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跟随大东亚共荣圈的小伙伴们

跟随大东亚共荣圈的小伙伴们

 

今天接着介绍托兰《日本帝国衰亡史》,第三部《决一死战》讲述了1943年和1944年的战事,如山本五十六之死、德黑兰会议、塞班岛战役、菲律宾海海战、东条英机下台、莱特湾之战、断颈岭之战等。到1945年初,美军已经控制了太平洋和东南亚,在进攻日本本土之前,只剩下冲绳和硫磺两座小岛尚在日军手上。

 

1943年,太平洋战争的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日军早期势如破竹的攻势被遏制,战争进入了对峙阶段。

 

1943年4月,山本五十六坐飞机视察所罗门群岛的防御,但其行踪早已被美军知悉。4月18日,山本的座机被美军击落。山本的继任是古贺峰一,他的运气也极其糟糕,就任不到一年,在1944年3月,古贺乘机前往菲律宾前线视察,途中飞机失事,古贺下落不明。

 

战争拼的是实力的对比。

 

日本尽管占领了东南亚和中国的大面积国土,但各占领区的司令官并没有充分开发当地的自然资源,也没有生产出大量的军用物资,即使生产出来,也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运回本土,因为日本的商船数量有限,美国的潜艇又不断地袭击往来的运输船只,日本已经日益穷蹙。

 

海陆两军为了争夺战略物资互相攻击。“陆军和海军为每一件小事都要争吵”,航空本部和舰队司令部也大闹不和。丰田副武海军大将把陆军称为“马粪”,他公开说宁愿把女儿嫁给乞丐,也不嫁给陆军军人。

 

但就在日本国力由盛至衰的转折口,其“软实力”却大为彰显。日本提出了“大东亚共荣圈”,美国人觉得这是个笑话。美国作家赛珍珠提醒其同胞,泛亚主义的精神是根深蒂固的。“东西方的主要障碍是,白人不愿放弃其优越感,有色人种不愿忍受其卑劣感。”“亚洲人不愿做殖民地居民,他们已经下定决心永不再做殖民地居民。”

 


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图

 

受到“大东亚共荣圈”鼓舞的亚洲政客有一大把。这要怪还得怪西方。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威尔逊总统唤起了亚洲国家的民族自觉,但西方列强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不肯平等地对待亚洲人民。丘吉尔和罗斯福签订的《大西洋宪章》再度燃起亚洲人民的希望,因为其中提到:“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政府形式”。丘吉尔很快就浇灭了亚洲的希望,他明确地讲到,这个宪章不适用于英国的殖民地。相比日本侵略者而言,很多殖民地人民更怨恨英国人。看到英国军队全线撤退,很多人反而觉得开心,因为这证明白种人并非不可战胜,黄种人战胜了白种人。东南亚国家的政治家认为这是一个解放和独立的好机会。尽管在日本的扶植下,他们职能做傀儡,但他们觉得,傀儡的地位比奴隶的地位更高一些。就在美国国内,美国对日裔公民也极为不公。二战爆发之后,11万美籍日本人被关进比集中营好不了多少的“安置中心”。美国还有搬迁德国和意大利血统公民的类似计划,但遭到强烈反对,政府只好宣布取消。这一做法更是在日本激起了公愤。

 

1943年11月,万国来朝,召开了大东亚会议。东条英机是主席。坐在他右边的是缅甸、伪满洲国、南京的汪精卫伪政府,左边是泰国、菲律宾和印度。

 


大东亚会议的召开

 

汪精卫说,我们不仅要打赢大东亚战争,还要在大东亚“共荣”。“中国”的口号是:再兴中华,保卫东亚。

 

紧接着,泰国的旺·威泰耶康亲王、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河和菲律宾总统劳雷尔一一发言。

 

菲律宾人的感情溢于言表。劳雷尔讲到:“拥有无限智慧的上帝不会抛弃日本,不会抛弃大东亚各国人民。上帝将会降临人间,与我们一起流泪。”

 

最后压轴的是缅甸的巴莫。缅甸刚刚在日本的扶植下建国,巴莫任元首,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是国防部长,昂山将军曾是缅甸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后来投靠日本人。巴莫的发言非常得体、顺耳。他说: “多亏了日本,我们才能又一次得到这个真理并按照它行动:亚洲人当然应该收复亚洲。在这个简单的真理中寄托着亚洲的命运。”

 

