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武汉调研纪实(中)

何帆:武汉调研纪实(中)

   5.23日调研笔记
 
  23:15收工。
 
  1. 调研不忘跑步。今天早上去东湖绿道,和得到大学的同学们一起跑步。从湖光序曲,经湖中道,至楚城门,再折返回来。12公里,纪念武汉封城四个月120天。跑完去吃热干面+面窝+绿豆汤。
 
  2. 去光谷商业街。人渐渐多了,但据说远不如疫情前。有不少店铺关门,服装店居多。
 
  3. 采访一位美甲店老板。她一直是支付宝用户,是第一个从支付宝获得无息贷款的武汉小商户。问她有没有关注做小微企业贷款的金融机构,她说不好用。其实是她觉得支付宝更好用。差别还是在创造场景的能力。
 
长江
 
 
长江边上的游泳者
 
  4. 采访盒马鲜生。疫情期间,武汉空荡荡的大街上能看到的可能就是盒马快递小哥了。最艰难的时候,送菜送肉,很快就开始送河鲜、生日蛋糕。有没有投诉?很少。也有,但线上投诉可以通过流程解决,相比之下,有些居民对社区团购的怨气是不知道该找谁投诉,于是就会喊出来。
 
  5. 采访了一家做电脑组装和直播的企业。疫情期间品牌电脑行情上涨,但武汉的企业发不出货,错过了行情。
 
  6. 这家企业70多名员工,员工家属有四名确诊,三名去世。身边有亲人或熟人去世,会和一般人对疫情的感受大不一样。
 
采访现场
 
观察
 
  7. 早期的抗疫工作太乱、无序。出现很多像第22条军规一样的荒唐事。后期就慢慢摸索出正确打法了。
 
  8. 殡仪馆里都有志愿者队伍。不可思议。
 
  9. 晚上去做了核酸检测。兄弟我也是做过核酸检测的人了。参观了检测机构,上了一堂科普课。请教了核酸检测的方法、非症状感染者、双抗阳性等问题。了解了武汉全员做核酸检测的十天会战。
 
  10. 躬身入局者看到的会很不一样。比如,疫情期间,装修行业也受影响,但一个有心的装修老板就利用这个机会对所有的客户都进行了一次回访,增进感情、了解信息,结果他的订单比疫情前还高。
 
  11. 讲一件会让武汉的朋友们嘲笑的糗事。来武汉之前,我担心没有吃的,带了一盒压缩饼干。
 
做核酸检测
 
   5.24日调研笔记
 
  今天算早,晚上八点半收工。
 
  1. 今天上午访谈了一位在香港工作的武汉姑娘,过年回家,经历了武汉封城。香港和武汉有相似之处,城里人和城外人的感受不一样。她说,一些武汉土生土长的孩子,会觉得武汉啥都是最好的,而且并不关心外边的人怎么看。她的高中群里,几个活跃分子讨论的是怎么写论文的事。
 
  2. 有的武汉小区里,傍晚时分会遇到蝙蝠,发出尖利的叫声。
 
  3. 疫情期间菜价肉价确实上涨,后来供应就稳定了。质量悄悄提高了,比如带鱼很新鲜,仿佛享受到了“特供”待遇。
 
街边的菜摊
 
无疫情小区
 
  4. 跟武汉一位酒店老板聊天,他是浙江人。问为什么来武汉开酒店,他说:武汉是个多中心的城市,不止一个城市中心。开酒店要选好的位置,这种格局给外地人提供了更多的进入武汉的机会。变量1里提到的“多核城市”。
 
  5. 采访了一位布展人,他现在主要参与城市更新。他从法国回来,回国发现法国的那一套不接地气,武汉人更市井化,想看的不是高雅文化,而是生活美学。
 
  6. 采访华南海鲜市场周边的小区业主。了解疫情期间社区、物业的表现。了解社区里业主的情绪变化。
 
  7. 李文亮医生去世那一天晚上,半夜两点还有人打着手电筒为他守灵。
 
  8. 疫情期间的特殊人群:父母都感染了病毒,新生儿没人照顾,只能送到儿童医院隔离,护士照顾;封城之后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有的露宿街头;原来夜里在医院长凳上借宿的人,忽然没了过夜的地方。
 
