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不平静的高加索

不平静的高加索

不平静的高加索
何 帆
 
  1837年2月,莱蒙托夫被任命为下诺夫哥罗德高加索骑兵团准尉。年轻的诗人在途中染上了感冒,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追赶大部队。他翻山越岭,身着切尔克斯人服装,肩背步枪,在旷野中过夜,在狼嚎声中入眠。在《哥萨克摇篮曲》中,莱蒙托夫写到:“捷列克河在乱石中奔流/波浪拍打着两岸/可怕的车臣人爬到岸上/正在磨快他的刀剑”。
    车臣在俄罗斯南部,高加索山脉的北部。从黑海到里海,高加索山脉绵延约700英里。在高加索山脉的北部,一共有七个俄罗斯的共和国:阿迪格、卡拉恰耶夫-切尔克斯、卡巴尔达-巴尔卡尔、北奥塞梯、印古什、车臣和达吉斯坦,面积大约相当于美国的华盛顿州,或中国的贵州省。这里的人口大约有600-900万,是俄罗斯民族最多的地区。俄罗斯人散居在各地。索卡西亚人(包括阿迪格人、切尔克斯人和卡巴尔人)以及讲土耳其语的卡拉恰耶夫人、巴尔卡人主要住在西边的三个共和国。奥赛梯人主要住在北奥赛梯共和国。印古什人和车臣人分别住在印古什共和国和车臣共和国。达吉斯坦的民族最为多元,这里的人们讲30多种不同的语言。除了北奥赛梯共和国(居民主要是基督徒),这个地区的大部分人口信奉伊斯兰教。
    18世纪,彼得大帝的军队横扫高加索南北,使这一地区成为帝国的一部分。从1801年到1829年,俄罗斯在高加索南部,即现在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把反对俄国的僧侣和贵族们赶走,牢牢的建立了自己的统治。由于在这些地方,原本就有一些势力较大的亲俄贵族,因此俄罗斯并不需要从头建立政治秩序,它只需要支持和培养自己的代理人就行。但是,北高加索地区却始终没有安定下来,而是变成了一个充满了血仇之地。
    北高加索地区地形复杂、民族众多,这里没有强而有力的本地政治首领,没有龙头,只有一群扶不起来的地头蛇。起初,俄罗斯希望能拉拢当地的头领,给予他们权力,希望他们能给当地带来秩序。但是,被扶植的当地头领难负众望,不断有反叛力量起来,反对他们。俄罗斯为了扶植自己的羽翼,不得不卷入当地的纷争。反叛者的力量日益壮大,比如在19世纪30年代突然崛起的山地领袖沙米尔(Shamil),猛烈的进攻在车臣和达吉斯坦的亲俄统治者。沙米尔的敌人是当地的统治者,他认为这些人背叛了伊斯兰教义、出卖了山地农民的利益,俄罗斯只是他的第二个敌人。
    在苏联时期,苏维埃政权在这里镇压过土匪。1943年和1944年,斯大林认为,北高加索人和纳粹互相勾结,乘机反抗苏联,于是,他强迫至少50多万北高加索人迁往中亚。直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之后,这批北高加索人才被允许回到家乡。这一辛酸的历史给北高加索人留下了屈辱的记忆。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车臣首领是杜达耶夫。他在出生不久就随亲人一起被关进铁罐车,开始了流放生涯。
    1994年,叶利钦总统派兵进入车臣,镇压车臣的分裂势力。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了。首先,俄军的轰炸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接着,当俄军懵懵懂懂的进入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时候,遇到了激烈的巷战抵抗,俄军伤亡惨重。从1994年12月战争爆发到1996年12月俄军撤出车臣,俄罗斯出动了17万兵力,阵亡数千人。1999年,车臣叛乱分子首领巴萨耶夫发动对达吉斯坦的袭击,声称要“解放高加索”。和第一次车臣战争不同,第二次车臣战争的两方,目标均有了很大的改变。第二次车臣战争已经吸引了很多境外的穆斯林,他们希望能够在这里掀起来一场宗教复兴运动。普京也不再把打击对象定性为分裂分子,这次的打击目标是恐怖份子。这一场“反恐行动”一打就是十年,到2009年4月,俄罗斯才宣布第二次车臣战争结束,从车臣撤军。
