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范家小学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

范家小学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

 

2月18日,江苏连云港赣榆区教育局局长陆建国先生在《中国青年报》上刊发了一篇名为《从范家小学看乡村教育的应然与实然》的文章,陆先生对范家小学的教育模式予以肯定,同时也提出了很多引发思考的问题,如:像范家小学这样的学校是否“具有普遍推广的可能性”。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就陆建国先生此文提出的困惑和问题发表了名为《范家小学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一文进行了回应。特此分享给大家,让我们一同来探讨和思考中国农村教育的现状和未来。
 
范家小学是农村教育的乌托邦?
张平原 范家小学校长
 
 
2月18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从范家小学看乡村教育的应然与实然》一文(篇二为该文原文),陆建国先生提出了一个问题:像范家小学这样的学校是否“具有普遍推广的可能性”。他有两点质疑:一是范家小学的硬件较好;二是范家小学的生师比较高,所以他认为范家小学是“资源供给充分的前提下,采取小班教学的模式”的特例。感谢陆先生对范家小学的关注,我也想就此问题进行商榷。
 
何帆教授在他的新作《变量》里称范家小学是“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其实,对这一结论,我也觉得有点夸张。当然,这是因为他看到我们在偏僻的农村,能为乡村教育作出一点点成绩,为我们感到高兴。但是,我认为只有最适合自身条件的学校,没有最好的学校,很难评判城里学校还是农村学校更先进,也没有办法按照统一的标准评估学校的水平,更没有必要按照一种模式去复制学校教育。
 
最近几年,在政府和各界人士的支持和帮助下,范家小学的硬件条件确实得到了改善,这对我们全校师生都是一种鼓励。但是,我们以前的配置远远不如现在,当时,我们也没有因为条件艰苦就放弃办学信念。换个角度去思考,如果我们现在抽掉学生的平板电脑、教室里的空调和沙发,范家小学就不是好学校了吗?我是不同意这样的判断的。在我看来,我们学校最宝贵的资产不是硬件,而是一个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氛围,一个能够给孩子平等、包容、自由、安全的心理环境。
 
假如我说好学校是有能力容纳一些混乱的学校、是不把此学生与彼学生进行比较的学校,是不对学生挑三拣四的学校、是一所没有近视眼的学校……这一判断错了吗?范家小学就是这样一所学校。俗话说,用钱能办的事那都不算事儿。用钱能办好的学校,村大爷也能办。不好的学校从门头铺金铺银,全校红地毯,也不算好教育,顶多也就是个土豪。我们在范家小学追求的目标,并不是把学校置办得更豪华,而是给农村学校提供一个最低成本的办学启发。
 
如果认为范家小学就是因为生师比较高,老师才能更从容不迫地照顾好每一个孩子,那也是一种误解。事实上,这里除了43个小学生还有28个幼儿呢,39个住校学生(含6个幼儿),教师人均每周24.6课时,平时全都住在学校,不仅给孩子们上课,还要照顾孩子们的生活,带他们洗澡,有时候还要给小孩子洗粑粑,半夜三更送孩子去19公里以外的镇医院,等等。13个教师,多吗?像范家小学这样在距离县城40公里的深山沟里,要留住一个老师有多么不容易,要留住一群优秀的教师,更难。这里老师的工作量丝毫不比城里大班的任课老师少,他们能够坚守在这里,更多的是因为对孩子们有了感情,我们这一批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的老师,彼此甘苦与共,舍不得离开这种温暖的家的感觉。
 