  9. 一位银行员工开车上班,两天遇见两起跳楼。
 
武汉街景
 
清洁工人
 
  10. 调研汉阳区一所定点医院,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冲击。
 
  11. 医患关系。疫情期间医患关系总体来说很好处,跟政府免费治疗很有关系。援鄂的一位上海医生跟我说,这是他头一次见到医生和病人之间不用谈钱的事情。后疫情时代呢?没有一个医护人员觉得医患关系会有根本的好转。
 
  12. 医生和护士。过去的治疗都是以医生为主导,这次新冠肺炎来得凶猛,并无什么特效药,护理起到的作用可能更大。护士的工作比医生更辛苦。
 
  13. 这是我们这一代的普通人距离战时体制和计划体制最近的一次遭遇。
 
  14. 我们所处的时代其实是最安全的,但这一代人却是最焦虑、恐慌的。
 
  15. 疫情会放大人性的善,也会放大人性的恶。
 

江边跳交易舞的老年人

深夜采访归来
 
   5.25日调研笔记
 
  晚上十点收工。
 
  1.物流变革。早上和湖北交投的一位朋友聊天。他介绍了湖北物流交通体系的发展情况。高速公路的建设高峰已过,未来会是把物流各个环节打通,用数据实现智能化。未来的收费站、服务区和管理站应该都会大变样。
 
  2.封城记忆。刚封城时,早晨七点多,空荡荡大街上,如果看到人影,大多是戴着蓝色防护帽的医护人员,看见车就会招手。公交停运,他们找不到车上班。医院停车场上停满了私家车,每辆车里伸出一根竹竿,竹竿上挂着吊瓶。
 
  3.柔韧性和断裂。鹦鹉洲大桥前几天也和虎门大桥一样,出现过波浪般的振动,但这不是大问题。桥梁最怕的是裂缝。一座桥会有上百个应变片,贴在桥下受力点,实时监测。横跨长江的大桥反而安全,因为风险高、重视程度也高。最容易出事的是中等风险、低重视程度的那些中型桥梁。越大的桥,自重越大,能否保持自重的平衡,是大桥安全的首要保障。大国亦然。
 
  4.都市森林。采访另一位武汉涂鸦高手Ray。他的风格是new school, 更赛博、工业感一些。他是武钢三代,青山区长大。从小崇拜高楼,从他的房子朝外看,一座座高楼,像一棵棵树生长出来。
 
长江边上的船
 
涂鸦
 
  5.次生灾害。涂鸦圈子里有人去送外卖了。原来在西餐厅做大厨的改开烧烤摊了。教孩子学钢琴的把琴室关了。还有一个朋友说,他们小区今天有个小店店主交不起房租,跑到楼上要跳楼。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已经到来,希望能有及时有效的应对。
 
  6.措手不及。采访金银潭医院的医生。了解了金银潭医院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这个疾病颠覆了我们以往的认知。援鄂的医生里,不乏经历过SARS、去过汶川的,来的时候意气风发,到了都懵了,早期几乎插管插一个死一个。后期社区隔离跟上了、方舱医院建好了,才出现好转。
 
  7.谁更容易去世?早期以为老弱病残容易病故,后来发现这个病毒极其怪异,不分年龄。最年轻的有一位29岁的大夫去世。一个经验:病情突然恶化,往往是因为有剧烈运动导致喘不过来气,比如上厕所。生活过得精致的人更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他们非要自己去厕所。
 
  8.谁更容易被感染?一线的医护人员被感染的反而不多,这归功于金银潭医院一开始就有准备,防护服就上了。医院行政人员感染反而更多,因为防护意识相对薄弱。很多老年人中招,也是因为早期防范意识不强。
 
