数字化转型与青年发展”新时代上海青年发展战略论坛暨上海市青少年研究会第五次会员大会在世博会博物馆举行。本次论坛由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主办,由上海市青少年研究中心、上海市青少年研究会承办。
 
上海纽约大学创校校长、名誉校长俞立中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原所长杨雄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帆
 
三位大咖围绕“城市数字化转型与青年发展”发表了主题演讲。
 
小编第一时间为你分享何帆教授的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原住民的新城市梦》。
 
感谢邀请,我是何帆,非常高兴能够出席今天的会议。我今年要给大家报告的题目是:《互联网时代原住民的新城市梦》。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榕教授有一个非常大胆的预测。他说,城市正在从碳基城市转变为硅基城市。过去的城市主要跟人所在的实体物理空间有关,所以叫碳基空间。未来的城市是跟互联网有关的虚拟世界有关,所以叫硅基城市。最初互联网依托城市发展,互联网崛起之后,会让城市出现巨大的转变。
 
这听起来很像我们经常讲到的智慧城市。那么,我们心目中的智慧城市是什么样子呢?我们可能会听说,以后,你到酒店入住不需要再刷身份证,直接刷脸就行。所有的车辆都将实现自动驾驶,并被纳入共享出行平台,你也不用再担心交通拥堵和找停车场的问题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各式各样的传感器、摄像头,每时每刻都在收集空气质量、噪音水平、人流车流等信息,城市的管理将完全基于数字化、智能化。
 
这种智慧城市真的能实现吗?我是非常怀疑的。我们可能只看到了信息搜集给我们带来的便利,却没有重视由此可能会带来的数据管理、隐私保护等问题。城市的每个角落里都有个摄像头监视着你,这样的场景想起来会有点瘆人。其实,互联网的意义不在于能够更好地“管理”城市,而在于为普通的人们“赋能”,激发出各种小而美的创新活动。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们将会发现,年轻一代的崛起,将带来数字城市的新变化。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观察到一个小趋势: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逛街了,他们要是买日常用品,都是到楼下的超市,或是网上下单。他不会为了买一斤青菜多跑哪怕一百米路。但是,同样是这些年轻人,他们会为了喝一杯没有见过的咖啡穿越整个城市,也就是说,他们出门的时候更像一个“探索者”。
 
怎样才能吸引年轻人来“探索消费”呢?年轻人的“探索消费”可以分为四个场景:消费前是好奇、看见后惊喜、消费中是高潮、消费后有回味。好奇就会寻找,惊喜就会拍照,高潮就给好评,回味就会推荐。用年轻人的行话讲,这叫“种草”,一个消费者发自肺腑的赞美,能够在更多消费者心中种下疯狂生长的购买欲的草种。聪明的商家都已经知道了这种变化,他们会想办法把自己的店铺、把自己的产品弄得极有情调,吸引年轻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都会成为商家的免费的推销员。
 
这个小趋势,带来了城市布局的新变化。城市原本有着严格的空间秩序,中心区是中心区,外围区是外围区。沿街是旺地,内街小巷是死角。“位置、位置、位置”(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这一直被称为房地产的“金律”。随着互联网的出现,随着互联网原住民一代的崛起,这种传统的空间秩序一下子被打乱。在核心区装修豪华的沿街铺面可能无人问津,犄角旮旯的内街小巷,也可能冒出一个生意爆棚的网红小店,有的是咖啡店,有的是酒吧,还有放电影的,甚至很有文艺气质的书店都慢慢复活了。过去,城市郊区的很多小区都是冷冷清清的,几乎成了废墟,如今,突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民宿、轰趴(Home party)、美容院、小茶馆、培训班、艺术工作室,多了很多生活气息。
 
这些新兴的偏僻小店是怎样吸引顾客的?很简单,这是因为有了互联网。人们是在朋友圈里看到别人晒出来的照片,或是在大众点评里搜索到这些店的。人们可以用滴滴打车,或是坐地铁,再换摩拜单车摸进小巷。找不到方向?那是不可能的,每个的手机里都有GPS定位的地图导航。
 
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人、每一家店都有成为网红的同等的机会。
 
所以,在互联网的赋能下,未来的城市将会爆发一场“颜值革命”。什么叫“颜值革命”?从表面上看,“颜值革命”是说,你得能提供新奇而美好的东西,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实,再往深处看,你会发现更深刻的社会变化: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平等,等级制度不管用了,你不能靠权威去命令别人,只能用魅力去打动别人。
我曾经采访过上海的一家网红咖啡店,DNA Café。他们除了在店里卖咖啡,还会送咖啡。我问他们,星巴克也送咖啡,瑞幸也送咖啡,他们的资金要雄厚的多,你们一家小店,怎么跟他们竞争呢?
 
