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潮汕调研纪实(二)

何帆:潮汕调研纪实(二)

2.02日调研笔记
 
1. 潮汕美食,亲身体验。早餐在汕头一中后门的肠粉店。中午在同心善堂茶楼。晚上在富苑。
 
2. 上午在汕头老城。沿着老街走到小公园。这是汕头老城的中心,街道向四周辐射状展开,都是骑楼。小公园的地标建筑是中山纪念亭,遗憾的是,现在的亭子是后来重建的。改造后的老街很冷清。推荐: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老邮局、老妈宫。稍远的地方有一个汕头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是原来的文化宫。
 
3. 下午去潮州。潮州古城保存得非常好。推荐:湘子桥(广济桥),建于宋朝,河中一段是船连在一起搭成的浮桥。饶宗颐文化馆,建于唐代的开元寺,纪念韩愈的韩文公祠。韩江两岸风景甚佳,老街的生活气息也很浓。
 
4. 新奇的东西。老街上有凉水店,卖凉茶,还卖药,中西药结合,顾客都是老人。本地水果:油甘、橄榄。青橄榄初尝很涩,回味无穷。怪不得说初恋的味道是青橄榄呢。景区和街上见到几个征兵宣传广告。开元寺的大雄宝殿前,一面国旗迎风飘扬。老小区里有小庙,潮汕人要拜地主爷、天公、关公、财神爷等。本地人佛道不分,一样拜。
 
5. 物尽其用。路边买甘蔗汁,老板说,榨完的甘蔗皮会用来熏鸭。参观时见到过去的功夫茶茶具,红泥炉里会烧橄榄炭。潮汕地区物质贫乏,这里的人习惯了物尽其用,做什么事情都要精益求精。
粿面条店
榨甘蔗店
 
6. 风水还是反周期?潮汕人有个奇特风俗,不愿意参加别人家的红事,反倒愿意参加白事。一种解释是风水,新娘子走的是生门,至阴至冷。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反周期操作的文化基因。待考证。
 
7. 降维打击。韩愈来潮州也就八个月,却对潮州影响极大,山改名韩山,水改名韩江。再想想苏东坡到儋州,也是一个人改变了一个地方。贬官让落后地区突然有机会接触到精英,精英也有机会深入民间。这也是个有意思的现象。我以前在北大荒调研,当地人讲,上海知青对当地农村的文化教育影响很大。
 
8. 文盲工人。有个工厂经理告诉我,他们企业里有不少文盲工人。这很令人吃惊。
 
9. 地价太贵。汕头缺少大企业,一个原因是工业用地太贵。同样一亩工业用地,苏州20多万,深圳30万,汕头居然是几百万。原因:人多地少;村里宗族势力强大,不好拆迁。
 
10. 十亿瓶颈。潮汕人喜欢创业,人人都想当老板,也爱用亲戚、乡人。但这样一来,企业很难做大。几千万到几个亿的企业很多,但十亿以上的企业寥若晨星。
 
11. 路径依赖性。深圳有很多房地产企业来自潮汕。再看,又以潮阳为主。缘由:深圳刚建的时候,让潮汕派工程队。澄海人不去,潮州人不去,最后都是潮阳人去了,去了就赚了第一桶金。澄海人为什么不去呢?解放后澄海几百条小河道合并为五条河,多出来耕地,有地种,人就不想外出。潮阳没地,只能出去揽活。再看,潮阳人中,西胪、河溪人最多。缘由:70年代这里围堰,很多农民要去砸石头、开拖拉机,出了一批石匠、拖拉机手,是最早的工程队的主力。感悟:人总是被时代的洪流推着走的。时时处处都有路径依赖性。
潮州古城
潮汕美食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