戴口罩的雕塑
 
  9.消失的武汉特色。到蔡甸拜访一位牛肉面馆老板娘,她弟弟是一位公交车司机。老板娘的生意大概恢复了七八成。传说中的开快车的公交司机消失了,现在都有测速;传说中的一边坐公交一边吃热干面的绝技也看不到了,有规定不许上大巴过早;传说中的出租车司机剐蹭之后下来打一架也基本看不到了。
 
  10.武汉不是一个武汉。蔡甸人民口里说的外地人,原来是指武汉城区的人。汉口和武昌互不服气。汉阳看起来更破败。青山有的像芝加哥的意大利城。光谷仿佛一块飞地。
 
  11. 本来要去跑步,下了一天小雨,没跑成。
 
  12. 我的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阴性。
 
生命不止,运动不止
 
武汉江景
 
   5.26日调研笔记
 
  今天晚上22:15分收工。
 
  1. 细分兴趣。早上到青山区,第二次访谈JER。他还是个机车爱好者。武汉还有一批机车爱好者,有的爱好哈雷,有的爱好复古风,还有的喜欢《罗马假日》里那种踏板车。JER观察到,疫情之后,机车爱好者的分类更细了。漫长宅家生活中,人们对自己爱好的事情投入了更多精力,也更懂得自己真正的爱好了。
 
  2. 嗨动力。采访一位原来在西餐厅做厨师的年轻人,待业之后自己开了一个凉面摊。从做牛排到做凉面,什么感受?他说:爽。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做一件事,他觉得很兴奋。变量2讲过,年轻一代的动力是嗨动力。
 
  3. 唯一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采访找钢网的一位经理,他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在他看来,人们对新冠病毒过度恐惧,其实吃好、睡好、多喝水,大部分轻症患者都能痊愈。
 
  4. 钢材价格。钢材价格虽然跌过,但已经涨了回去,冷轧、螺纹钢的价格都涨了,那就说明制造业受到的冲击并不大,基建和建筑也起来了。
 
拉货的人
贴广告的人
 
  5. 制造业小企业。晚上拜访了上海交通大学湖北校友会的几位朋友,都是做企业的,制造业小企业居多,他们还是觉得疫情冲击较大。给政府做的项目,年前就该收到钱,到现在还没看见影。
 
  6. 专治不服。一位朋友看见我发的路边过早的照片,马上指出我的防护意识不强。武汉人的标准操作是戴着口罩,吃东西的时候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感慨:1月份全国人民都恐慌,武汉人民最不慌;5月份变成了武汉人民的防护意识最强。武汉人啊,服过谁!新冠病毒专治各种不服。
 
  7. 歧视链。其它国家歧视中国;其它省份歧视湖北;其它市县歧视武汉;郊区歧视城区;其它城区歧视江汉;江汉的歧视华南海鲜市场。轻症歧视重症,疑似歧视确诊,无疫情小区歧视有疫情小区。想要不被别人歧视,先要学会不歧视别人。
 
  8. 非常担心次生灾害。有个学生在银行做普惠金融,她的一个客户是小老板,确诊新冠。生病的时候反而很乐观,痊愈之后要把以前的贷款都还了,生意彻底不做了,心灰意冷。小本生意如果付不起租金,可能真要破产;小企业如果没了订单,可能就会从供应商名单中消失,再也上不去。
 
排队的人
 
  9. 呼吁大家继续关心武汉的医院。很多医院为了打赢抗疫战,几乎弹尽粮绝。医护人员的收入反而下降。有医院要劝人们去做核酸检测,好多收点钱。
 
  10. 铁路内和铁路外。当年,京汉铁路修好之后,很多外地人沿着铁路搭了窝棚。于是有了铁路外和铁路内的区别。铁路外的口音多黄陂、孝感音,铁路内多为租界。现在的中山大道是分界线。
 
  11. 封城小事。一位交大校友做志愿者,开车运送物资,太疲劳了,从武昌开上二七大桥,去汉口运口罩,开着车睡着了,撞到卡点,吓得交警赶紧跳开。交警把他拦下来之后没有处罚,只是说:强制你在路边睡两个小时。
 
正在卸货的人
 
武汉的夜景
 
   未完待续~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