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读书日记|电影人之眼:活用电影构图

何帆读书日记|电影人之眼:活用电影构图

读Gustavo Mercado的《电影人之眼:活用电影构图》,想从电影构图领悟一些写作视角。一个发现:电影镜头往往从远拉近,用大远景表现建置镜头(establishing shot),但所有的写作课都告诉你,要从一个小的切口切入。用奥茨的话来说,就是像契诃夫小说里写的那样,用骨头引诱小狗,用小狗引诱女人,一步步引诱读者。为什么电影和文字的表达方式会有这种不同呢?还学到一个“希区柯克构图法”:画面中物体的大小应该与物体在当时故事中的重要程度成正比。这一点对写作也很有启发。
 
 
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认真读了李笑来的《韭菜的自我修养》。李笑来的写法非常讨巧,读来就像冲澡。这或许就是最适合大众读者的风格?平心静气地想想,觉得我确实没法写成这样。
 
读齐泽克《事件》。齐泽克说事件总带有奇迹的性质,无论是生活中的出人意料的小事,还是政治大事,甚至是神迹,都是超出了原因的结果。谈论事件,其实还要反思对事件的解读,各种观念的起落。齐泽克总是妙语连珠。抄一个吧:“当一个政权失去了权威时,其处境就像卡通片里越过了悬崖的汤姆猫:一旦它往下看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个政权就会开始崩溃。”
 
晚上坐飞机去布鲁塞尔。晚高峰,小雨,堵得要命。晚点五分钟,没有办法check in。只好回家。回家路上,旅行社又帮我改签好了半夜的红眼航班,没办法,再打车去机场。折腾到下半夜两点登机。在机场读完李开复的《AI未来》。此书主要观点是中国的AI注重应用,企业家执行能力更强,很可能在AI技术发展方面会超过美国。补充一点:导致中国AI化速度更快的不仅是由于企业家和政府的努力,而且是由于中国社会、中国的消费者的特质:喜欢新奇,不怕风险。所以,中国AI化的速度比美国快,未必是一件好事。中国会变成人类走进AI社会的巨大试验田,我们都会变成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早上七点到布鲁塞尔。上午准备发言稿。下午参加Bruegel关于competition policy的讨论会。晚上睡前读《楚辞补注》。
 
 
在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开会“亚欧经济论坛”,主持第一场“货币政策和房价”,发言人:Bruegel的Zsolt Darvas, 韩国Korea University的朴英哲和日本Keio University的Sayuri Shirai教授。评论人是CEPII的Thomas Grjebine,韩国Korean Institute of Finance的Choonsung Park。晚上翻《楚辞补注》。
 
 
上午继续开亚欧经济论坛。今天是公开会议,会场在Solvay Library,1902年建的一栋老建筑。这里原来是社会学研究所,但很多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玻尔都经常过来开会。
 
下午返程。不得不吐槽一下,我以为是先坐飞机从布鲁塞尔到巴黎,然后再转机。到了机场才知道,布鲁塞尔到巴黎是没有航班的,我的票是火车票。更坑爹的是,火车的班次叫法航7188。第一次遇见出租车不能开到机场的出发厅,旅客下车之后,都得拎着行李走一长段路,才能到机场。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北京的西直门地铁站。再抱怨一下,到了布鲁塞尔MIDI火车站,check in,然后去lounge,找了半天找不到,最后发现Lounge在隔着一条马路的另一栋楼里。布鲁塞尔的坑爹水平,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跟帝都有得一拼了。
火车上读Sayuri Shirai的Mission Incomplete: Reflating Japan’s Economy.作者是Keio University教授,曾任日本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她对黑田东彦的货币政策基本持否定态度,书中讲了日本央行实行QQE政策以来的具体操作和实际效果。
 
 
坐飞机从巴黎回北京。飞机上看电影Shock and Awe,讲Kight-Ridder的两位记者Jonathan Landay和Warren Strobel报道美国伊拉克战争。是根据真人真事改变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大报都支持小布什对伊拉克开战,但这两位记者一直怀疑,想方设法挖掘真相。
 
(所有配图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随时告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