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1月23日 17:39

何帆:满川风雨看潮生

何帆:满川风雨看潮生
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经说过,经济学家其实只有一个样本,那就是历史。熵一年报的标题是:多歧路,今安在。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一个前人从未蹚过的水域,想要俯察时局、预见未来,靠过去我们自己的经验已经不够了,只能借鉴别人的经验。
 
若看全球经济,这个时代很像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那段时间。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经历的科技进步、全球化都已经落幕。领导者和精英们不知道世界已经出现了变化,他们幻想还能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黄金时代。比如,在当时的精英们看来,金本位制是天经地义的,只有金本位制才能维持全球经济秩序。当英国在1931年退出金本位制之后,其实已经获得了独立的货币政策空间,但遗憾......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2日 17:54

在应用技术方面,中国很可能会跑得更快

在应用技术方面,中国很可能会跑得更快
按:2018年年末,何帆老师发了一个大愿,就是每年记录和报告中国未来的发展。而且这件事要坚持做30年,一直到2049年。
 
今年的前哨·创新现场CES2019,我们邀请了何帆老师一起参加,这也是他在新一年观察记录的第一站。在CES前哨专场的晚间论坛上,何帆老师发表了他在观展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以下是我们整理出的一些内容。
 
很多时候,我们中国企业家会低估自己的创新能力,其实我们过去一直都有创新。过去的创新,用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教授的话讲,叫“穷人在创新”。
 
什么是穷人创新?就是将产品的成本压低。但是现......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8日 14:07

何帆:北上广深已经是旧物种,未来的城市会更像它们

何帆:北上广深已经是旧物种,未来的城市会更像它们
站在2019年的开端,面对一系列将挑战我们认知的重大变化,我们该如何去判断未来的趋势?2018年12月29日,在企投会四期会员的第一模块课程上,何帆提出在“慢变量”中寻找小趋势。
以下是何帆老师口述内容,由企投小二编辑整理。
 
口述 / 何帆(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快变量是我们每天都能接触到的信息,慢变量则是我们平常不常接触,但是却对未来的趋势有至关重要影响的那些变量。
 
举个例子,天气预报能告诉你台风即将登陆,海上会有大浪,但是只看天气预报,就不知道海上有波浪的真正原因是——月亮和太阳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6日 17:41

何帆:小趋势中发现那些看似微弱的亮光

何帆:小趋势中发现那些看似微弱的亮光
2019年1月4日,知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携新书《变量: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来到北京中海环宇荟中庭与读者见面。本次活动由中信出版集团、中信书店、中海环宇荟、得到App共同主办。现场有数百位读者参与其中,经济观察报书评主编刘玉海到场助阵。《变量》已由中信出版集团与得到App共同策划出版,1月1日首发上市。
 
在边缘地带发动场景革命
 
对于中国来说,核心技术发展是十分重要的,但还需要关注另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发展应用技术。在2018年何帆和他的团队发现了对于企业发展两个小趋势,也是属于中国的两个红利:第一个红利是工程师红利。很......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5日 14:13

何帆:从变量中看见中国背后的小趋势

何帆:从变量中看见中国背后的小趋势
2019年1月1日,知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携新书《变量: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来到深圳书城中心城与读者见面。本次活动由中信出版集团、深圳书城中心城、得到App、深圳读书会共同主办,并得到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分行、百乐以及中信书院的大力支持。本次活动作为2019年开年新书首发,有数百位读者到场参与,神秘嘉宾罗振宇倾力助阵。《变量》已由中信出版集团与得到App共同策划出版,1月1日首发上市。
在慢变量中寻找小趋势,从趋势中看见未来
 
何帆从2019年到2049年的30年间,将筹备30年的年度报告系列丛书,记录中国历史上一段最激动人心的时期发生的故事。《变量:看见......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8日 17:56

何帆:我是怎么找到范家小学的?

何帆:我是怎么找到范家小学的?
1.
见面之前,张平原校长并不知道我是谁。其实,见面之后,他也不知道我要干嘛。他只是觉得有点好奇: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一个经济学教授,要跑到四川省广元市的山区去看他的学校:范家小学。
 
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2018-2019跨年演讲开演之前,我告诉张校长:我的新书《变量》会在跨年演讲发布,而且罗胖会讲到范家小学的故事。
 
张校长说:哦,知道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不知道罗胖是谁,也不知道跨年演讲是啥。他在心里纳闷:为什么新书要在半夜发布呢?人都睡了,发布给谁呢?他忍住没有问我。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7日 09:43

防风险的两个不等式

文 | 何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 朱鹤(熵一资本全球宏观研究院副院长)
 
2018年中以来,去杠杆的负面效应逐渐显现。面对新情况,监管部门及时转向,明确指出当前宏观杠杆率已经稳住,防范金融风险初现成效,预示去杠杆政策正式进入政策回调阶段。但政策回调不能替代对政策初衷的反思。这对未来如何理解和延续去杠杆政策至关重要。如果追溯去杠杆的政策根源,不难发现其源于“三大攻坚战”中排在首位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换言之,去杠杆是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在具体政策层面的解读和落实。这就引出了第一个不等式:防风险不等于去杠杆。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8日 17:53