    但是,北高加索仍然处在动荡之中。2009年夏天,在北高加索地区,恐怖事件仍然不断,至少就有五起针对当地亲俄官员的暗杀行动。恐怖袭击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车臣。印古什过去被认为是温顺而和平的,但现在却成了最不安分的共和国,恐怖事件也已经扩散到了达吉斯坦和卡巴尔达-巴尔卡尔。来自北高加索的恐怖分子到了莫斯科和其他地方。2009年11月,一辆从莫斯科驶往圣彼得堡的豪华列车,因发生爆炸脱轨,造成30名乘客死亡。2010年3月,莫斯科地铁发生两起人体炸弹爆炸事件,40多人死亡。俄罗斯内政部官员说,2009年,在北高加索发生的恐怖事件比2008年增长了60%。俄罗斯发生的恐怖事件中,有80%发生在北高加索。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承认,北高加索是俄罗斯最严重的国内政治问题。
    在北高加索问题上,俄罗斯软也不是,硬也不是;放也不是,收也不是。如果俄罗斯对待北高加索的恐怖分子太过软弱,就会引起公众的不满。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就会利用这种不满,登上政治舞台。当前,已经出现了极端民族主义者暴徒袭击来自高加索和中亚的穆斯林的事件。如今,穆斯林已经占到俄罗斯人口的15%,大约有200万穆斯林住在莫斯科。如果这种民族对立的态势继续恶化,俄罗斯可能就真的会爆发内战了。但如果俄罗斯采取强硬态度打击恐怖分子,一来时可能使公众的自由受到限制,二来反而可能激化矛盾。当那些从土耳其或埃及回国的穆斯林被当地的警察或联邦安全官员视为潜在的恐怖分子,严加审讯甚至拷打之后,他们可能会真的被逼梁山。
    俄罗斯从车臣撤军之后,本来是希望通过采取“当地化”的政策,逐渐让车臣问题淡化,即,俄罗斯试图减少对北高加索地区的干预,不再介入当地的纷争,把维持治安的任务交给当地政府。但是,当地的社会矛盾并未化解。掌权的本地官员依靠莫斯科的支持,获得了大量的资金援助,也借此机会中饱私囊,普通人却一无所获。本地官员固然对实际情况更加了解,但是他们有强烈的动机对上隐瞒。他们喜欢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恐怖分子,但却不肯承认自己的贪污腐败。这种“当地化”政策的另外一个不利影响是,俄罗斯人越来越对北高加索感到疏离和陌生。在大部分俄罗斯人看来,高加索是“国内的外邦”。俄罗斯人把他们不熟悉的高加索人视为不可靠的、狂热的宗教分子。放权不行,俄罗斯又开始收回权力。2010年1月,梅德韦杰夫总统建立了一个新的机构:北高加索联邦区,并任命亚历山大赫洛波宁为总统驻北高加索联邦区全权代表,同时兼任俄罗斯副总理。这意味着俄罗斯将大大加强中央对地方的直接控制。
    俄罗斯在北高加索问题上的失误究竟在哪里?首先,苏联时期采取了错误的民族政策。从历史传统来看,北高加索人一直充满了自豪感、热情好客,而且他们更关心自己的家族,他们仍然有着氏族部落遗风,若干个小家庭组成一个大家庭,大家庭的长老具有绝对的权威,他的决定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一直以来,北高加索人并没有非常鲜明的民族意识。由于苏联强力支持自己在当地的代理人,并按照民族的不同,划分出不同的共和国,这逐渐强化了北高加索各地人民的民族意识。其二,俄罗斯依靠代理人统治本地人民的办法,滋养了一群靠从莫斯科得到权力和金钱,但却和当地百姓越来越对立的官僚。在北高加索爆发的一系列人体炸弹,目标不是俄罗斯人,而是和当地人同一民族的亲俄官僚。第三,俄罗斯采取的“当地化”和集中打击恐怖分子的做法,加剧了俄罗斯政府和北高加索人民之间的隔膜。当地人民的生活难以改善、腐败横行、失业率高升,北高加索人在俄罗斯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所以才会产生越来越高涨的宗教热情,而且越来越多的加强和国外的联系,从国外的伊斯兰世界里找到自己的认同感、精神目标。其实,激进的伊斯兰教义在北高加索本来是没有土壤的,这里文化混杂,北高加索的伊斯兰教掺杂着大量的基督教,而且受到苏菲派的影响很大,而这在伊斯兰教中都是非主流的。北高加索年轻人对宗教的热情来自于对现实的幻灭。
    罗马当年就是靠在各地派遣总督的方式,维持庞大的帝国,遗憾的是,帝国的根没有扎下去,终于倒掉了。俄罗斯一直幻想着依靠代理人官僚,维持北高加索的稳定,政府的根没有扎下去,于是就摇摇欲坠。俄罗斯习惯于统治的权术,但缺乏治理的决心。治理好北高加索,需要让政府和当地的人民直接贴近,需要让北高加索地区和俄罗斯的其他地区融为一体。只要俄罗斯还是依靠外派的总督统治北高加索,这一地区就会永无宁日,俄罗斯迟早会爆发一场内战。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