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银行又涨服务费:行业争利却习惯让消费者买单(09-7-8

银行又涨服务费:行业争利却习惯让消费者买单(09-7-8

喜欢使用ATM机取款的储户们要注意了,现在已经有多家银行上调或者是即将上调这个ATM跨行取款的收费的标准。招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在深圳地区的ATM同城跨行的取款手续费,从以往的2块钱已经调到了4块钱,那么中行也将从7月17号起上调部分地区的跨行取款手续费的标准。银行为什么要上调这个ATM跨行取款的手续费呢?这是否是银行新一轮收费将要提价的一个前奏呢?那么作为我们普通的消费者应该怎么办?央视经济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著名财经评论员何帆、刘戈共同评论。
深圳部分银行跨行取款费用翻番,服务价格上调,银行业为何又掀起涨价潮?
刘戈:银行规模不同导致涨价过程并不顺利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种提价并不是理直气壮的,怕引起太多的公众的强烈的反响。在网上大概有95%到98%的人强烈地反对这种提价。那么银行在常用的服务项目上提价的时候,要有一个程序,需要开一个听证会或者要有一个互相协商的过程。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更多的把银行看成整体一块,其实不同的银行在这件事情,它们的利益和态度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在深圳,招商银行它总部在深圳,有110多台ATM机,建设银行,有190多台ATM机。相对而言很多小银行可能只有10几台,20几台,那么在这个市场上,他们的立场就完全不一样的。只有那些拥有特别多的ATM机的这些银行主张提价,而另外一些小银行并没有表态,实际上他们是不愿意让这样一个事情发生的。

其实在以前是不能够跨行取款,到2002年,银联成立了以后才让跨行取现成为可能。但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埋藏了一个利益之争,就是那些国有的大银行拥有ATM机的数量是最多的,而一些中小银行的基础设施是很少的。如果大家全部免费的使用ATM机的话,那么这些大银行就会觉得不公平,然后银联出头就商量一个费率。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时间在变,竞争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所以有一些银行就觉得原来的那个费率是不划算的。

何帆:发飙提价的是大银行 只看到商人的精明看不到同行的智慧

(《今日观察》评论员)

尽管这个提价已经翻了一番,但实际上对这些银行来说还是试探性的。而且这个提价还是里头有玄妙之处的,跟ATM有关的收费。因为有一些跟普通的消费者是没有关系的,比如说发卡行得给代理行交一些钱,如果你拿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卡,然后你到建设银行的ATM机上去取款,那么中国银行得向建设银行得交一笔钱,因为你用了人家的ATM机。另外,中国银行还得向银联交一笔钱,因为银联提供了后台服务,提供了这个网络。还有一块,就是向持卡者收的钱。这里又有四种情况,一种是同城本行,另外一种是异地本行。同城本行,基本上是不收费的,但如果是异地本行的话,现在有收费的,但是在这次涨价的时候没有发生变化。每一次银行想要涨价的时候,就是想涨的是同城的跨行或者是异地的跨行。

这次实际上是大银行在发飙,实际上它们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因为70%的ATM机都是工、农、中、建四大行,包括还有一些招商银行,他们的ATM机也上的比较多。而维护ATM机的费用非常贵,而中小银行只管发卡,不管装ATM机。所以最后逼的这些大银行要提价,所以这是在争利,小利是在争这个成本,因为它觉得原来的收费不划算。大利是争市场份额,因为这对银行来说是很重要的。实际上通过提高这个跨行取款的这个费用,就能够要挟一部分消费者,能够用它的卡。但是在这不得不提醒有一些银行,这样做会受到公众的质疑而影响到它的品牌和声誉。还有在限制了竞争对手的同时,也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会有一部分的客户会流失。所以实际上在这一场商业的游戏里,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商人的精明,但没有看到同业的智慧,就是大家没有齐心协力,想办法把现在银行卡市场上存在的一些制度的漏洞给补上。

是合理还是不合理?是为利润,还有别有苦衷?跨行取款收费的背后,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
刘戈:银行业内部矛盾却习惯由消费者买单

(《今日观察》评论员)