何帆读书日记|流动的盛宴

何帆读书日记|流动的盛宴
读完《艰难时代》。最后部分有参与罗斯福“新政”的当事人回忆,也有自始至终反对罗斯福“新政”的顽固派的观点,讲了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的参加者和同情者的故事,也讲了在大萧条期间仍然醉生梦死的富人阶层的故事。同样的历史事件,不同的人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你会觉得他们生活的不是同一个年代。这很有意思,但也给写历史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读张彤禾的《打工女孩》。写得不错。跟何伟的文风有点像。细节的重复。不动声色的讽刺。矛盾的人物性格。但也有一点困惑:她写的很多细节,在现在看来已经过时。这是一种很难把握的平衡。既要......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17:56

何帆:那么多的新技术,为什么没有拉动经济增长?

何帆:那么多的新技术,为什么没有拉动经济增长?
新经济的影响范围不大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的经济增长开始逐渐放缓。大约在1994-2004年期间,由于新经济的兴起,美国的经济增长一度上升,但随后又再度放缓。不过,在这段时期,尤其是进入21世纪之后,技术进步的速度并没有停止。“数字经济”仍然是个火爆的话题,无数创新企业争先恐后地上市,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独角兽”,“独角兽”多得都快能当猪养了。大数据、人工智能、3D打印等新技术,激发了人们对未来的无尽想象。但是,为什么这么多的新技术,却没有拉动强劲的经济增长呢?
 
我们今天就来看看最新的技术进步的影响。我们先看看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1日 17:52

何帆读书日记|艰难时代:亲历美国大萧条

何帆读书日记|艰难时代:亲历美国大萧条
继续读斯特兹·特克尔的《艰难时代》。略有感悟:一,大萧条的到来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就像浴缸的塞子”突然被拔掉了;二,所有的过来人都很困惑,为什么没有爆发革命。当时,人们失败之后更多地怪罪自己,比如,我要是没有买那套昂贵的房子就好了,或是,我要是提前把股票卖掉就好了,“命苦不能怪政府”;三,在猝然降临的危机面前,人们会更友好,因为大家都一样穷了,反而是在经济复苏之后,阶层之间的仇视增加;四,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大萧条时期有人混得很好,有人(比如农民)在大萧条之前就混不下去了,也有人趁机发财的。私酒贩子就很有钱。
 
......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0日 21:29

【2018经济·快来秀】何帆:慢变量,小趋势

【2018经济·快来秀】何帆:慢变量,小趋势
按:以下为何帆教授在铭心而论年终秀“2018经济·快来秀——中国经济大趋势年报”上的演讲全文整理稿。
谢谢主持人,也谢谢陆铭教授的邀请。很高兴能在年底的时候,有这个机会来跟大家做个汇报。
我主要汇报的是我今年写的一本书——《变量》。因为这本书是得到APP赞助,正式发布要在罗胖跨年演讲,正式发布时间是2019年1月1号0点0分,敬请大家关注。今天到上海来,我先做个预告。希望上海的朋友们能先睹为快。
 
今年年度报告的主题叫《冲击与反转》。什么意思?就是今年我们能看到很多冲击,但是同时,我们其实看到有很多微妙的反转......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9日 17:48

何帆:为何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能刺激经济增长

何帆:为何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能刺激经济增长
真正的新技术革命还没有到来
 
罗伯特·戈登的很多观点都挑战了我们惯常的理念。比如,我们认为现在的世界经济发展比过去更快,但是戈登教授告诉我们,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是在1920-1970年之间,或者更准确地讲,是在二战之后到1970年间。从1970年到现在,经济增长开始回落。虽然从1996年到2004年间曾经出现了一次生产率的提高,但持续的时间还不到十年。
 
再比如,我们总是觉得现在的科技进步更快。戈登教授告诉我们,电比电子计算机更重要。我们经历了三次产业革命。第一次产业革命是靠蒸汽机带动的。蒸汽机带来了铁路和轮船,并使得能源消费由木材转向煤炭。有了煤炭,炼钢......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7日 17:56

何帆:1920-1970年间的“大跃进”

何帆:1920-1970年间的“大跃进”
短暂的新经济
 
1987年,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Robert Merton Solow)曾经讲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他说:“我们到处都能看到电子计算机,就是在生产率的统计数字中看不到其踪影。”索洛的意思是说,大家都在歌颂新经济,但是,从统计数字来看,电子计算机似乎并没有带来生产率的提升。另一位研究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家保罗·大卫说,着什么急啊,要有耐心。他举了电的例子,从爱迪生发明电灯,并把电引入城市,到电的革命拉动生产率提高,大概用了40年的时间。越是重大的发明,其酝酿的时间越长。原有的基础设施需要改造,生产流程需要调整,人们要学会适应新的技术变化,以及技术变化......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4日 18:10

何帆读书日记|低欲望社会

何帆读书日记|低欲望社会
《资治通鉴》第二本看完了。最深刻的感触:其实治理中国很简单,礼定尊卑、乐和黎民,政通上下、刑以制之,举贤纳谏,不违农时,斑白不负于道,足矣。还有一个体会:自古以来,一入官场,便入吸毒,最重要的事情是抓别人的小辫子,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另有一个体会:用不粘贴随手做笔记,非常方便。
 
