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何帆:心累型职业和心流型职业

何帆:心累型职业和心流型职业

#1

Part One

有一次,我和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胖罗振宇聊天,说起了一个话题:我们的下一代会干啥。

我们这一代,或多或少都体验过物质匮乏,又是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长大的,所以这一代人的特点是特别能吃苦,特别想赚钱。

可是,到了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已经没有物质匮乏的体验了。年轻一代对出名也有不同的理解。对他们来说,出名不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而是让喜欢你的人,懂你的人能找到你。他们未必不能吃苦,但不会把吃苦耐劳视为一种逢人夸耀的美德。他们更在意一件事情到底好玩不好玩。

罗胖说,下一代人,我们的孩子们,可能会想当厨师。

为什么呢?一道菜做好了,端上来,色香味俱佳,就能赢得满座的赞赏。厨艺艺无止境,当厨师可以一辈子钻研新的菜谱,推陈出新,乐在其中。好的厨师,有个人的品牌,甚至能成为网红,一样能赢得社会地位。

#2

Part Two

年轻一代,可能会有跟上一代不同的择业观念。

我们可以区分两种职业:一种是心累型职业,另一种是心流型职业。

心累型职业的特点是:人被困在系统之中,无法把握事情的发展,也无法度量自己的贡献,无法预测最终的结果,也无法改变中间的程序。这就会让人产生无力感。职务的高低,改变不了被困在系统中的结局。在棋盘上,无论是车、马、炮,还是过河卒,一样都是听从摆布的棋子。

心流型职业的特点是:人们可以自我掌控、自我表达、自我创造、自我实现。这些都是一个人能够真实感受到的,与世俗眼中的名利并无太大的关系。

世俗眼中社会地位更高的职业,有可能是心累型职业。很多看似不起眼的职业,反而是心流型职业。

处长、投资银行经理和木匠,哪个职业更容易带来幸福感?

处长的社会地位并不算低,但他对上要向领导汇报,对下要罩着一群手下,既要照章办事,又要相机抉择。迎来送往,案牍劳形。那么多文山会海,能带来多少实效?他无从判断,只知道随波逐流。按功行赏,论资排辈,他能不能进一步升迁?他无从知晓,只能听天由命。

投资银行经理的收入水平不算少,但他要四处奔波,觥筹交错。做PPT、做Excel,一个都不能少。但是,项目能不能赚钱,行情会不会好转,他心里是没数的。

这些看似光鲜亮丽的行业,往往会遇到太多的干扰因素,以及太多的不确定性。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很多人会因此产生倦怠。

相反,一名熟练的木匠,能从不同的木料看出可以创造的新事物。打家具也好,做木雕也好,他能够享受到完成一件作品的乐趣。每一步都在掌握之中,整个过程让人陶醉。这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难以用言语描述,只能用心灵感受。

#3

Part Three

木匠的体验,就是心理学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所说的“心流”。

心流就是“一个人完全沉浸在某种活动当中,无视其他事物存在的状态”。这种体验本身带来莫大的喜悦,使人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一般人认为,无所事事,优哉游哉,那才叫快乐,其实,最愉悦的时候通常都需要一个人为了某项艰巨的任务而辛苦付出,把体能与智力都发挥到极致。所以,想要体验到真正的快乐,就要有所事事。 

这个有所事事,跟工作有关系,但跟工作中要做的事情关系更大。 

举个例子。外科医生的工作很累,而且很少有其他工作像外科医生一样,要承担如此巨大的责任。可是,很多外科医生会对工作上瘾。他们当然很珍视这个职业带来的收入和名望,也有治病救人的理想,但真正让他们乐在其中的是手术这件事的独特体验。手术需要经验和知识,也需要技巧和天赋。精密的手术,犹如一种艺术。做手术的时候全神贯注,做完手术心满意足。

那还是这份工作,如果把要做的事情改变一下呢?比如,有的外科医生专门割盲肠或扁桃腺,有些甚至只负责帮人穿耳洞。虽然一样是外科医生,而且收入也不菲,但重复这种单调乏味的工作,会让人感到疲惫无聊。

总结一下:工作也许重要,但工作中要做的事更重要。

#4

Part Four

我回到家里,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家的娃。

喝个鸡汤,他会品一口,问:“这是不是文昌鸡?”我囤了很多罐头,吃饭的时候偶尔开一瓶罐头,他看一眼:“罐头啊?不吃。”他会跟妈妈说:“教我做菜吧,不然我以后上大学的时候,就没有好吃的了。”

这家伙可能真有当厨师的潜质。不错。与其心累,不如心流。快乐就好。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