某一个银行,我们在这儿开户,可能另一家银行的ATM机离我家更近,我去这台ATM取钱,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就会发生一些费用。现在我们制定的一个标准,如果我们在代理行,拥有ATM机的这家银行取钱,那么你的开户行要向它发生每一笔业务的话,要支付3块钱,同时还要给银联支付6毛钱,然后客户又给ATM机的这个代理行,那么最后要交2块钱。也就是说ATM机做一笔生意,那么它会得到5块钱,显然ATM机的这家代理银行觉得5块钱是不够了,7块钱才足以弥补它的成本。那么它现在有两个线路,一个线路是向开户银行要,还有一个线路是向客户来要。但是现在的一种习惯是商家之间的矛盾,或者商家和他的中介机构之间的矛盾协调不了的时候,便会到消费者客户这去解决。

何帆:银行业不集中力量解决漏洞弊端早晚会爆发

(《今日观察》评论员)

因为银行收费不收费本身是一个商业行为,但是我们这次要关注它的收费涨价,就是因为这次收费表面是在向消费者收钱,但实质上是在挟持消费者,想要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自己的竞争对手。所以现在银行业并没有去反省在银行卡市场上到底出现那些制度性的漏洞,而是这个负担一味地推给消费者。银行卡现在火爆不起来的原因,一个就是ATM机,其实我们的管理的效率还大可提高。银行没有真正把效率提高,从而减低成本,而是想通过这个收费,把亏损给弥补,所以这个思路可能会有问题的。因为这些制度的漏洞和基础上存在的这些不足不解决,银行卡的市场的矛盾累积,迟早会有集中爆发的一天。

郭田勇:银行正在形成收费准则  消费者将不再有免费的午餐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上次工商银行提价的行为,它肯定做过一些分析,一是涨价以后不会导致,大量的客户因为价格上涨而流失。而一些资金额非常小的客户,由于服务涨价流失了,那么这些客户,银行可能会认为他本来占用我服务比较多,(这种客户)流失银行恐怕也是可以接受的。我想恐怕银行正在形成一种收费准则,客户大概要接受这么一种观念,只要是它给你提供服务的东西可能都要收费,未来免费的午餐恐怕是变得越来越少了。

国世平:我国银行不仅没给消费者返回利益  还收取费用

(深圳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教授《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非常令人生气的就是我们所有的银行,去年的业绩都大幅上升,而且最近业绩都非常好。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国外银行都是要把一些利益返回客户,现在我们的银行不但没有返回利益,相反的还在收取费用。而且收费的幅度又是那么大,这就是非常离谱。我们的银行基本上还是属于过去这种行政(意识),我是老大,我收费你管不了,一旦外资银行享受国民待遇的时候。如果我们再采取这种办法,我们的客户就会用脚投票,我离开你。

刘戈:银行业处于既有垄断又有竞争的特殊时期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其实中国的银行确实是有它的特殊性,在这个行业里面,当我们用垄断来形容的时候,我们发现其实竞争的主体还是很多。当用竞争来形容的时候,我们知道竞争的结果一定是客户消费者得到越来越低价的服务,但是这又反其道而行之。我觉得还是银行在经营、管理水平上面,并没有向良性市场竞争的方向走。

何帆:银行不要进行拆台的竞争要把分配的机制设计好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不是所有的竞争都是好的,在市场上竞争有两种,一种竞争是在向上的竞争,就是通过竞争能够带来技术创新,能够带来这个服务水平的提高。但是还有一种竞争,就是今天讨论的这种互相拆台的竞争。但大银行和小银行之间都在算自己的账,小银行多掏一分钱都不肯干,大银行少挣一分钱也不乐意。所以遇到这样的竞争的时候,有关的管理部门就该管一管。这样竞争的结果,不仅遭殃的是老百姓,而且对这个行业的发展也不利。现在有银监会,有人民银行,而且银联本身的董事会里,既有发行卡,又有代理行。所以我们有这个平台,而且我们的管理者也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和魄力,能够在这个市场上把制度设计好,把分配的机制设计出来,这样的话才能变成一个有序的竞争。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