 
读《青年、流行文化与道德恐慌》。学者的书都要捏着鼻子读,写得真啰嗦啊。大意无非是所谓流行文化会败坏青年道德,乃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偏见,从19世纪的下等剧院,到后来的廉价小说、匪帮说唱、电子游戏,无不如此。这是成年人对青少年的偏见和压制,......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2日 18:19

何帆:重温带来现代生活的衣食住行革命

何帆:重温带来现代生活的衣食住行革命
住宅革命
 
如果是在20世纪之前,大部分美国人都住在农村,而农村的住宅是木屋、泥巴房。住在城里的人大多住在拥挤不堪的贫民窟。有没有豪宅?当然有,但那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享受的。
    
大约在1910-1940年间,美国出现了一次住宅革命。原来的房子,不管是豪宅,还是草屋,都是各自独立的。进入20世纪之后,房子逐渐互相连接了起来:电线接进了家家户户;自来水龙头一拧,干净的水就哗哗流了出来;排水管道和给水管道分开了,污水和排泄物神秘地消失了;中央供暖系统日益普及;越来越多的家庭装上了电话。这是住宅的网络化。
   &nb......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0日 17:32

何帆:我们所熟悉的现代生活是从何时出现的

何帆:我们所熟悉的现代生活是从何时出现的
没有抽水马桶的日子
 
我听一位老师讲过一个关于科索沃战争的故事。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强迫塞尔维亚同意科索沃独立,遭到塞尔维亚的拒绝。于是,北约组织以保护人权为名,向塞尔维亚发动空袭。第一轮和第二轮空袭主要针对塞尔维亚的部队和军用设施,但是,塞尔维亚并不屈服。北约要炸塞尔维亚的大桥,就有塞尔维亚人站在桥上示威。第三轮空袭扩大了攻击的范围,北约开始轰炸塞尔维亚的民用设施,比如电厂、水厂、通讯系统、公路、铁路、工厂、商店,等等。塞尔维亚最终屈服了。
 
我的这位老师曾经问一位塞尔维亚人,为什么北约轰炸你们的桥梁的时候,你们连死都不怕,敢......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13:45

读书日记

读书日记
 
2018.11.24 •周一
重读《资治通鉴》第一本,并做笔记。
看电影《午夜巴黎》。伍迪·艾伦的作品。一位不甘心当好莱坞编剧的作家心心念念,想回到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午夜时分,一辆古董汽车开过来,他坐上车,发现自己穿越了时间,跟菲茨杰拉德夫妇、海明威、斯泰因小姐、毕加索等在一起。每一个时代的人都觉得自己的时代太庸俗,要是回到曾经的黄金时代就好了。以前我没有这种想法,最近常有。
2018.11.25 •周二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5日 17:39

【离别钩】何帆:贫穷会传染,富裕也会传染

【离别钩】何帆:贫穷会传染,富裕也会传染

贫穷会传染,富裕也会传染

孟加拉国成衣业的奇幻之旅

1980年,孟加拉国的一位商人努尔·卡迪尔创办了一家服装公司,生产衬衫。在此之前,孟加拉国没有一家大型服装企业。1979年,孟加拉国全国的服装行业工人加起来还不到40个。卡迪尔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他社会关系很广。为了开办服装公司,他找到了一个国外的合作伙伴----韩国的大宇公司。大宇公司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企业之一。大宇公司和卡迪尔一拍即合,因为韩国的服装出口受到美国和欧洲的限制,必须有进口配额才行。为了绕开......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3日 19:03

何帆:并不是教育越发展,经济增长就越快

何帆:并不是教育越发展,经济增长就越快
各国政府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都很重视教育。在全球范围内,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20世纪60年代,发展中国家的小学入学率只有66%,现在已经达到了100%,中学入学率也已经从14%提高到了40%以上。
 
无论是哪个流派的经济学家,主张政府作用的也好,主张自由市场的也好,都认为教育能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且会带来正的溢出效应。也就是说,要是大家一起好好学习,比每个人自己好好学习,带来的收益更大。按照这个推理,发展教育就能促进经济增长。
 
真的是这样吗?2004年,曾经为世界银行工作多年的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兰特·普利切特(Lant Pritchett)发表了一篇报告......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30日 17:41

何帆读书日记|人们为什么有不同的理由?

何帆读书日记|人们为什么有不同的理由?
 
读《资治通鉴》卷八至卷十。
翻《光荣与梦想》,体会那种“挥金如土”的写作风格。
 
 
读《资治通鉴》卷十至十二。第一本读完了。伺稍后补笔记。
 
 
出差。读《创新、工资与财富》。原书名:Learning By Doing: The Real Connection between Innovation, Wages, and Wealth. 极佳。要义:工业革命一开始的时候并未带来劳动生产率提高,重大的技术进步需要的适应和调整时间愈长。工业革命一开始也没有带来工资提高,这就是史家所谓的“恩格斯停顿”。恩格......
阅读全文>>