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拉黑,拉黑,直到周围一片漆黑

拉黑,拉黑,直到周围一片漆黑

政治自由主义的低潮
 
理解别人,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理解别人的政治信仰,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谈论政治话题的时候,大家看起来都文质彬彬、和蔼可亲,可为什么一谈论政治话题,可能会导致朋友反目、母子离心、甚至夫妻散伙呢?
    
政治信仰在很多时候不过是一种标语口号。它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彩色的问题黑白化。这些标语口号不能全当真,但也不能不当真。好的标语口号要直指人心。政治信仰之所以重要,因为它代表着我们对一些基本的道德价值观的取舍。
    
相信2016年11月9日这一天,是很多政治自由派人士极为郁闷的一天。大部分政治自由派人士都更偏好希拉里,这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希拉里,而是因为他们厌恶特朗普。然而,特朗普居然战胜了希拉里,这真是世界上最黑暗的一天。
    
政治自由主义是一种向善的政治,他们相信宽容、慷慨和自由,关心受到压迫的弱势群体。在他们看来,这是历史进步的方向、人类文明的升华。相比之下,保守主义贩卖的是低级、庸俗、下流和粗鄙的货色。为什么在政治市场上,保护主义卖得比自由主义还好呢?
    
问题就出在这里。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因为自由主义者的傲慢和偏见,正是因为他们关上了自己的大门,忽视了外边的声音,看不见自己身边的陌生人,冷落了那些心怀不满的人们,才成就了一代狂人特朗普。
道德的五种味道
 
今天给大家介绍著名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的另一本书:《正义之心》。和很多大学教授一样,海特也是一名自由主义者,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自由主义者对人性的洞察反而不如保守主义者细腻深刻。
    
人为什么有道德?按照海特教授的解释,这是我们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演化而来的。人要生存,生存就要面对种种挑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这些经验一层层沉淀下来,就成了我们在选择道德观念时候的依据。由于我们会遇到的挑战不止一种,因此,道德观念的维度也不止一个。
    
打个比方来说,道德犹如味觉.你对哪一种味道更敏感决定了你的政治口味。海特教授讲到,如果仔细辨认,道德至少能够尝出来五种不同的“味道”。
    
第一种味道是关爱。这是因为人们要照顾脆弱的孩子,因此会对弱势者产生怜悯之心;第二种味道是公平。这是因为人们在合作中会遇到欺骗,我们希望惩罚欺骗的行为,讨厌别人揩我们的油;第三种味道是忠诚。我们相信自己的小群体,无论这个小群体是部落也好,还是民族国家也好,我们痛恨那些跟我们做对的敌人,以及背叛群体的败类;第四种味道是权威。人是一种群居动物,所有的群居动物都天然存在等级秩序,当尊卑秩序确立之后,才能减少内部的摩擦,我们对等级和地位非常敏感;第五种味道是圣洁。这是因为人是杂食动物,吃错了东西容易生病,所以我们进化出来对不洁之物的厌恶,并反应到对某些“不洁”的社会行为的厌恶。
    
海特谈到,人们总是想要的是符合自己道德的意识形态。如果把意识形态比做一条狗,自由主义者想要一条温柔可人、聪明伶俐的狗,而保守主义者则想要一条忠心耿耿、驯服听话的狗。
 
只用盐做出的菜
 
自由主义者之所以没能更好地推销自己的意识形态,乃是因为自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以来,他们提供的道德图景过于狭隘,过于关心帮助受害者和为受压迫者的权利抗争。他们关心黑人、同情印第安人,为非洲的饥民募捐,为同性恋者辩护,为其它国家的持不同政见者声援。他们很努力,但未免用力过猛,久而久之容易令人生厌。这好比一个厨师仅仅提供糖和盐,那怎么能烧出一道道好菜呢?特朗普的厨艺可能不好,但他的调味品多,酸甜苦辣都有,就算是地沟油烧出来的麻辣小龙虾,你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容易吸引食客。
    
时代变了,人们的口味也变了。当危机到来,人们预感社会基础会受到动摇的时候,会本能地回归一个小集团,在同伴中寻求保护。为此,他们甘愿放弃自我,更多地选择服从和追随。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保守主义出现了抬头的趋势。这其中有其客观、合理的因素。正如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涂尔干所说的:“如果人们看不到自己从属于任何更高的东西,那他们就不能附着于更高的目标,不能服从某种规则。将自身从所有社会压力下解放出来,就是抛弃自我、并使之堕落。”涂尔干的意思是说,如果放任自由,人们就会去追求肤浅的、感官的和自私的快乐。而一个社会的凝聚,是需要社会成员有更多的自我控制、更多地承担责任、更忠诚于自己的小群体的。
    
讨厌特朗普的自由主义者需要反躬自省,从保守主义那里学习。自由主义者过分地相信理性,过分重视自我。这和启蒙运动以来西方的思想演变有关。康德、边沁这些哲学家推崇的都是基于个人主义、逻辑推理和普世主义的道德体系。人是有理性的、独立的个体,社会是以单个人为基本单位,而非以一个群体为基本单位的。这种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但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来看,放在世界其他各种文化中来看,却是非常怪异的。
    
狗摇尾巴是觉得高兴,但你没法强摇狗尾巴来让狗高兴。人是无法被说服的,因为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你无法通过辩论,改变别人的道德价值观。如果你想改变人们的想法,就必须跟他们的“大象”交谈,做一个优秀的大象耳语者。如果真正想要影响更多的人,自由主义者就必须承认自己的错误。为什么会有世界上最黑暗的一天呢,恰恰是因为自由主义者自己不断地拉黑,拉黑,拉黑,直到周围漆黑一片。
    
不过,世界并不会从此漆黑下去。自由主义者的“比较优势”是自我反省的能力更强,更有自我批判的气魄。我们期待着,在特朗普现象之后,或许会有新的潮流以及真正的进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