文章还讲到,范家小学农村孩子起点低,所以我们就不追求成绩,担心我们会荒废了农村孩子的学业。我的确是说过不以分数为目标,但这并不等于放弃孩子对知识的学习。我确实给了孩子们很多玩耍的时间,一个学期只需要完成教育局核定的教辅资料就可以了。我们还允许孩子们考3次,哪一次考得好,就作为最后的成绩。孩子考100分我们学校不奖励,考22分,我们学校也不批评。学生的考试结果与老师的绩效也没有关系。这种看似“放羊”的教育方式并没有让孩子放任自流,相反,我们的孩子都是盼望考试的,没一个会有厌学情绪。我们的学生升入初中之后,并不比那些只会刷题的孩子学习成绩差,而且,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的孩子更爱学习,更会学习。我们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和信心,维护孩子可持续的学习力。因为,这才是义务教育的重要任务,才是爱,才是责任和担当。
 
文中还说,“乡村学校,是他们获取教育资源的唯一渠道。不像城市,校外培训机构繁多,教育资源供给丰富,完全能够堤内损失堤外补”。的确,我们农村学校在一些教育资源上比城里更稀缺,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啊。而且,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我们的孩子获取知识的能力在提高。我们也在努力通过网络教学、把老师送出去进修等方式,缩小自己和大城市的差距。不过,农村学校也有自己的长处。农村孩子在一起玩耍的时间更多,玩耍是每一个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是儿童可持续学习力的必要保障,是儿童完成社会化的重要渠道。通过我的观察,我发现我们的孩子在跟同龄人交流、跟客人们交流的时候,非常有自信心,善于表达自己、善于跟别人合作。这方面的能力,对他们未来的成长可能会比成绩好更重要啊。在把孩子们培养成一个自立、自尊、爱祖国、爱人民的好公民方面,我丝毫不觉得农村学校跟城里学校比有什么劣势,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后,个个都会是棒棒的。
 
文中还说,“中国现阶段的实力和财力”不足,“脱离了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国情社情,孤立地谈教育理想,拔高国民对于现阶段教育模式的期许”,容易“自欺欺人”。我对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各条战线的发展非常迅猛,我们理应对教育有更高的期许啊!每一个父母都会对孩子的教育有期许,这种期许是理所应有的,怎么会是被拔高了的呢?如果我们不能“拔高”对教育的期许,难道让我们降低对教育的期许?如果我们教育工作者都不敢谈理想,那谁还会对教育的未来抱有希望呢?
 
在我看来,舆论对范家小学的鼓励,更多的是因为我们的一点点努力,唤醒了人们对教育的理想和期许,点燃了人们对教育改革的希望,让更多的人能够讨论、反思我们过去的教育模式中存在的问题,让更多的人不再坐着哀叹,而是起来行动,在祖国的每一个角落、在学校的每一个教室,汇集各种资源、交流各种经验、互相学习、互相支持、勇于尝试、勇于创新。这不是改变教育现状的最好办法吗?这不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应该以身作则,给孩子做出的最好榜样吗?
 
附《从范家小学看乡村教育的应然与实然》一文:
 
从范家小学看乡村教育的应然与实然
陆建国 江苏连云港赣榆区教育局局长
 
前不久,四川广元的一所乡村学校——范家小学,因为罗振宇先生的一场跨年演讲而走红网络。这所学校的办学理念,被北大何帆教授誉为“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
 
读了关于范家小学的一些报道后,我明白了范家小学之所以会成为乡村教育的一个典范,自有一番道理。主要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这所学校有一位有情怀有想法的好校长;二是学校教育资源配置较为完备充分;三是当地乡村相对宽松的教育环境。可以说,正是多重因素叠加,才造就了今天的范家小学。至于范家小学是否真的是“中国教育理念最先进的学校”,不同维度,评判不一,在此不做讨论。但不可否认,范家小学是一所好学校。范家小学的一些教育理念,诸如乡土课程的开发、项目式学习的实践、因地制宜,确有值得学习借鉴之处。教育界有一个共识,小学阶段是养成教育,让孩子从小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树立规矩意识,健康快乐成长,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至为重要。诚如范家小学张平原校长所说:成绩不是最重要的。毋庸置疑,范家小学的生动实践,代表了中国基层基础教育,尤其是乡村教育的一个发展方向,不再是沉闷的、乏味的、单向的说教,而是鲜活的、互动的、充满生命张力的教育。
 
