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你是谁,取决于你选择自己是谁

何帆:你是谁,取决于你选择自己是谁

 

——乔舒亚·库珀·雷默《第七感》书评
 
乔舒亚·库珀·雷默是我心目中的传奇人物。他1968年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十几岁的时候就成为飞行员,创造了多项飞行记录。25岁他加入《新闻周刊》,负责科技报道,并运营该刊的数字版。28岁加入《时代》杂志,30岁成为该刊的国际部主任。他是《时代》周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际部主任。2002年他来到中国,跟中国的政商精英有着广泛深入的交流。后来,他加入基辛格基金会,跟随基辛格周旋于各国政要之间,还身兼星巴克、联邦快递等跨国公司的董事。如今,他是基辛格基金会的副主席和联合CEO。
 
我认识雷默,是因为2006年他推荐我当选为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他是最早的一批“全球青年领袖”,我比他晚几年。我们参加过几次“全球青年领袖”的活动,雷默兴致勃勃地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但过了几年,我们两个就对此不感兴趣了。我是少年老成,他是阅人无数,我们都觉得世界经济论坛组织的活动过于浮夸和肤浅。多年以来,我们两个以自己的方式行走大地,了解这个世界。每过一段时间,我们两个就会在北京或纽约见面,互相切磋印证,试图更好地理解时代的变化。
 
雷默的上一本书是《不可思议的年代》,由我翻译,已经在湖南科技出版社出了中译本。中信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新作《第七感》,建议读者朋友们可以把这两本书对照阅读。
 
雷默的书文如其人,充满了好奇、智慧、深深的忧虑和沛然而至的乐观。我在翻译《不可思议的年代》之前,先翻译了《纽约时报》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世界是平的》在当时洛阳纸贵、颇受好评,但其很多观点过于天真,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推崇备至。《不可思议的年代》也是讲世界经济和政治的新变化的,但雷默的观点却冷峻得多。他在2009年就写到:“阅读本书的读者,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恐怕都难以见到我们所渴望见到的和平降临地球’。”如今,我们才猛然惊醒,原来雷默早已预见到了即将到来的动荡和混乱。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时隔六年,雷默在《第七感》里将他对世界经济政治的认知进一步升级。他特别强调网络的意义。网络如何连接大众,是大家都能看得到的,雷默要告诉我们的是网络时代的对立和统一。人们昧于理解的是,网络时代并未使得我们更加平等,而是加剧了社会的分化。网络时代并未使得我们更加安全,而是孕育着更多的风险。物体下坠的时候,速度会越来越快。互联网的发展也是加速度的。我们能够联系到的关系越是广泛,与人互联的欲望就会越强烈。电脑的运行速度越快,我们对效率就会愈加痴迷。
 
大工业革命摧毁了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力量:国王、教皇、骑士、炼金术士。在我们这个时代,即时、不断的互联也在颠覆旧有的秩序电视台、报纸、大学、购物中心、城市规划。贸易的网络、金融的网络、战争的网络、生态的网络都将被重塑。
 
这是一个互联的时代。你是谁,取决于你和谁互联。
 
我们变得更加安全了吗?恰恰相反,未来的世界会变得更加动荡不安。当我们连通了网络,得到更多的便利时,其实也在让渡自己的个人信息。政府和黑客都可以很容易地监听你的通话、监视你的行为、搜集你的信息,甚至检测你的DNA。我们早已生活在乔治·奧威尔的《1984》中所描写的社会。
 
这里有一个无法破解的三难选择。学习经济学的朋友会听说过宏观经济学的三难选择。一国经济对外开放之后,会面临货币政策自主性、汇率稳定和资本自由流动这三个目标。这三个目标看起来都很美好,但是,对不起,你最多只能选择其中的两个目标,并以放弃第三个目标为代价。网络社会的三难选择是:高速、开放和安全,你只能选择其中的两个。如果你选择高速和安全,就要保持适当的封闭性,好比进入私家会所,或是走贵宾通道。如果你选择开放和安全,那就要放弃速度,好比机场对所有的乘客开放,但一道道安检能让你抓狂。如果你选择高速和开放,就不得不放弃安全,准备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风险。这最后一种选择看起来是大势所趋。正如法国哲学家保罗·维希留( Paul virilio)所说的:“当你发明了轮船,就发明了海难;当你发明了飞机,就发明了空难。”任何一种革命,总会或多或少地带点邪恶的性质。
 
怎么办?就像《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里所说的,为了停留在原地,只能不停地奔跑。为了在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生存,你必须不断地磨炼自己的大局观。尼采讲过,只有拥有第六感,才能在当时看似疯狂的工业革命中生存下来。他说的第六感是对历史规律的感知能力。就像在马拉松赛跑中,选手需要对整个路线有所了解,才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速度,否则可能会因速度过快而精疲力竭。生逢剧烈变革的年代,人们同样需要对历史的整体把控意识。雷默接着说,只有拥有第七感,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网络时代生存下来。所谓的第七感,就是透过现象看到连接的本质的能力。网络时代一方面会摧毁一切陈旧的事物,不管它们在现在有多么不可一世,另一方面,还会催生很多新鲜的事物,这些新鲜的事物可能会让我们欢欣鼓舞,更可能会让我们感到陌生和不安。在“破旧立新”的过程中,冲突和动荡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将体验更多的悲伤和失望,也将经历更为艰难的转型和改革。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历史总是充满了崎岖,照亮人性的火焰在风中飘摇,几乎要被吹灭,却总是能够顽强地坚持。雷默接着说,只有拥有第七感,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网络时代生存下来。所谓的第七感,就是透过现象看到连接的本质的能力。网络时代一方面会摧毁一切陈旧的事物,不管它们在现在有多么不可一世,另一方面,还会催生很多新鲜的事物,这些新鲜的事物可能会让我们欢欣鼓舞,更可能会让我们感到陌生和不安。在“破旧立新”的过程中,冲突和动荡是不可避免的。
 
我的一位朋友讲过,小时代已经结束,大时代已经到来。在小时代,每个人都想追求自己的“小利益”,在大时代,每个人只能努力去避免猝然降临的“小灾难”。
 
你是谁,取决于你选择自己是谁。
 
注:本文转载自得到APP,如需转载请与得到联系获取授权。
 
购书链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