DNA Café的创始人王柯翔说:“我们卖的其实不是咖啡。我们会准备一份很漂亮的下午茶套餐,有咖啡、牛角包、甜品,还有鲜花。如果每个人都端着一杯咖啡,那就是正襟危坐开会的严肃氛围。这是传统的企业管理风格。如今,公司里女性员工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多,企业管理层里女性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你想想,如果一群女生走进会场,看到这样高颜值的下午茶,一个个发出赞叹,你要是公司的高管,还能再像往常那样绷着脸吗?我们其实提供的是‘微’团建。我们用美好的东西软化了管理界面。”
 
总结一下:在一个越来越平等的社会里,颜值的话语权将超过权威。一杯衬着鲜花的咖啡,就足以融化等级制度的冰山。
 
当然,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审美观,我们不能用一种统一的标准定义什么叫颜值。有人喜欢阴柔之美,有人喜欢阳刚之气。这并不奇怪,如今,小众才是主流。但不管你去寻找哪一个小众,其实都能遵循一条清晰的主线:越是在自下而上的力量得到尊重、得到赋能的地方,对颜值的追求更强烈,美好的东西更容易受到追捧,在混乱中更易于涌现出秩序。
 
这就需要改变我们的视角。我们说颜值高的事物才能受到欢迎,可是,很多城市里都有高档的购物中心,有非常开阔的城市广场,有费尽心机折腾出来的特色小镇,它们不算颜值高吗?为什么有些在城市黄金地带的步行街和商业中心开始衰落?为什么新修的城市广场、城市公园没有人气?为什么大部分特色小镇都冷冷清清?
 
因为它们真的没有颜值。没有颜值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的建筑不够宏伟、设施不够先进,而是它们太过于生硬和冰冷,没有哪种夺人心魄的魅力。颜值主要看气质。这种气质来自于不在于外表,而在于内心里对生活的热爱。你有没有这样的体会:在装修极为高档的购物中心逛了半天,走累了,却找不到一个坐下来休息的地方?在宽阔的大马路边上步行,两边全是巍峨气派的地标建筑,口渴了,却不知道到哪里能找个路边小店买一瓶矿泉水?城市中心地区的很多菜市场不知不觉都被拆掉了,你有没有起得早,遇见了过比你起得更早、天不亮就坐车到城外买新鲜蔬菜的老头老太太?
 
我再告诉你另一个小趋势:电商的扩张速度已经放缓,街边商铺的投资潜力在增加。不过,哪些店铺能火起来,这是有诀窍的。如今的年轻人很青睐奶茶店。有家奶茶店叫“一点点”,在上海、杭州等地非常火爆,在上海分店就开了300家,但在北京就是做不起来,只开了5家分店。这是为什么呢?上海的街道更加狭窄,走在街道这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商铺,因此,上海的店铺是能够服务于街道双向的行人的。北京呢?过一条主马路比登山还难。高和资本的董事长苏鑫专门致力于城市更新。他打开自己的手机百度地图给我看,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密密麻麻有100多个“点”,这都是他和客户或者同事相约谈事的地方,而北京这样的选择很少,星巴克、Costa为主的连锁咖啡店太吵,不适宜交谈,个性化、较安静的咖啡馆又往往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落脚”。在他看来,从城市体验和宜居性来看,上海已经优于北京。
 
总结一下,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互联网原住民的兴起,城市中正在爆发的“颜值革命”。引发这场“颜值革命”的首先是互联网,互联网能够为普通的民众赋能,激发出更多小而美的创新。在这场“颜值革命”的背后,是更为深刻的社会变革。未来的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平等,等级制度不好使了,所以城市里原本的等级式的空间布局也被打破,颜值的话语权会超过威权,这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必然决定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