范家小学的出现,在一些学者眼中,它代表了一种终极教育理想的落地、生根与萌芽,是中国乡村教育不可辜负的未来。或许正因如此,范家小学才会引发如此之多的关注关心,兴趣兴奋。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我们当然为范家小学感到骄傲,它让全社会能更近距离、且更加认真地审视和思考乡村教育,这对于促进乡村教育的发展,必然会产生积极推动作用。只是,于众声喧哗之中,我们还是要保持一分冷静,因为,范家小学这样的存在,在当下中国广大乡村学校中,可谓特例。譬如硬件方面,根据媒体报道,教室里有落地空调,有可供师生休憩的沙发,学生人手一台平板电脑——这等条件,即使在江浙这样的经济发达省份,于大多数乡村小学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即。师资配备方面,更是令人艳羡,全校43名学生13位老师,生师比接近3∶1。这一生师比,对于中国大部分小学,包括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小学,都属不可能。当然,范家小学的师生比,不是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有意为之,而是在城市化进程加快的大背景下,乡村人口净流出自然形成的结果。整体来说,中国乡村小学面广量大,语数外老师能够配齐已属不易,艺体类老师,则是严重匮乏。从这个维度考量,张平原校长所言“未来中国的优质教育一定在农村”,只能是一种美好愿景。
 
某种程度上,范家小学呈现的,是教育的一种“理想状态”,在资源供给充分的前提下,采取小班教学的模式,最大程度地实现因材施教,何其美好! 
 
可是,知易行难。当下中国,范家小学这样的硬件配置,不具备普遍推行的可能性;师资方面,单是按照基本要求配齐各科教师,也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说到底,这还是发展阶段问题,中国现阶段的实力财力,注定范家小学的模式不具有普适性。正如我们向往共产主义社会的按需分配,可现实是,中国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脱离这一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国情社情,孤立地谈教育理念理想,拔高国民对于现阶段教育模式的期许,容易自欺欺人。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没有充足的教育资源供给,渲染任何先进的教育理念,都是指山卖磨。是故,乡村小学如果不顾自身实际,生搬硬套范家小学模式,结果可能适得其反。
 
媒体报道中,张校长还有这样一个表达:农村孩子起点低,那我们就不追求成绩,这个社会除了极少的科学家,更多的还是各行各业的劳动者,给他们自信和阳光,给他们良好的素质,他们今后也一定会是优秀体面的劳动者,一样为社会作贡献。的确如此,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乡村孩子未必都要做科学家,长大成人后,学得一技之长,分布在不同行业,成为优秀体面的劳动者,当然也很好。不过,有一点值得商榷,乡村孩子起点低,并不意味学校就可以放弃对他们文化成绩的追求,因为成绩背后,是知识的积累,是乡村孩子改变命运的重要基石。当然,联系报道上下文,我相信这是张校长的表述口误,非其本意。
 
对于大多乡村孩子而言,乡村教育,是他们人生梦想的起点,而学校,则是他们获取教育资源的唯一渠道。不像城市,校外培训机构繁多,教育资源供给丰富,完全能够堤内损失堤外补。前段时间,有篇流传甚广的网文,题目叫《疯狂的黄庄》,文章描述了北京海淀黄庄校外培训状况和家长的焦虑。可以说,学而思新东方这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存在,作为影子教育体系,实际上是加剧了城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因为,这些教育机构目前主要分布在三线及以上城市。县城,尤其是乡村,学生获取教育资源,主要还是依靠学校,所以,身为基层教育工作者,必须认识到,我们是千千万万乡村家长望子成龙的寄托所在,是千千万万乡村孩子人生开挂的希望所在,因为我们的存在和努力,这些乡村孩子“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人生梦想,才有可能实现,因此,我们既要胸怀教育理想,更要脚踏实地。
 
这是责任,也是大爱。
 
注:两篇文章来源为中国青年报,转载请注明来源。
 
 
购书链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