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帆 > 中美关系进入新时代

中美关系进入新时代

 
文 | 何帆 朱鹤 叶芊林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一判断关乎着未来中国相当长时期的战略调整,更有着对内和对外两层含义。国内方面,新时代意味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需要继续全面深化改革,通过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来实现新的发展需求。与此同时,中国的对外关系也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中国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就是中美关系。
 
中美建交以来,中美关系虽然时有摩擦,但整体来看两国始终坚持合作共赢的大方向,中美关系发展也在不断向好。
 
当前,中美关系面临着完全不同的时代背景。
 
首先,从经济层面来说,全球经济仍没有完全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中走出。特别是发达国家,依然深受经济危机的困扰,社会矛盾频发,经济增长始终没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全球第二,美国则出现了相对衰落。
 
其次,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冲突明显加剧,传统的全球安全网络不足以满足世界各国对安全稳定的要求。ISIS的兴起让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得以蔓延,就连欧洲本土也要直面恐怖袭击的威胁。叙利亚危机给欧洲带来了巨大的难民冲击,欧洲内部对难民问题的分歧又加剧了欧洲自身的分裂。
 
最后,中美两国国内政治均出现了重要变化,两国对中美关系的诉求也在发生变化。
 
当下,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实质性改变。伴随着时代背景的转换,中美关系也在告别传统模式,正在进入新时代。新时代下,中美关系面临三个核心议题,分别是:大国关系定位、中美经贸合作和“一带一路”。
 
大国关系定位
 
经济实力是决定大国关系的重要因素。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得益于人口优势和后发优势,经济总量实现了快速增长。在许多总联合指标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比如全球贸易占比和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中国从2009年、2010年开始就分别超过了德国、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出口国和制造业产出国。
 
但从综合的经济实力来看,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未能被撼动。首先,美国仍然是全球金融和世界货币体系的主导者。华尔街的投行控制着全球50%的市值,美国的基金经理管理着全世界约55%的资产,全球接近一半的债券以美元发行。其次,从科技实力来看,美国稳坐第一。至17年8月,硅谷科技五巨头的市值加起来接近3万亿美元,体量相当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2017年二季度,尽管阿里巴巴和腾讯挤进了按市值计算的全球前十大公司,但二者加在一起仍低于苹果的市值。第三,前期促使中美实力差距快速缩小的因素正逐渐消失。中国的劳动力储备不断下滑,长期低生育带来严峻的人口老龄化挑战,中国的人口优势将逐渐消失。中国的科技自主创新能力与美国仍相距甚远,导致产业升级受到限制。中国仍是一个投资拉动的经济体,内生动力不足,相较于美国多元化的产业结构、消费驱动的经济体,中国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新时代下,中美之间的新型大国关系依然会以不对称为主要特征。虽然中美之间的经济实力对比已经发生了很多重要变化,中国也早已成为世界大国,但中美关系尚未进入质变阶段。中国在军事、外交等领域与美国之间更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因此,中国既要适应总量层面带来的国际实力提升,又要冷静看待其它层面上中美之间仍然存在的巨大差距。
 
中美经贸合作
 
长期以来,中美经贸合作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1979年-2016年间,中美双边贸易额在38年间增长了211倍。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以后,中美之间的经贸往来大大加强,中美经济成为了实质上的利益共同体。在这个过程中,中美在经贸层面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其中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是两国关注的焦点。
 
2016年,中国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近50%,连续多年成为美国最大的逆差来源国。许多学术研究均表明,这种形式的逆差主要可以归因于全球产业链分工,其它的影响因素包括两国的产业结构和储蓄率差异等。但美国方面往往声称这是中国政府故意压低人民币汇率所导致的结果。与此同时,美国还在高科技产品出口方面对中国设置了诸多限制,导致中美贸易逆差持续扩大。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美经贸合作的“压舱石效应”就在快速减少。从大的环境来看,全球范围内都出现了对全球化的反思,这种反思甚至演变为对反全球化的支持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特朗普政府执政之后,中美之间的经贸合作非但没有成为稳固中美关系的重要因素,反而成为给中美关系带来不确定性的源头。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美国优先”战略,进一步加大了中美经贸关系的不确定性。
 
新时代下,中美之间在经贸领域需要处理的问题会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下,中国要调整“经济决定一切”、“在发展中解决问题”的思路,直面中美经贸领域存在的问题。这需要中国一方面在新的领域向美国开放,提升两国的合作空间;另一方面在个别领域做出调整,以换取全局的稳定。
 
“一带一路”倡议
 
自提出以来,“一带一路”倡议获得了越来越多国家政府和官方的明确支持。有意思的是,这些明确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中,不乏美国的重要盟友,如英国和以色列等。
 
美国不愿意公开支持“一带一路”有两个层面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领先大国对跟随国实力提升行为的遏制。其次是美国一直不看好国际合作,特别是美国不能主导的国际合作。近期,美国主动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是很好的例证。
 
毋庸讳言,“一带一路”倡议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创新尝试。这种尝试需要来自美国等国家的必要支持。在外交领域,中国向来有举重若轻和求同存异的良好传统,“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正需要继续发挥这种外交智慧。
 
新时代的中美关系需要新思路。新形势下,中国要从战略的高度对中美关系进行全局性的统筹和把控。中国要尽快找到新的合作领域,抓住中美关系发展的新机遇。同时,中国更要重视在经济和安全等多个领域可能出现的新挑战,通过建立有效的战略沟通和对话机制,避免中美之间出现战略性误判。
 
何帆丨北大汇丰经济学教授 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
朱鹤丨北大汇丰博士后 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助理 
叶芊林丨北大汇丰海上丝路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
 
注:本文已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