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读书日记|艰难时代:亲历美国大萧条

何帆读书日记|艰难时代:亲历美国大萧条

继续读斯特兹·特克尔的《艰难时代》。略有感悟:一,大萧条的到来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就像浴缸的塞子”突然被拔掉了;二,所有的过来人都很困惑,为什么没有爆发革命。当时,人们失败之后更多地怪罪自己,比如,我要是没有买那套昂贵的房子就好了,或是,我要是提前把股票卖掉就好了,“命苦不能怪政府”;三,在猝然降临的危机面前,人们会更友好,因为大家都一样穷了,反而是在经济复苏之后,阶层之间的仇视增加;四,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大萧条时期有人混得很好,有人(比如农民)在大萧条之前就混不下去了,也有人趁机发财的。私酒贩子就很有钱。
 
 
为了写稿子,重读杨鹏的《为公益而共和》。这本书记录的是一群企业家为了做点公益,在阿拉善治沙,一起组织起来,学习如何用民主的方式合作的有趣故事。你会发现,在如何参与公共事务这件事情上,这些又有钱又成功的企业家,同样是懵懂无知的小学生。我们都要从头学起。
 
 
继续读《艰难时代》。读到了知识界、媒体人、年轻人是怎么看大萧条的。最近感觉最值得去看的三段历史: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美国大萧条、英国工业革命发轫阶段。还在找美国麦卡锡主义年代的历史书,尚未找到佳构。
 
读《资治通鉴》卷二十八至卷三十二,还是读得太快了,要控制速度。回顾上一本写到的汉武时期,颇有感触。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好用酷吏,但好在还能知人善任,底子又厚。卷三读到元帝、成帝,不过是顺流而下,滑倒哪里算哪里了。大国总能多撑几年。
 
 
读刘以鬯的《酒徒》。应该是重读。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是在初二的时候。那时读书的胆子真大。这一次补了补课,对香港70年代的背景略有了解,读来感悟更多,但对刘的文字风格,不如小时候那么崇拜了。又读《寺内》,是刘以鬯的短篇、中篇小说集。《动乱》一文,构思绝妙。赞叹再三,改日模仿一回。
 
 
读《永生的诗人》,是一本诗集,编了几位夭折的诗人,顾城、海子、骆一禾、马雁,这算是最有名的,还有几位我不熟悉。除了像骆一禾是病故,大多数诗人是自杀。中国诗人自杀,是学西方人的。民国时期的朱湘开了先例。
 
 
读罗伊·彼得·克拉克《精简写作:快节奏时代的沟通与表达》。和我以前读过的一本Microstyle类似。有一些可用的技巧,但中英文有差异。谁来写一本中文如何精简写作呢?其实中国的标语口号就是精简写作,毛主席是这方面的高手,后世无人能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