这种受到小伙伴拥戴的感觉真好。对东条来说,这几个小时是他一生中最满意的时刻,他像慈父一样朝各国代表微笑。撒谎者也会被自己的谎言陶醉。

 

但就在此时,美国已经在太平洋战场上展开攻势。美军采用了“蛙跳战术”,避开一些大的岛屿,直接进攻具有战略地位的小岛,甚至是珊瑚礁。尽管战争大多围绕着这些小岛进行,但战斗极其激烈,美军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日本的颓势逐渐难以扭转。

 

日本继承了英国的传统。日本海军是英国海军帮助建立的,喜欢模仿的日本人照抄了英国海军的一切。江田岛的海军学校就是英国达特默斯海军学校的翻版,就连造房子的砖都是从英国运来的。关键的一点是,继承了英国的传统,日本的潜艇不攻击商船。美国的潜艇肆无忌惮地击沉毫无防守能力的日本商船。美国的潜艇有了较大的改进,新式鱼雷取代了早期的鱼雷。早期的鱼雷往往走弧线而非直线,而且常常不爆炸。日本不胜其扰,开始派出舰队护航。美国的潜艇一时难以得手,潜艇舰长纷纷回去接受训练。他们很快就回来了,这次,他们改用打群架的“狼群战术”继续骚扰日本商船。

 

在太平洋战争一开始,日本的零式飞机优于美国飞机。后来,美军推出了新型的“泼妇式”战斗机。“泼妇式”的爬高和俯冲性能都胜过“零式”,武器配备更多,驾驶员的后部有很厚的装甲板保护,前面有很厚的防弹挡风玻璃。一位海军飞行员说:“我真爱这种飞机。要是它会做饭的话,我就娶它做老婆。”美国拥有大批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他们至少经过两年训练,都有300小时以上的飞行纪录。日本派出的却是新手,只经过半年训练,有的只有几个小时的飞行记录。没有办法,日本发明了自杀式的“神风攻击队”,飞行员在飞机上绑上炸药,直接向美国的军舰撞去。

 


新型“泼妇式”战斗机

 

在塞班岛和帛琉岛,美军每往前推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据统计,平均打死一名日军要用掉1589发轻重武器弹药。让美国人最不能理解的是,日本人明知绝无成功的可能性,也不会投降。日本伤兵躺在地上求救,美国兵过去帮助他,日本兵就拉响手榴弹,和美国兵同归于尽。这和日本军国主义的洗脑有很大关系。日本兵接受的教育是,美国会割掉俘虏的生殖器,好让日本人绝种。不要说日本兵,就连日本的平民也深受荼毒。美国占领塞班岛之后,好几千日本平民麇集在海边的悬崖上打算跳崖自杀。美国人拿大喇叭喊话,但没有人听。父母把孩子扔下去,自己接着跳下去。母亲背着孩子跳入惊涛骇浪。一个母亲在分娩时淹死,孩子的头刚刚出世。无法撤退的重伤员每人一颗手榴弹,他们拉响手榴弹自杀。平民也学会了这一招,一家人抱在一起,拉响一颗手榴弹。塞班岛上,三万日本守军几乎无一幸存,2/3的平民,大约2.2万人毫无必要地死去。

 

美军参谋部本来打算跳过菲律宾,直接占领台湾,麦克阿瑟竭力反对。他当年坐飞机离开菲律宾,很多人戳着他的后背骂他胆小鬼。自大的麦克阿瑟渴望成为“菲律宾的解放者”,他拼命说服了马歇尔将军。

 


美军进驻菲律宾

 

美军占领了菲律宾之后,菲律宾人马上转向拥戴美国人。一位美国上校召集大家开会,一是宣布菲律宾已经被美国解放,二是想用一批菲律宾劳工。他发言结束,一位议会议员开始讲话。他是用英语讲话,讲的时候朝向菲律宾听众,但其实是说给美国人听的。他说:“我们是为了活命而不得不服从日本人。”

 

美军上校说,菲律宾是菲律宾人的,我们需要你们的劳工,但会付钱给你们,你们拿这些钱,可以买大米和生活用品。

 

当地的省长大声说:“我们365天给美国人干活,不要报酬。”

 

美国上校说不能白干,他的声音被一片排山倒海般的喊声淹没。

 

“亲爱的美国人!我们干!我们干!”

 

本文为约翰·托兰《日本帝国衰亡史:1936-1945》读书笔记之三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